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380章走投无路

    受到这场惊吓,包媛无法完全恢复过来,也不说话,一脸惊色地坐在床上,像受惊的小花猫,增添了几分楚楚可怜。www

    想到刚才的乱象,张凡坐到她身边,轻轻抚了抚从浴巾里露出来的玉臂,劝道:“包媛,我看,你还是别兼这份职了,这里是个大染缸,你洁身自好的话,是很危险的。”

    包媛胳膊上被他抚得一阵阵麻木,慌乱而不舍地把胳膊缩回去,点点头,柔声说:“我听你的!”

    “如果你们生活有困难,我会帮助你们的。要么,我想办法帮你找个其它的活干吧。”张凡见她答应得有点勉强,便安慰道。

    “不想再麻烦张总了。”

    张凡把经理叫来,跟经理说包媛不想在这干了。

    包媛本是这个场子里排每一号的美人,有好几个富豪在向经理预订她,要给洗浴中心大的酬谢,眼下这棵摇钱树要被这个顾客给领走了?

    经理本想阻拦,但刚刚见识了张凡的神功,不敢说什么,只好当场把包媛的工钱给结了。

    张凡和包媛穿戴完毕,走出洗浴中心大楼。

    张凡的车已经找到了代驾,但他考虑到这么晚了,不宜把包媛送回家,若是被她丈夫看见别的男人送妻子回家,两口子会闹意见的。

    于是,张凡用软件叫了出租车,然后两人站在路边等车。

    夜色朦胧,初秋的夜晚冷风吹来,寒意阵阵。

    “阿欠!”包媛不禁打了喷嚏,身子抖了一下。

    “你冷吗?”张凡问道。

    包媛点点头,双手抱着肩头,缩在路灯杆之下。闪舞小说网www

    借着夜色的掩护,张凡大胆地打开神识瞳,仔细地把她上下看了一遍,越看心中越是跳得厉害:活脱脱一条美人鱼。

    包媛一直低着头,不断地打抖。

    张凡把外衣脱下来,轻轻地披过去。

    “不不不,你会着凉的。”包媛挥手阻止。

    张凡轻轻把她的手掰开,把衣服裹在她身上:“披着,别感冒了。你要天天打工挣钱,感冒了不是事!”

    包媛顺从地让张凡把衣服给她套上,她纤小的身姿裹在宽大的外套里,显得格外娇小,一双大眼睛里的泪花,在路灯照射下闪闪晶晶。

    出租车终于来了,包媛把衣服还给张凡,小声颤抖地问:“张总,你……”

    “说吧。”

    她费力地咽了一下唾沫,两条柳眉微微一展,颤声问:“你能抱我一下吗?”

    张凡张开双臂,拥抱住她。

    她的身体犹如弱柳临风,在张凡怀里剧烈地抖动起来,小声地哭了起来。

    张凡低声道:“对不起!我问你,你失去了这份工作,家里的生活真的不会成问题?”

    “……”包媛嘤嘤地哭得声音大了起来。

    出租车司机不耐烦了,从车窗里探出头喊道:“你们二位走还是不走呀?不走的话,也得给我起步费!我白白赶来了?”

    张凡掏出二十元钱塞过去,把司机打发走,又问:“包媛,我感觉你好像有话要说?是不是有什么事?遇到困难了吗?”

    包媛泪眼汪汪,盯住张凡的脸。www

    “说吧,我会帮助你的。”

    包媛看着张凡,过了许久,突然爆发的喊,“我男人没了!”

    张凡不敢相信她的话,大声地反问道:“这怎么可能!”

    “就是上个月的事情!”包媛悲痛欲绝,声音哽咽。

    “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一个人,怎能突然说走就走!”

    “可能是过度劳累,那天他从建筑工地上回来之后,一直说胸闷,吃完晚饭,突然就不能说话了,等救护车赶来时,人己经……张先生,我命好苦哇。”

    怪不得她跑到洗浴中心来干这种工作!

