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375章玄阴渡厄符

    今天不是镇上的大集,所以,老头没有摆摊儿出来。www

    张凡向旁边的商家一打听,有人指给他路。

    他三拐七八拐,终于在一个小巷深处,找到了算命先生的家。

    这是一个独门小院,院里栽着草、种着花,弄得挺雅致。

    小平房不大,窗子开得也很小。

    老头正坐在火炕上打坐,听见有人敲门,忙出来开门,见是张凡,也不奇怪,笑着把他让进屋里。

    “呵呵,我估计你今天会来。怎么样?准吗?”老头一边往老烟锅子里塞旱烟末子,一边笑眯眯地问。

    “不准的话,我会回来吗!”

    张凡高兴地说着,从提包里取出五沓钞票,一沓一沓地摆放在炕席上。“大爷,这是五万块钱,送给你的孝敬钱。”

    张凡恭敬地道。

    “呵呵,”老头眼光闪闪地看着五沓钞票,笑得合不拢嘴,“先生,本不该收你这么多钱的,可是,昨天先生那里发生了一件事,所以,我就沾沾先生的光了。”

    张凡没听明白,笑问:“大爷讲详细点,我笨,听不明白你的天书。”

    “呵呵,这对于你来说是个绝密,我本不该当面挑明的。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跟别人说的。”

    老头看了一眼窗口,压低声音,悄声道,“你昨天发了一笔横财!”

    张凡心通通地跳起来:盗墓掘金的事,难道被他算出来了?

    “哪里哪里,大爷开玩笑呢!哪来的横财,连横竖都没画一条!哈哈……”

    老头摇着头,微笑盯着张凡。

    张凡被这眼光盯得不自然起来,避开他的眼光。

    “我的小先生,盗墓的事,可不好往外讲呀!你眉间有喜气,天庭有金光,下半身又是墓气未消,不是在墓道里掘了金子,能是什么呢?不过你放心,我老头子可不惹事,这事我会把它烂到肚子里去的!”

    老头一边说着,一边把一沓沓钞票收起来。www

    张凡简直无语了:在这老头面前,自己像是没穿衣服的,身上没有一点**,全都被他看透了!

    昨天在墓室里掘的金元宝,回去后一称,足足45斤,绝对是一笔大横财!

    这事只有他和林巧蒙知道,回家之后,马上就藏到了林巧蒙家的的地下室里,哪有人知道!

    没想到被老头一语揭穿!

    我绝对是遇见世外高人了!

    张凡此时再看老头,形象顿时高大起来,内心不由得有一种仰视感:

    要是能拜老头为师,应该能学到绝学的!

    张凡笑了一下,不置可否,却相当于承认了。有些尴尬地抹了抹脸,忽然问道:“老先生,可否透露高姓大名?”

    “高姓大名?嘿嘿,我无名无姓无身份,三无人员,”老头微微一笑,“不过,有个绰号,江湖上人管我叫玄机子。”

    “玄机子?”张凡对于江湖上的事基本是个萌新,从未听说过这么一个名字。

    “为了方便,你就叫我玄爷吧。”

    “玄爷,”张凡品味一会,鼓足勇气,问,“玄爷,我能不能拜你为师?”

    玄机子并不稀奇张凡的话,好像早就知道张凡有这个打算,一边抽烟,一边平淡地回答:“徒弟嘛,我是不收的。”

    “玄爷,”张凡恳求道,“我可是诚心拜在门下的。”

    玄机子不吱声,慢慢地把一袋烟抽完,把烟锅子往炕沿上磕了一磕,道:“不过,收了你五万元大财,我也有点表示吧。”

    玄机子说着,转身从炕头的炕琴柜里掏出一只小柳条筐。www

    筐是用一方绢布盖着的。

    掀开,从里面抽出一卷草纸,轻轻展开,铺在炕席上。

    张凡认得,是符纸。

    上面画了弯弯绕绕的各种符型。

    “这是十三只玄阴渡厄符,是我画的,技法是我师父传给我的,符词用的是丘大师篆法。玄阴渡厄,乃是邱祖在中条山闭关时悟得天机而创,传于龙门派,生生不息。有了它,遇鬼降鬼,遇妖捉妖,可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邱处机老祖的符篆,当然灵验了。”

    “送给你吧。”

    张凡对符篆之事了无印象,更别说掌握了,拿着一叠符纸,颇为为难:“玄爷,这符……怎么用呀!”

    “此符己经天地阴阳开光,神祇附上,不必像一般的烧符请神那么麻烦,你只要遇事之时将其烧掉,同时默念你的心愿,符法自然会冲关破气的。”

    噢,傻瓜符篆哪!

