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383章危险的敬烟

    “表弟,这回你看愚兄给你露一手!”

    由大少说着,告辞由鹏举,领着手下一伙人前去准备。

    一觉醒来,已经是太阳照到床上了。

    张凡和涵花吃了早饭,便准备去天健公司看看。

    自己家有了公司,涵花成了老板娘,心情兴奋,喜孜孜地打扮一番。

    张凡、涵花和三虎、四豹四个人乘坐大奔,张凡开车,一路向江清市奔去。

    这么长时间没和丈夫一起乘车了,涵花看着路边的景色兴奋不己,一会问张凡这个,一会问那个,还不时地磕了瓜子塞到张凡嘴里。

    三虎和四豹坐在后排,看到小夫妻俩**,不禁一阵阵想发笑。

    “郭大哥安排咱们俩过来,是不是有点失误?”三虎对四豹说。

    四豹眼睛一翻,指了指前排,悄声道:“绝对是重大失误!我们俩做灯泡了!”

    “人家小夫妻好几个月没见面,恨不得粘到一起……我看哪,咱们俩干脆装做睡觉最好!”三虎神秘地笑道。

    “必须睡觉!”

    三虎四豹说到这里,把眼一闭,头枕到靠背上,假装打起呼噜来。

    其实张凡耳朵尖,三虎四豹的悄悄话,他全听在耳朵里,不由地笑了,回头一下,冲二人道:“别装睡了!至于吗?当灯泡有什么不好!”

    去!原来全被人家听见了!

    三虎四豹睁开眼,笑道:“张总和夫人既然不在意,我们俩难道不喜欢看爱情戏?哈哈哈……”

    涵花面子薄,被弄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回头嗔道:“看哪天不把你们俩开除了,换两个又聋又哑的来当保镖!”

    三虎忙拱手笑道:“嫂子开恩,我们再不敢了!”

    四个人正在说笑,突然,一阵巨大的轰鸣声传来。

    张凡从后视镜里一看,全身一惊!

    只见远处一辆灰色跑车,如风一般追来,车速太快,车后扬起一道烟尘!

    仅仅几秒功夫,已经追到大奔车尾几米处,眼看就要追尾!

    “卧槽泥马找死呢?”三虎回头大骂。

    张凡感觉不对,这车来者不善!

    这公路宽敞,对面也没有来车,后面这车如果想超车的话,可以从左边从容超车!

    “不好,注意,准备战斗!”张凡大喊一声。

    三虎和四豹一听,方才醒悟过来:后面这车真要撞呀!

    两人半秒钟功夫,从枪套里拔出手枪,从座位上站起来,回身对着车尾。

    两人高大身躯,并排站着,遮住了涵花和张凡。

    张凡也没闲着,脚下一蹬,油门大开,大奔50升的马力瞬间使发动机疯狂起来,车速在两秒内猛然加到一百公里以上!

    来车不甘示弱,也是一个加速,又追了上来。闪舞小说网www

    涵花吓得尖叫一声,俯身过来,抱住张凡的腰。

    “别怕,涵花!”张凡鼓励道。

    前面是一个急转弯,张凡只好减速。

    后面的车显然是要玩命了,丝毫也不减速,趁着张凡拐弯的时机,紧贴着公路边缘,斜插上来,超过大奔车尾,直向后门撞来!

    张凡一个全打方向盘,向旁边一闪,躲过对方车头,脚下一加油门,窜出老远,把对方甩在后边十几米。

    对方急了,又是一个贴路边直线抄来!

    幸好刚刚已经过了弯道,前面是平坦的直路,张凡一个加速,再次甩开对方,如箭一般向前冲去。

    来车也是大马力车,而且油门踩到底,发出怖人的嘶吼,冒着黑烟,向大奔追来。

    毕竟大奔是新车,速度比对方稍占上风,几秒钟之后,距离已经拉开几十米。

    看看车速度表,已经达到了130公里每小时。

    在非高速公路上,这个速度相当危险!

    不但路面状况不行,而且如果前方有急弯的话,会出车祸的!

    但速度无法慢下来,慢下来的话,对方肯定要撞上来的!

    两车保持着一个几十米的距离,奔跑了一公里。

    不行,再持续下去的话绝对不行!

    三虎道:“张总,你保持车速,我下去!”

    “危险!你不要命了?”张凡喝道。

    “呵呵,比这快的车,我也跳过!”三虎笑道。

    “我也下去!”

    “我一个人够了,你留在张总身边,保护夫人。”

    三虎说着,一开门,消失在路边。

    后车司机看见从大奔里跳出来一个人,以为目标张凡跳车逃跑,便紧急刹车。

    瞬间,后车己来到三虎跟前。

    三虎伏在路边,甩手三镖!

    “嗒嗒嗒!”

    “吱——嘣!”后车前胎爆裂,车身向左边急倾,瞬间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抹身,横在了路上。

    三虎猫身冲上前,向车内一看:空气冲击袋已经弹出,司机被巨大的惯性甩撞在靠背上,显然是头部受了伤,晕晕糊糊地看着三虎,眼里冒出不服气的光来。

    三虎从碎玻璃中伸手探进车内,揪住司机,一提,将他从空气袋下提了起来,头往外一拽,卡在车窗的碎玻璃之间,斜嘴笑道:“小子,你是谁?谁派你来撞车的?”

    司机脖子被卡,眼睛斜斜地,一声不吭。

    三虎又是一声冷笑,手一提!

    司机的脖子立刻卡在碎玻璃边缘,尖尖的碎玻璃,几乎刺进他的皮肉里。

    “说不说?不说的话,玻璃扎断你的动脉血管!”三虎威胁道。

    一滴滴的鲜血,从司机的脖子上滴落下来。

    司机咽了口唾沫,急促地呼吸着,断断续续:“是,是由大少!”

    三虎满意地松开手,司机的头从窗子里缩了回去。

    三虎慢慢举起手枪,把枪口伸进车窗里。

    “啊啊,你答应不杀我的!”司机惊慌万分,向后退着,一直退到了副驾驶座位上。

    “没错,我遵守诺言,我不杀你,但我要杀死这只汽油桶!”

    说着,“怦”地一声。

    一颗子弹穿透了副驾驶座位前的一只塑料油桶上。

    一股股汽油,汨汨地涌了出来。

    三虎收起手枪,从容掏出一盒中华烟,敲出一支,背着风点燃了,狠狠地吸了两口,伸手把烟递向司机,冷笑道:“兄弟,吸根烟吧,到了那边,再没这么好的烟抽了!”

    “不!不!不……”

    司机看着火红的烟头,吓得魂飞魄散,脸上都扭曲了:“你答应不杀我的!”

    “我不杀你,给你敬根烟而己!”

    说着,把带火的香烟向车内一扔,转身飞跑着避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