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377章霸钟

    张凡为之一惊!

    既感动,又觉得这个解释相当勉强。闪舞小说网www

    “我从来没说过要你们诊费的,更不想让你们报答。讲好了不要钱的!”

    “算了算了,张神医,不谈这些了,今晚,你就当作不认识我,让我好好替你服务吧。”

    说着,轻轻摁着张凡,让他重新躺下,然后伸出两只手,在张凡太阳穴上轻轻旋转着。

    张凡只觉得太阳穴上一阵火烤,接着,一股股的酥麻沁进大脑,麻痹了整个神经,身体轻如浮云,飘飘欲仙……几乎忘掉世间所有的烦恼,渐渐进入半睡眠状态。

    包媛按着按着,眼光开始不自觉地在张凡全身打量:健美挺拔的身材,虽然有些瘦,但不弱,肌肉强健,尤其是那六块鼓起的腹肌,呈长方形,让人看了,不禁莫名地产生一阵阵心跳!

    包媛来这里按摩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当然是见过很多男人,不过,那些男人不是肥胖油脂,就是一身蠢笨肌肉,而张凡的身体,却与众不同,那刚健而清秀的身体,让她产生一阵阵灵感,恨不得把自己的身体融化在他身体之中。

    她揉着揉着,渐渐地难以控制自己的想法,慢慢地把手停下来,从张凡头上向下滑动,挽住张凡的腰部……

    女人想要男人的时候,往往是首先挽住男人的腰,这是一个倾向于迎面拥抱的前奏。

    “吱呀!”

    这时,门被推开了。

    只见刚才那个侍应生满面陪笑地走进来。闪舞小说网www

    “啥事?”张凡正在享受之际,被人打断,不免有些不快。

    “先生,打扰一下。是这样,这位七号服务生,有另外的客人……事先点了,现在那个客人要求她必须到位,所以,我们经理让我来跟您说一声,给您换一位更好的,可以吗?”

    “什么?她被事先点过了?你不是说上面的服务生都是可以点的吗?”

    张凡说道,又转身问包媛,“你被别人事先点过吗?”

    包媛脸色凄楚摇摇头,“没有。看来,是他又来纠缠了。”

    “谁呀?谁纠缠你?”张凡急切地问。

    “是我!”

    随着一声喊,门被踢开了。

    走进来六个男子。

    前面一个看来是头儿,穿一件及膝长丝褂,挽着袖子,手里捏着两只雪亮的钢球,一边转着,一边耸着肩。

    身后五个男子,清一色三角裤,一身鼓鼓的肌肉,看来是身怀武功的打手。

    “你们是谁呀?随便进我包房?”张凡跳下床问。

    丝褂男也不答话,看来是把张凡当空气了,直接上前两步,伸手抓住包媛玉臂,猛地把她从床上扯下来,摔倒在地上,嘴里骂道:“老子点你三回,你跟老子装三回逼!今天晚上,说什么也得把你开了!”

    “我说过不提供特殊服务,干吗非我强迫我!”包媛声嘶力竭地喊了起来,拚命挣扎着,一只手抓住床腿,不让对方把她往外拖。闪舞小说网www

    张凡伸过手,轻轻一拍,将丝褂男的手打开,弯腰一抱,轻轻把包媛抱到了床上,低声安慰道:“你放心,今天晚上是我包你的钟,谁也抢不去!”

    包媛深情地看了张凡一眼,立刻有一股温暖充满胸膛,同时也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哎哟哟!”丝褂男惊奇地叫了起来,“你小子是谁呀,敢抢我看中的女人?”

    “我是谁关你麻的事?”张凡骂道。

    侍应生一看要打架,忙上前道:“这位先生,这样吧,我跟经理说说,赔您两倍的点钟钱,您就大方一点,把七号让给由大少好吧?”

    由大少?

    怎么又是姓由?

    “七号她本人不愿意特殊服务,能道你们洗浴中心要逼良为娼吗?”张凡怒道。

    侍应生仗着有人在身后撑腰,也高声骂道:“你别不识抬举,你知道由大少什么来头吗?现在乖乖把女的让出来还不晚,惹急了由大少,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装腔作势的小人!

    张凡抬手一巴掌搧过去,侍应生一下子滚到了角落里。

    “不想活了你!老子给你易易筋!”几个肌肉男暴跳起来,握拳向前。

    张凡挺身挡在包媛前边护住她,轻轻而清晰地道:“她,是我的女人。”

    包媛躲在张凡身后,只感觉到眼前的张凡像一座大山,替她挡住了风雨。

    又听到张凡说她是他的女人,心中一震,不管这话是真是假,她听了都像喝了一杯美酒,昏昏然欲醉,醉也要醉卧在他怀中。

    “你的女人?美女从来都是强者先得!就你这小样,也配跟我争女人?回娘肚子里重新修炼一回再来跟我争!”由大少一脸极端不屑。

    “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开的好。”张凡轻轻说道。

    由大少一挥手,冲打手道:“把他挑断一根脚筋,拖出去,扔大厅里。”

    几个肌肉男脸露兴奋,答应一声,分别从左、右、前三个方向围拢过来。

    张凡怕伤到包媛,便首先出手。

    双手如风一伸,一手一个,揪住两个肌肉男,用力向内一拢!

    “当”,两颗大脑袋撞在一起。

    两人无声瘫软,眼睛一闭,倒在地上。

    另一个刚要退后,张凡一把揪住脖子,向回一扳,右手如刀,向脖子后面砍下去。

    然后手一甩,“扑通”,这小子直接栽到池子里去了,咕咕地冒泡喝水。

    剩下的往后退去,躲到门外,只剩由大少呆立在面前。

    张凡见池子里的喝水差不多喝饱了,弯腰扯脚,把他拽上来,水淋淋地往门外一甩。

    那家伙立刻口吐白水,不停地抖着。

    侍应生此时缓过来,费力地爬起身,一溜烟地向外跑:“打人了,打人了!”

    张凡当胸一拳,轻轻把由大少放倒在地,一脚踏上胸口,往脸上吐了一口,轻骂道:“敢动我的女人?我倒要看你长几套家什!”

    由大少下部被张凡鞋尖碾住,痛不欲生,哭叫起来:“你会后悔的!你打了你不该打的人!”

    张凡脚下稍稍加力,脚尖旋转一碾,由大少杀猪般地大叫起来:“哎呦哎呦!”

    “赶紧滚吧,不然的话,我直接废了你!”

    由大少被这一踩一碾,痛得钻心,情知再顽抗下去,本钱不保,好汉不吃眼前亏,求饶道:“先生,先生饶我!我滚,我滚还不行吗!”

    张凡抬起一脚踢去!

    由大少像麻袋一样,滚出门外!

    这一脚,正踢在肋骨上!把由大少疼得内脏七上八下,趴在地上像热天的狗一样吐舌喘气。

    “还,还不去叫我弟!”由大少指着一个打手喊了起来。

    打手应了一声,飞也似地跑掉了。

    张凡一皱眉,心想:这城里姓由的不多,莫非是由鹏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