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382章雇个车手

    接下来,这个话题就暂时结束了,大家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三人一起用完了一顿丰盛的家宴,黄省长送给了张凡一幅明代书画。

    之后,段小茵送张凡出门。

    张凡临上车之前,段小茵小声问:“你怎么回答他的?”

    张凡如实把刚才的话复述一遍。

    段小茵眨着眼品味了一会儿,忽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道:“理解。”

    说完,便招手送张凡离开了。

    张凡明显地从她的脸上看出了不满。

    唉,就是一句话的事,我为什么没有满足她呢?

    以至于让她如此伤心。

    张凡从车窗里向外望着她款款有韵和身影,心中升起一阵阵歉疚:

    段小茵对我那么好,又送车又送钱,差点把人也送上。

    我却“没有一点感恩”,她托办的这么一点举“口”之劳的小事,都没给她办!

    想着想着,眼睛有点酸楚,不由得狠狠地砸了一下方向盘:

    唉,做人难!

    做好人更难!

    好人做人尤其难!

    心情沮丧地在省城街上游荡了一会,正要去素望堂坐诊,忽然接到涵花的电话。

    “小凡,我们快到省城了。闪舞小说网www”

    “啊,这么快!”

    “你在江清市内呢?还是张家埠?”

    “我此记得也在省城,我马上出城,在三环入口等你们!”

    “啊,那我就早见到你了……”

    涵花惊喜万分,脱口而出。

    估计她马上意识到自己车上坐着几个特战队员,这话说得有点“嗲”,便收住口,小声说:“好吧。”

    这个喜讯,像春风一样,把张凡心中的雾霾天给吹成了apec蓝。

    对于张凡来说,涵花永远是他的春天!

    他的晴天!

    他灵魂深处的灿烂阳光!

    张凡一打方向盘,直奔三环路口而去。

    半个小时后,军用路虎到了,涵花换座到张凡的大奔上,而郭祥山也派三虎和四豹来到张凡车上,一路保护,回到张家埠。

    小别胜新婚。

    不用说了,当天夜里,夫妻之间自然有一番旖旎景象。

    就在张凡夫妻沉浸在爱河之中的同时,江清市一幢深宅大院里,有一个人正发狂。

    由鹏举叉腰站在大厅中,面前站着一排打手,个个低垂头丧气,瑟瑟发抖。

    “废物!统统都是废物!几十个人哪,几十个,被张凡一个人给收拾得一点脾气都没有!麻地你们平时的威风哪儿去了?”

    “公子,那人太厉害!”

    由鹏举把眼光转了一圈,最后落在由大少身上:“你!能拉屎不能揩屁股的笨蛋!闲着没事去惹张凡干什么?这下可倒好,装逼不成被人打脸,连带把我们由家的脸都丢尽了!看看吧,网上流传的这些视频!瞧你那损样,被人家张凡打得狗一样趴在地上!你也配姓由?”

    由大少恐惶不堪,一双鼠眼透出只有被老鼠夹子夹住腿时才会有的目光,双膝一弯,扑通跪下:“表弟!表弟这回是我的错,给您上眼药了!你是打是罚,我全挨着!只是求求表弟,别把我撵出江清回农村哪!”

    “本来在农村种地最适合你,看在姑妈的面上,让你进城享几天福,你给我捅出这么大漏子,你说吧,怎么弥补?”

    由大少双手伏地,不敢抬头,颤抖地说:“表弟,那个张凡太厉害了,我手下的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卧槽!”由鹏举飞起一脚,将由大少仰面踢翻,“你特么没本事你去惹人家?”

    由鹏举把这次洗浴中心出丑丢人的帐,全算到了表哥由大少身上,恨不得宰了这头牲畜!

    “表弟,你踹得好!多踹我几脚,解解您的闷气!”

    由大少情知由鹏举不会往死里搞他,因此使劲讨打,为的是表示自己的痛悔。

    “哼,你以为我稀罕打你这个蠢货?”

    由鹏举踢了一脚,心中气消了一半,这才问道:“说,那个车手到底是怎么回事?”

    由大少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差点被踢断的腰,陪笑道:“表弟,这个车手有三件难事,必须解决。他的姐姐,跟我有那么……那么一腿。在我的……调教下,他姐有了那么一口瘾,没毒资,欠下我好多毒债,已经牢牢地被我抓在了手心上。这个车手呢,在f4方程上得过分站亚军,车技没说得,绝对杠杠地!”

    “他这些年赛车代言,赚点钱全都赌光了,还欠下东岭市许老大上百万赌资。这些日子,许老大三番五次派人到江清来,要卸掉他的一条膀子。他害怕了,找到我借钱。”

    “另外,他这小子心最黑,他喜欢酒驾,前些天在马路上开到了120迈,把一个斑马线上的老头给撞倒了,他看老头没死,便趁着天黑,把车倒回来,来回碾了三遍,把老头压成肉饼。”

    “不想被路边一个卖烟的人看见了,那人并不报警,而是用手机录了像,然后找到他,向他要200万交换那条视频,他答应人家三个月之内凑齐二百万……这三件事,逼得他必须在短期之内找到一大笔钱。”

    “我跟他说,如果他能开车撞死一个人,就帮他把赌债还上,他姐的毒资也一笔勾销!”

    由鹏举听了,脸上渐渐露出得意的微笑:

    这倒是个好主意。

    目前就张凡的武功来说,派再多的人刺杀他也不会得手,反而落个死伤累累的后果。

    开车撞!

    “哼!”由鹏举狠狠地自语道,“你张凡再厉害,你也是肉长的!汽车轮子下没有武功高低!”

    “表弟高见!”由大少巴结地道。

    由鹏举一转念,皱了皱眉,“听说张凡现在开了辆军用路虎?”

    “是的,这小子也不知从哪搞来的军用车。”

    “你那车手开什么车?能撞得过路虎吗?别他妈搞个鸡蛋碰石头再次受辱!”

    “表弟,这点愚兄已经想到了。”

    “你……什么办法?”

    “想要撞军用路虎,那确实是找死。不过,车手的车已经经过加重改装,准备以高速侧向撞击路虎,使路虎打不开车门,无法逃跑。然后用准备好的汽油桶扔到路虎上,把路虎变成一个大火球……”

    由大少眉飞色舞地比划着。

    由鹏举撇着嘴,想了一会,猛地一拍手:“干!干他一下,把张凡给我烧成灰,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这时,由大少的手机响了。

    他听了一会,兴奋地对由鹏举说:

    “刚刚听探子回报,张凡今天晚上从省城回张家埠,没有开路虎,而是大奔,路虎被他手下开到天健公司去了。这样的话,我们更增加了几分胜算!”

    由鹏举点点头:“告诉车手,所有行动,必须在进入市区之前完成,行动过程,不得被路边摄像头录下来……还有,完成任务之后,这个车手就成了我们的一块心病,必须……”

    由鹏举说着,做了一个砍头的手势。

    “表弟,这个我早就有所准备!我们的人都布置在现场附近,任务一完成,马上把车手解决掉,以除后患。”

    由鹏举微微一笑:“你特么猪头猪脑地,没想到还有点术法。好好干,以后可以提拔你在由氏集团任个职务!”

    “多谢表弟栽培!”

    由大少差点乐出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