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379章服了

    两人二十出头,强壮如铁人,目带凶光,手提二尺多长大砍刀,灯光之下,刀头在微微地颤抖,好似杀人前的兴奋与冲动。

    围观众人哄了一声,纷纷退开,让出了一个偌大的场子!

    “张老同学,既然不听劝,那么就叫我手下给你上一堂生动的思想教育课,让你明白什么叫缺胳膊断腿!”由鹏举有三分信心地一笑。

    他内心稍有嘀咕:这两位是省里散打冠亚军!再加上身后几十人,个个持刀弄枪,一齐冲上去的话,张凡再厉害,也会被砍死。

    俗话说的好,好虎架不住一群狼!

    群狼战术!

    “张凡老同学,跪了吧!现在,你还有机会!”由鹏举又是笑道。

    “呸!”一声断喝,从张凡身后传来。

    众人一惊,转身看去。

    只见一个高个子男人,只穿了一条短裤,光着脚丫子,晃荡着身子,走上前来。

    张一民!

    张凡一笑:他……他来帮我打架?

    原来,钱亮和张一民正在包房里享受,听见外面吵嚷,便赶了出来,没想到是张凡跟别人对峙。

    “张总,”张一民一拱手,“就这几个小虾米,用得着您亲自动手?怕不会降低了您的身份。让我来收拾他们好了。”

    这阵势,所有的人都看明白了:是手下的小弟来了!

    围观众人心情又紧张又兴奋:多来一个,多砍倒一个!今晚太过瘾了!

    张凡眼中忧色一闪:张一民能架住那十几把砍刀吗?他可是有家有小的,万一出点事……

    “一民,这个还是我来吧。www”张凡拉了张一民一下。

    钱亮上前一步,轻轻拍着张凡肩膀,小声说:“让他试试,试得好,我给他加薪。”

    张凡小声道:“钱叔,你疯了?你没看那边的阵势?一民被砍了,他媳妇和孩子怎么过?”

    张一民听见张凡这样说,内心一阵感动,不由得更想“练练”,回头道:“没有金钢钻,不揽瓷器活儿。张总,你别担心,看我给钱总露两手!”

    说着,挣脱开张凡的手,大步向前。

    两个冠亚军大汉互相看一眼,心领神会,突然向左右闪开,快如闪电,低啸一声,两把刀在空中闪亮如蛇,掣风带气,向张一民绕身而来!

    张一民呆立不动!

    围观者中有好多人把脸转到一边,不敢看刀落人倒的血红场面!

    “嗖!”

    张一民待对方刀锋到时,突然旱地拔葱,托地而起。

    众人眼神没有跟上,他人己腾在空中,同时两脚交替连环踢!

    冠亚军两人脑后分别被踢中!

    “丁当”两声,砍刀飞出落地,人却晃了几晃,原地转了半个圈。

    “扑扑!”两人倒地,昏死过去。

    这一招“鹰击长空”,招猛力大,瞬间出腿,瞬间收势,张一民攸然落在地上。

    跟没事似地,冲张凡和钱亮笑看一眼。

    “好!”钱亮忍不住吼了一声。www

    “好好好!”围观群众鼓起掌来。

    由鹏举的脸更白了!

    心中极力劝自己要保住面子,但双脚不听使唤,不争气地慢慢向后退去!

    他身后打手更是惊得手足无措,阵脚顿时乱了。

    麻地,这是人是神!

    我们没看清呢,两个冠亚军就躺下了!

    几十个人一边惊叹,一边慢慢地向后退。

    而张一民慢慢地向前逼近。

    “算了算了!”

    张凡感觉今天这个虐法,已经让由鹏举难堪了。

    若是张一民真的上前把由鹏举给弄死弄残了,法律方面也不好解释,毕竟是由鹏举那一方在后退,张一民不是正当防卫!是主动打人了!

    张凡喊着,快步上前,扯住张一民,把他推回来,笑道:“我和钱叔都已经看清楚了:在这里没人是你的对手。再打下去,有**份了!”

    张一民有些意犹未尽,但张凡说话了,他也只好停住脚步,指着由鹏举道:“给我记住,敢对张总不敬的,先问问我同意不!”

    说着,有几分自得地双手抱在胸前,轻哼了一下,转身问张凡:“地上这两个小子,怎么处理?”

    再个冠亚军此时从暂时性昏厥中醒了过来,爬起身,从地上拣起砍刀,不服地走过来。

    冠军喊道:“小子,刚才被你偷袭,不算数,有种再来!”

    亚军晃着手里的刀,道:“哈哈,小子,再给我一脚呀!看我怎么把你的脚剁下来!”

    两人仍然一左一右分开,慢慢向张一民和张凡逼过来。

    张凡一皱眉,喝道:“蹬鼻子上脸的贱货!还不退回去!”

    “退回去?小子,吃我一刀!”冠军喊着,随即刀锋一起,带风向张凡迎面劈来!

    张一民向前半步,伸手要去夺刀!

    “闪开!”张凡一推,将张一民推开,自己迈步向前,迎着两把砍刀,挥手拍去!

    “当郎郎……”

    一阵声响!

    被打碎的砍刀铁片四处乱飞!

    两个冠亚军手中只剩下一个刀把子!

    张凡冷笑一声,问道:“刀呢?”

    两人眼神一凛,如见神明,退后两步,靠在墙上:“你,你……”

    张凡走上前去。

    两个人完全被镇住了,连躲闪都不敢躲闪,双腿一软,跪了下去:“大,大哥,饶,饶命!”

    张凡也不说话,伸手抓住二人肩膀,一手一个拎过来,轻轻一抡,抛向由鹏举阵营。

    两个大活人在空中飞行十几米,嘣嘣两声,砸在打手们头上!

    “哇!”

    围观群众这回是彻底被惊到了!

    这个姓张的,扔两个大活人,像扔两只小鸡一样!

    张一民受惊最大!

    他自幼习武,见过江湖,高人多多,奇功异术不少,但眼前这情景,却是做梦也没想到的:张总神人哪!我刚才在张总面前,还有些洋洋得意,想想真是脸红!

    他揉了揉眼睛,呆呆看着张凡,好久才道:“张总,一民刚才班门弄斧,卖弄了!张总之功,在一民百倍以上!”

    张凡把脚下的碎刀片一踢,笑道:“一民,你刚才那招‘鹰击长空’,不是一般武师能使得出来的。这说明你功夫出众,好好跟着钱总干吧。”

    刚才和张一民在包房里的时候,张一民对自己的武功颇为自信,谈了不少武林绝学方面的“知识”,钱亮听着,心里有点不舒服。

    眼下,张凡出手,终于让张一民见到了真经真佛,这让钱亮很是开心。

    他走上前,拍拍张一民肩膀:“小张,月薪一万吧。”

    “谢谢钱总!谢谢张总!”张一民心服口服地道。

    由鹏举那边,抬着两个冠亚军,狼狈逃跑了。

    众人见大戏落幕,纷纷散去。

    包媛从包间里走出来,一脸感激地道:“张先生,谢谢!”

    说着,给张凡行了一个大鞠躬。

    张凡忙伸手扶住她没衣服的香肩,“没关系,没关系,这些人找上门来,我也是没办法,才教训他们几下。”

    钱亮刚才已经猜出事情的七八分原由,此时又看见七号包媛人靓又温柔,半披着一块浴巾,艳若桃花,便暧昧地冲张一民笑道:“走吧,我们回包间去,让张总好好享受一下。”

    说完,拉着张一民,快步跑开了。

    张凡包媛扶着张凡的胳膊,回到包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