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376章巧遇

    这四个人谈话非常投机,不时频频举杯。闪舞小说网www

    林处喝得有点多,扳着张凡的肩膀笑问:“小张,我一直心里有个谜,你到底哪来的医术?祖传的?还是奇遇偶得?”

    钱亮也在一边凑趣道:“这个问题,我闷在肚子里也是好久了。小凡,你今天必须坦白交待!”

    张凡虽然喝得不少,内心里还是保持着最后一份冷静,含笑道:“赶巧了。其实,我毕业之前,也还没有什么高明的医术。后来走投无路去当村医,认识了一位山里隐居的师父,跟他学了一套中医绝学。”

    钱亮不太相信一个普通人能在短时间内掌握这么高超的中医医术。不过,张凡不愿意说,钱亮也不便追问。

    这场酒一直喝到晚上十一点,走出包间时,四个人都是晕头晕脑,脚步不稳。

    站在酒店大门,正在等代驾,钱亮忽然指着街对面道:“去,去洗浴中心泡个澡!”

    四人走进富丽堂皇的洗浴中心,这里生意火爆,从酒店里喝完跑来享受的人那是一拨又一拨。

    钱亮和林处对这种场合、地形很熟,带着张凡和张一民两个“纯洁少年”,来到了一楼药浴大厅。

    张一民闻见药味,不禁皱了皱鼻子。

    而钱亮笑道:“一民,别怕,这汤药不是让你喝的,泡!”

    说着,和林处相挽着,扶住玛瑙扶手,下到热汽腾腾的池子里。

    张凡和张一民也慢慢地下去。

    泡起来感觉相当不错。

    泡了半个小时,从池子里出来时,感到醒了不少酒,全身轻松。

    刚刚在换衣服,张一民媳妇打来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家。

    作为民工,张一民从来没有晚上出来夜生活的习惯,所以半夜没回家,媳妇当然有些着急。

    好在张凡接过电话,解释了一下,张一民媳妇这才放心。

    张凡和林处正在慢慢穿衣服,钱亮那边已经喊侍应生过来,给四个人点了四个包房。

    张凡眉头一皱:“钱叔,得回家睡觉了,怎么还安排节目?”

    钱亮与林处对视一笑,都不说话,径直向各自的包房走去。

    张一民有些忸怩,不知进退地站在那里。

    钱亮冲他招招手:“一民,要么,你跟我一个包房吧。”

    张一民这才如释重负地跑了过去。

    一个侍应生走到张凡面前,道:“这位先生,您的包房是12号,请跟我来。”

    “什么项目?”张凡有些警惕地问道。

    对于不缺美女的张凡来说,似乎没必要在小姐那儿打交道,既浪费弹药,又有染病的危险。

    “按摩、推油、打骨、足疗……刚才那位先生替您点了全套!”

    听起来倒是不错。

    张凡随着侍应生走进包间。

    这是豪华包间,不是仅有一张床那种普通房。

    一池清亮的温泉水,慢慢地滚着水花;一张按摩椅以及其它看不懂的设备,一个套间的门敞开着,看得见里面摆了一张双人床,床上铺着洁白的床单和枕头被褥。

    空气里到处散发着一股浓香,让人的精神不禁沉醉。

    侍应生再次跟进来,手提一只ipad,“先生,请您选一个服务生。”

    张凡随手翻了翻,一群女孩,长得个个都是妖艳无比,看着就不接地气,有一种塑料模特的感觉。闪舞小说网www

    又继续向前翻,忽然,一个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

    俊俏的脸蛋,窈窕身材,二十四、五岁,长着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无论你从哪个角度看她,她好像都在深情脉脉地盯着你……

    天哪,这不包媛吗?

    那次在赵常龙诊所里被张凡治好了低烧的少妇。

    前些天,张凡参加中医比武大赛,在会场上还被她撞到了身上。

    当时她正在会场里当清洁工!

    怎么来当值钟小姐了?

    这……不可能吧?难道我看错了?

    不会错的。

    张凡心里一阵难过。

    他其实挺喜欢这个少妇的,那天在会场上她撞到他怀里的那一刻,温馨记忆犹深,过后回味了好长时间。

    只不过她己为人妇,他不敢有什么想法,只是想想而已。

    没想到,她竟然当了按摩女!

