乡村神医

第373章卖爹

    “盗墓?你不是说那座墓已经被盗过无数次了吗?”

    “淘尽黄沙始剩金。闪舞小说网www真正的宝藏还在墓里。”张凡得意非凡。

    “宝藏?”

    “对。”

    林巧蒙内心一阵跳动:盗墓?有点意思。

    更何况跟张凡一起盗墓!

    林巧蒙脸红红地点点头:“盗!”

    “要盗的话,跟我来。”

    张凡领着林巧蒙,快步返回,重新下到墓穴里,来到主墓室。

    他掏出鬼星骰,四处晃了一遍。

    鬼星骰没有任何反应。

    “你这是干啥?”林巧蒙见张凡神兮兮地,问道。

    “断定有没有鬼!”

    “那……有没有呢?”

    “鬼毛也没一个!”张凡有点遗憾地说。然后,把鬼星骰收起来,取出金星骰。

    蹲下身,把金星骰往棺樽底下一晃。

    金星骰发出金光一丝,同时一阵抖动!

    “你这是什么神器?”林巧蒙被那一丝金光给吓到了。

    “挖不挖?这底下有金子!”张凡兴奋地道。

    “有金子还不挖?反正是无主坟!”林巧蒙道。

    “好,你靠边点,我把棺材推开。”

    张凡稍稍用力,将棺樽移开几米,将棺樽底部压着地方完全露出来。

    青砖地面,砖缝之间,勾着灰白的糯米粉,很结实。

    张凡仔细看了一下,没有被撬开过的迹象。

    “开挖吧,底下肯定有货。”

    两人抡起锹镐,干了起来。

    只一会功夫,地上的青砖就被刨开一片。

    下面都是沙土,没石头,很容易挖。

    又往下挖了半尺,只听铁锹当地一声!

    出货了!

    张凡用锹划拉一下沙子,一只瓷罐露出来半边。

    瓷罐釉色已经老化,罐盖约有十几厘米直径,盖子上似乎用棕绳绑着,但年久的原因,棕绳已经成了断开散掉,用手一碰就碎成末子了。

    “里面是什么?珠宝?还是黄金?”林巧蒙颤抖地问。

    张凡已经是第二次掘到金罐,所以没有那么激动,“但愿是金罐,珠宝也可以,最好别是一张藏宝图什么的!”

    张凡的神识瞳无法穿透砖石,当然也穿不透瓷器。

    “快把它弄出来。”林巧蒙催促道。

    就像上次在关帝庙里一样,张凡双手捏住瓦罐口,一用力,便将瓦罐从泥土里拔了出来。

    “好重!”张凡叫了一声。

    掀开盖子,用手电筒一照,两人顿时欢呼起来:“哇塞!”

    黄黄的,一排排整齐地摆放在罐子里,全是金元宝!

    用手掂量一下:至少有三十斤重!

    “再查查,看别的地方还有没有?”林巧蒙贪心不足地道。

    张凡用金星骰又是四下里探了一遍,什么也没发现。

    两人迅速把坑填好,把棺樽推回原处,然后抬着瓦罐爬出墓穴。

    看看许卫国还在酣睡,张凡把瓦罐放进后备箱藏好,小声道:“我觉得,凭良心说,这笔财有许大爷一份!是他引导我们来这里的!”

    “跟我想的一样,看来,你还没有财迷心窍!”林巧蒙欣喜地说了一句,一脸的嘉许。

    “以后,我们俩给许大爷养老送终吧。他那些儿子儿媳,没一个能指望得上。”张凡道。

    林巧蒙又是瞟了张凡一眼,深情脉脉地道:“小凡,你人真好。”

    两人开车回到江清市区,把许卫国送到林巧蒙家里,三个人商议了一番,然后许卫国留在家里,张凡和林巧蒙先回到养老院。

    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见两人空手而归,许卫国的几个儿子面露欣喜之色,兴奋地站起来。

    老大朗声道:“找到没有?”

