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381章沉重的嘱托

    张凡眼光落到茶杯边沿上!

    那里是她莹莹红唇刚刚呷过的地方。闪舞小说网www

    上面残留着淡淡的红晕,如朝霞一抹。

    美人如此输意,张凡小心脏一阵野兔乱跳,伸手端起茶杯,扭转一下茶杯的角度,对着杯沿上那片淡淡的红晕,轻轻呷了下去。

    清香的茶,杂和着温香的口红,品在嘴里如蜜,咽到肚里如火,一片热量,从腹部直热到大腿。

    脸上自然也微微泛红,心里悄悄嘀咕:美人要以身相许吗?

    这里是茶馆,只有几把竹藤靠背椅——条件不具备呀!

    也许有别的意思?

    看她神秘兮兮地,莫非有什么重要话要说。

    “小茵,说吧,不管你说出什么,我都乐意听。”张凡轻轻放下茶杯,上面那片红晕已经荡然无存。

    段小茵微微含笑,目光也是落到了茶杯的边沿上,半调笑地问:

    “小凡,我喝过的茶,你不嫌吗?为什么喝了?是不是为了礼貌?”

    “不不不,小茵姐的口红很香,好茶配上口红的香气,别有一番滋味。”

    张凡也只有半开玩笑地这么说。

    不这么说,难道要说她嘴臭?

    段小茵似乎芳心有所感动,从脸到玉颈,再往下到胸前深开领露出的肌肤,都在瞬间悄悄蒙上一层浅浅的红晕。

    她慢慢伸过手来,轻轻放在张凡手上。

    这只手,只有大家小姐自小就滋养才能达到这种滋润轻滑!

    就像一块凝脂,在张凡手背上抚来抚去,“小凡,说句实话,抛开一切,说句实话,喜欢姐不?”

    张凡嗓子里堵上了一团棉花,说不出话来:

    说喜欢,这可是省长夫人,我岂不是虎口夺食?

    说不喜欢,一是违心,二是面对救命恩人怎么说得出口?

    若是没有她那张纳米材料的建国节贵宾卡,张凡此刻己成黄泉之鬼了。www

    虽然救人者无意,但被救者感恩。

    “小茵姐这么迷人,哪会有男人不喜欢!”

    “真喜欢?”

    “真的。”

    张凡想:反正“喜欢”这个词儿泛泛的词义,不犯什么毛病。

    “喜欢的话,吻我一下吧。”

    段小茵忽然把身子倾过来。

    她隔着小茶桌,双手抱住张凡的头,一张樱桃小口,直凑过来。

    张凡闭上眼睛,呼吸急促地吻下去……

    这个吻,持续了足有两分钟。

    双方松开时,段小茵脸上红霞飞渡,已经双眼迷离了!

    她整了整衣领,站起来,“既然喜欢我,那知道自己应该对黄省长说什么!”

    张凡蒙了:她这话什么意思?听着云里雾里的。

    原来,刚才的一切,都是铺垫。

    这句话才是最后的谜底。

    “小茵,把话讲清楚,我这个人笨,没有领会太后懿旨呢。”张凡企图用玩笑来把话题轻松化。

    “真笨?还是装笨?”

    “我是一头猪!”

    “猪,过来,我启发你一下。黄省长想要你给他治治生育功能。而据我所知,他根本没有生育功能。他也真是有想象力,一堆陈芝麻烂谷子,他却妄想长出苗来。”

    “这……我更糊涂了。”

    “还不明白吗?黄省长没有生育能力,可是我想要小孩!这样的话,将来如果我怀孕了,我希望黄省长误认为孩子是他亲生的!明白了吗?”

    张凡仿佛听见一只靴子从月球上掉到地球上那么惊人!

    这“阴谋”不但惊人,简直有点惊天!

    张凡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眼前这美丽的女人,在她的心里怎么会产生这么毒辣的想法?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筛子量!

    见张凡震惊,段小茵轻轻抚把手抚摸着他的脸,轻声问:

    “你是不是认为我很毒?”

    张凡摇摇头。

    “我不想老来时孤苦伶仃,想要个孩子,这是女人的基本权利!”

    张凡默默无语,心中似乎有所理解。

    两人都无心再喝茶,段小茵叫来了伙计,结了账,走出茶馆。

    黄省长正在家里等张凡,见张凡到来,十分高兴,拉着他坐在自己身边,亲热地攀谈起来。

    段小茵坐在一边,微笑不语。

    黄省长的热情的走势,张凡是看得出来的。

    而坐在一边的段小茵内心的期望,张凡也是感觉出来的。

    矛盾着,张凡内心压着一块大石头。

    “小张,巩老将军的孙子是你救治的,再加上这次把我抢救过来,我对你的医术是没有半点怀疑了。这次请你过来,一是当面表示一下感谢,二是想麻烦你……”

    黄省长说到这里,看了段小茵一眼。

    段小茵微微一笑,“好好,你们两人谈男人之间的事,我不旁听。”

    说着,站起来去了厨房。

    黄省长凑近张凡,声音压低,有几分不好意思地道:“我这个……这个方面不太行。因为这个,我并不想坑前妻,主动和前妻离婚了。眼下,又把小茵给坑苦了。你能不能……嘻嘻,妙手回一下春?”

    张凡点点头,不置可否,道:“切切脉再说吧。”

    黄省长伸出手腕。

    张凡轻轻一搭,闭目录脉。

    只觉得脉象弦涩,阴脉无力,阳脉疲软,燥火耗肾。

    显然是年轻时得过严重的前列腺炎,导致皋丸功能低下,以致无精……

    中医上叫这种男性不育症为“绝气不育”,属于器官质地方面的问题,无法治愈。

    好比一只青苹果,可以放一放,会红一些。

    而一只烂苹果,就只有烂掉的份了。

    不过,这么大的事,张凡不敢完全确信切脉的结论。

    他又让黄省长躺上沙发上,打开裤子。

    张凡打开神识瞳确认了一下。

    果然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没有什么挽救的余地。

    “省长,你的病有些……有些棘手。”

    张凡有些紧张,偷偷向厨房方向瞟了一眼,生怕段小茵突然出现在面前。

    “是呀,当然是棘手了。我看过国内几家大医院,还去过d国、r国,都没有什么好的医疗方案。”

    省长的语气相当沉重,甚至有点感伤,一反平素一省之长的强人形象。

    “从目前我的医疗水平来看,有些爱莫能助……”

    张凡犹豫了半晌,终于说了实话。

    他当然明白,这话一出,就背叛了段小茵。

    她曾那么迫切地嘱托他……

    唯一感到安慰的是,好在没有背叛自己的良心。

    不过,连他自己都感到奇怪,他的话里,不自觉地还留着一分“余地”:

    那就是话里的“从目前”这三个字。

    这三个字的潜台词是,“也许将来我能治你的病”。

    这就是他对段小茵重托的一个侧面交待吧!

    黄省长乃是人精,当然毫无困难地听出了张凡话中的“潜台词”。

    他因此并没有沮丧绝望,反而有几分兴奋:

    “张神医医术并非常理可评判!上回我的病,张神医刚开始也是无能为力,后来不是很快就找到了方案吗?”

    张凡心中苦了一下:

    这回跟上回不一样。

    上回是可以治,这回是真不可以治!

    既然自己已经把话留了一条缝,那么,也不好马上关死这条缝,张凡便敷衍一下道:“我努力吧,不过,也许没有结果。”

    “张神医,我等着你。我对你相当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