    ……张凡相当失望,好比自己喜欢的一朵花,被狂蜂乱蝶给糟蹋了一样。

    “就……点她好了!”

    张往包媛照片上一点。

    侍应生脸色现出为难,吭吭哧哧地解释:“先生,这个……这个七号情况有些特殊……”

    “身体不适?来了姨妈?”

    “不是,今天不是她的月信期。不过,即使这样,她也是不提供特殊服务的。”

    张凡生气地反问:“你跟我扯什么呢?我说过要特殊服务吗?”

    “那,那好,马,马上叫她过来。”

    侍应生经验丰富,一般都不惹这些喝醉的男人,转身便走,但心里却是不满,一边走一边小声嘟囔:“怪人!花了特殊服务的钱,却找了个不让碰身的女人,哼……傻冒儿遍地有哇。”

    张凡耳尖,听得清清楚楚,但他不想跟这些小人物计较,转身静静地趴到按摩床上等待。

    过了一会儿,门无声地开了。

    张凡也不回头,俯身趴着,一动不动等待着。

    轻轻的一阵脱外衣的声音过后,一双柔软的手,开始在他身上游动。

    从脚心开始,渐渐往上,十指所到之处,掐捏捶打,挤压拧提……张凡只觉得一阵阵舒适袭上身来,晕晕乎乎,简直要飞上天去了!

    他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按摩,没想到原来这么舒服,怪不得生意火爆!

    “先生,捏脊吗?”声音轻柔温软,听起来甜甜的像春天的槐花香。

    张凡记得这声音,肯定是包媛。

    张凡仍旧不抬头,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包媛悉悉索索地,脱了脱,只剩三点式,骗腿跨上床来,轻轻骑在张凡身上,开始为他捏脊。

    当她一路捏到脖子时,纤手轻轻扳过他的头,道:“先生,请您仰面一下,我替您按按太阳穴。”

    张凡没有动,他不想回头面对尴尬。

    她又道:“这是最后收尾按穴,必不可少的。揉完以后,你会感到全身舒服的。”

    张凡无奈,只好慢慢地翻过身来。

    四道目光,在空中相遇,顿时碰出火花,灼烧着各自的心。

    “怎么是你?张神医!”

    包媛惊叫失声,娇躯一歪,差一点从他身上滚落到床下。

    张凡手疾眼快,一把搂住纤腰,把她扶坐在床上。

    面对近在咫尺的美女,而且刚刚肌肤相触,张凡尴尬地低下头,几乎不知说什么好,似乎是自己做了坏事一样。

    “张神医,你是故意选我的钟吧?”包媛有些害羞地把腿从张凡的腿上移开。

    “是……是的。不过,我没有让你难堪的意思,我只是……没想到你在这里工作,所以,想和你聊聊。”张凡几分无奈、几分失落地说。

    “张,张神医……让,让您见笑了……”包媛在最初的惊诧过后,变得慌乱羞愧,好像做贼被当场捉住一样。

    “是不是清洁工收入太低,才到这里兼职?”张凡把身子侧过一点,以免被她看到一些尴尬的表现。

    “张神医,请你别问了!”包媛眼中失神,突然一把挽住张凡胳膊,娇声恳求。

    这一挽,便轻轻地靠在了张凡身上。

    张凡越发地不自然:“既然点了你的钟,要当然要问个明白。你难道缺钱到这个地步了吗?”

    “非要问吗?”包媛娇颜生怒,一撇嘴道,“我爱钱,我钻钱眼里了,行不?这个回答你满意了?”

    张凡没有料到自己的询问,引起她这么大的应激,顿时后悔,忙解释道:

    “我并不那么想,因为侍应生已经说过,你是不提供特殊服务的。在这个场合里,只有提供特殊服务才能赚到更多的钱。所以,你应该告诉我,你究竟为什么到这里来?”

    包媛低下头,过了一会儿,“我们夫妇俩想多挣钱,然后报答你的恩情,因为是你救了我们母子二命,这个恩情不报,我们一生不得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