    张凡双手一摊,做出无奈的表情。

    “我就说嘛,我爸肯定是走丢被狼掏了!”二儿子道。

    “这回没说的,你们养老院得赔钱!”三儿子道。

    那四个儿媳妇此时也早己来了,见公爹没了,好比中了福彩大奖,嘴上都憋不住笑容,却一边掏出纸巾,擦着“眼泪”,哭开了:

    “哎呀我的爹呀!你怎么就没了呢!”

    “哎呀我的爸呀,你才八十岁呀,我还没有尽够孝心呢,你就这么忍心走了呀!”

    张凡看这几个泼妇,好比看见屎克郎,厌恶地皱着眉,喝道:“都特么给我闭嘴!生前不孝,死后哭嚎,要脸不要脸了!”

    几个泼妇上午已经领教过张凡的厉害,顿时不敢再哭,擦擦眼泪,道:“我们孝与不孝,都是他老人家的儿女!老人在你们养老院没了,你们必须给个说法!”

    “赔钱!”

    “赔钱!不赔钱的话,我们妯娌四个就死在这里,给公爹殉葬了!”

    张凡冷笑一声:“殉葬?要做烈女?省省吧,快别污染了烈女这个名称!”

    说完,转身对哥四个道:“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了,我们做为养老院一方,尽到了最大责任。从昨晚失踪到现在,已经二十四小时了,估计老人家生还的可能性不大。我的意思是,咱们双方赶紧把赔偿协议搞出来,赔钱之后,你们马上离开养老院,免得影响养老院老人的正常生活。”

    “当然好!”

    听说要赔偿,哥四个一齐凑上前,坐在桌子一边,道:“谈吧。”

    张凡和林巧蒙坐在长桌的另一边,还有民政局的、社区的领导也坐在张凡这边。

    民政局的领导已经接到吴局长的电话,请他们在善后处理中给养老院方面一些照顾,便说:“你们家属有什么要求,提出来吧。但事先有一点声明:不能漫天要价,毕竟养老院是市里引进外资成立的示范项目,不能因为这事把养老院搞垮!这也是市领导的意思!”

    “他们垮不垮关我们屁事?合理的赔偿一分也不能少。”老大一拍桌子,把桌上的茶杯给震翻了,茶水流到地上。

    张凡见对方气焰嚣张,便随手拿起一条毛巾,去擦桌上的茶水,却在不经意之间,轻轻把毛巾一甩,甩到了老大的胳膊上。

    “哎呦!”老大只觉得一阵剧痛,一条胳膊完全麻木!

    撸起袖子一看,从小臂到大臂,完全成了青紫色!

    “你,你打我哥!”老二跳起来喝道。

    “没呀,我就是不小心把毛巾碰到你胳膊上了嘛!”张凡笑着,又把毛巾扬起来,“要不,你试试,我就是这么轻轻的——”

    老二知道厉害,忙坐下来,不敢再动。

    “说吧,来个痛快的,要多少钱?各位领导工作忙,也不可能占用领导太多时间,你们家属商量好没,说个数!”

    张凡“爽快”地说。

    老大忍住剧痛,把事先商量好的数字说了出来:“一百万,少一分钱也不行。”

    “一百万?”张凡假装愣了一下。

    “怎么?不同意?告诉你,一百万不多,我们这是照顾你们养老院了。”老大道。

    张凡却是笑了:“没问题!”

    四个儿媳妇一见张凡答应得如此痛快,马上觉得吃亏了。

    大儿媳妇指着老大骂道:“许老大,卧槽你祖宗!不是说好二百万吗?你叫你提的一百万?就你娘的一百万,打死我也不干!”

    张凡内心一阵恶心和悲伤,直想去厕所怄吐:

    人心之恶,恶到此种地步:

    人心之贪,贪到没有底线!

    老大见状,知道母老虎不好惹,便苦笑一下:“当然了,一百万是我个人的意见,其它兄弟,你们有什么看法?”

    老二哼了一声,道:“二百万是个最低的限度,少于二百万,我就是死在养老院,也不能同意!”

    “就是就是,我爸被你们弄死了,我们全家的精神损失多大?!我本来想要四百万,刚才民政局领导说话了,所以,我还是让一步,就二百万,少了跟你们拚命。”老四一边说,一边露出胳膊上的刺青来装逼。

    “不行!”林巧蒙大声道,“我只能出一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