    张凡小心地将玄阴渡厄符收好,两人交换了手机号,加了微信好友,便告辞出来。

    回家的一路上,时不时地伸手去摸那些符篆,心里有一种冲动,想试试符篆的法力如何,可又有点舍不得浪费它们。

    又过了几天,到了建国节前一周,消脂丸和嫩肤胶的广告片在电视上首映了。

    不过,在广告片后期处理时,周韵竹将消脂丸改名为“芙蓉消脂霜”,嫩肤胶改名为“仙葩嫩肤露”,这样听起来更雅一些,也更时尚一些,张凡对此也没异议。

    广告片在江清电视台每晚新闻节目之前播出十五秒,连播三天,在江清市已经家喻户晓了。

    广告播出之后,果然有太多的人对广告中所讲的特效感兴趣,纷纷到天健公司来看产品。

    由于芙蓉消脂霜三种规格定价在几千元之间,所以大众尚可接受,这几天天天都卖出去几瓶,而那款35万元售价的仙葩嫩肤露,就有些曲高和寡了,普通的白领和中产阶级买不起。

    有顾客在天健公司当面嘲笑:“35万元?这价格跟它的名字差不多,奇葩!”

    钱亮从电视上看到广告,兴奋地给张凡打电话祝贺。

    张凡说销售情况不是十分理想,高档的仙葩嫩肤露一瓶也没卖出去。

    钱亮却不以为然,说这是正常现象,高端消费是在小圈子里宣传的,这种狂轰滥炸的宣传只适合大众。

    一提到小圈子宣传,张凡又想起了段小茵送给他的建国节晚会的那张纳米卡。

    现在离晚会还有一个星期了,张凡不禁有些小期待,期望在晚会上结识大土豪家的夫人小姐,把自己的产品推销一下。

    钱亮约张凡晚上喝酒,庆祝一下。

    到了酒店,钱亮又嫌二人喝酒不热闹,便让张凡找两个熟识的朋友。

    张凡想了想,便约了林业局的林处,还有上次在中医比武大会上结识的新朋友张一民。

    之所以邀请张一民,一是张一民夫妇为了感恩,曾经请了张凡一顿,那顿饭,花去了夫妻俩一个月的工资。

    张凡过意不去,想回请一顿。

    第二,还有一个原因,钱亮见张凡手下有九个特战队员当保镖,自己也眼热,便托张凡帮他找一个可靠的保镖。

    张一民跟张凡说过,他身上有些功夫。

    而且张凡也亲眼见识过张一民是如何痛打熊中医的!

    所以钱亮说要找保镖,张凡当然首先就想到了张一民。

    张一民一见到张凡,感激地紧握住他的手,道:“张先生,我媳妇托我给你带来一双鞋垫儿……在我们家乡,这种鞋垫代表着最高的敬意。”

    说着,打开一个小包。

    只见一双手纳鞋垫,上面锈着:“平安一生”四个字。

    字体有些幼稚,但绣得极为精细,细细的一针一针,何止数万针。

    张凡眼睛潮湿了,忙把鞋垫收下,好像收下了百万现金那种心情。

    “你们夫妻不要把那件事总放在心上,没什么,我当医生的,治病是本份。”

    然后,张凡把张一民介绍给钱亮和林处。

    钱亮也是很喜欢张一民这个人,两人细细攀谈起来。

    张一民讲,他出生在一个武术之乡,小时候在村里学过形意拳,这些年出来打工,功夫也一直没敢放下。

    钱亮非常满意,便直接说要聘张一民当贴身保镖。

    张一民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就一农民,初中毕业就进城打工,没接触过您这样的大老板,什么规矩礼节也不懂,恐怕……”

    “人品好顶百好。你就放心干吧,钱叔不会亏待你的。”张凡鼓励道。

    “对,张凡看人的眼力,我是相信的。”钱亮道。

    “那……我打电话问问我媳妇。”

    “问什么呀!就是换个工作,又不是派你去非洲当杀手。”钱亮笑道,“另外,工资方面,每月拿6000元基本工资,晚上出车还有加班费,吃饭方面,我吃什么你就吃什么,对了,如果你媳妇愿意的话,我家正缺个保姆,不知她愿意不?”

    钱亮担心张一民的媳妇反对这事,便加重了法码。

    “钱叔,钱叔给这么高的待遇,我……我都有点接受不了!我在建筑工地,一天干十二个小时,也就能开四千元钱呢。”

    张一民高兴极了,马上打电话把喜讯告诉了媳妇。

    他媳妇正在找工作呢,听说跟老公一起给老板打工,当即答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