    丈夫一走,全部的生活重担都落到了她的肩上。

    曾经多少好的一家三口,转眼就散了!

    张凡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知道说什么来安慰她。

    “走,上我的车,我送你回家吧。”

    她家是在棚户区租住的一间十几平米的小偏厦里。

    屋子里潮湿杂乱,散出一股霉味。

    一个工友的老婆以每晚十元钱帮她照看几个月大的孩子。

    张凡几乎不忍心再看下去,掏出五千块钱塞到她怀里。

    “不不,我不要你的钱。”

    包媛坚决拒绝了。

    张凡收起钱,心情不佳地离开,默默的回到张家埠。

    包媛的事之外,还有另外一件事让他担忧:在洗浴中心里由鹏举说的那句威胁。

    涵花家的住址已经暴露,由鹏举随时可以对她下手。

    ……还是把涵花叫回张家埠吧,毕竟自己守卫着她,会更安全一些。

    第二天一大早,张凡刚刚醒来,立即给涵花打了一个电话,要她尽快回家。

    涵花这几天正闹心想张凡,接到张凡电话,马上决定明天回家。

    张凡又给郭祥山打电话,要他带两个人,开路虎去水县刘家庄接涵花。

    上午,在医务室处理了几个病例之后,刚要吃午饭,林巧蒙打来电话,告诉张凡,关于“阳光助老基金”的事已经办妥,下午两点,在养老院由民政局主管领导参加,举行成立仪式。

    原来,二人上次在老坟里挖到那罐金元宝之后,商议的结果,决定用这些资金成立一个助老基金,一来是为无助的老人办些事,二来也是扩大养老院在江清市的影响力。

    张凡答应一声,开车直接来到包媛的家里,说要帮她找一个工作,现在去面试。

    林巧蒙见张凡带来一个俊俏可人的少妇,心中有些不爽,不过,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

    经张凡把包媛的遭遇讲了之后,林巧蒙也是一阵伤心,跟着掉了眼泪,心中不再那么不爽了。

    寡妇见寡妇,两眼泪汪。

    林巧蒙非常同情包媛,拉着包媛的手,真诚地道:“你要是不嫌弃,就在我们养老院工作吧。我们这里正缺护理员。另外,我拨给你一间小房间,我叫人收拾收拾,你可以住下,这样,你就省去了通勤费和租金。孩子你自己带在身边,你该照顾孩子就照顾,你的工作时间是弹性的……”

    林巧蒙的好心肠,让张凡都感动得稀里糊涂,更何况包媛了,她流泪不止,握着林巧蒙的手不放:“谢谢林姐,我老公去世后,农村的公婆生活没了着落,这样的话,我每月就可以攒下一些钱给公婆寄去了!”

    办好了这件事,张凡心里放下了一块石头,告辞二女,正要离开,忽然段小茵来电话,说黄省长请他看病。

    黄省长的病,当然要看了。上次人家给的酬金相当优厚。

    不过,张凡感到有点奇怪,段小茵在电话里说,要张凡到省城后,去一家茶馆,她在那儿等他,她有话跟他说。

    张凡一路奔驰,在省城繁华大街找到那家茶馆。

    服务生早已得到嘱咐,张凡一到,便直接把他引领到三楼一间贵宾雅间。

    今天的段小茵化了一点淡妆,娇媚的脸蛋上散发着典雅之气,没有通常老夫少妻那种寂寞之感。

    飘逸乌黑的秀发在柳肩上披散开几个大卷儿,从侧面一看,那身材玲珑纤细,滚圆上翘的臀部,让人产生无尽的联想。

    张凡不禁暗赞:少夫人真诱人。

    坐下之后,段小茵冲他美美地一笑,倒了半杯清茶,尖起嘴唇,吹了吹水面浮着的茶叶,轻轻呷了一口,道:“不热了!”

    说着,把茶杯推到张凡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