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385章贵妇们

    张凡颇感奇怪:怎么,她管涵花叫嫂子?

    谁大谁小?

    叫涵花为嫂子,是不是为了叫他为哥打伏笔?

    这俊俏少妇,心思如丝呀!柔柔的,细细的……

    张凡目光游移,不断地往她胸前扫,然后又如挨烫了一般马上移开。闪舞小说网www

    包媛胸前身上一阵热一阵冷,浑身不自然,掩饰地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只纸包,一层层打开,露出一堆干果。

    “这是我家乡来人带给我的,叫山梨干,很好吃。”

    说着,尖起手指,捏了一只,送到张凡嘴边。

    张凡不好推却,刚要伸手去接,她却用另一只手拦住他的手,把梨干向前一送,“吃吧!”

    张凡只好张开嘴,她尖尖两指捏着,把梨干放到他嘴里。

    味道确实不错!

    不过,她刚刚给孩子喂过奶,手上带着的一股特殊的**气则更让张凡心头一阵阵狂跳。

    两人心跳加速中,说话显得相当不自然,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心不在焉的样子。

    捱过了五分钟,张凡担心涵花过来找他,碰见了这场面尴尬,便站起来。

    “我回去了。”

    “急什么?来了就多坐一会儿呗!”

    包媛一心不舍,眼里情意绵绵,眨眨地竟然闪出泪光。

    “下次吧,今天我是陪我老婆来看林院长,她们两人在那边聊天呢,我得过去了,不然她们一会找过来了。”

    张凡知道只有用涵花来做掩护,才能顺利脱身。

    也只有这样说,才能给自己鼓足脱身的勇气。

    “噢,你跟嫂子一起来的?”

    包媛仿佛受到了打击,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那快过去陪嫂子吧。”说着,站起来送张凡出门。

    张凡腿上有些“灌铅”,沉重地走不动,心中极想多坐一会儿。

    也许,犹豫的脚步被她看出破绽,张凡刚刚走到门口,忽然一双柔软的胳膊从身后绕过来。

    包媛的身子紧紧地贴在他后背上,脸部不断地在他身上蹭着,喃喃地说:“小凡,以后抽空来啊!”

    张凡心中狂跳,伸手解开扭在腰间的两只玉手,回身面对着她,安慰道:“你在这儿好好过,有空的时候,我会来看你的。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就成。”

    包媛点点头,泪如雨下。

    刚刚失去丈夫,内心挣扎与无助,此时的她,特别需要一个坚强的肩膀来靠一靠,而张凡就是这个“靠山”。

    不过,在张凡的角度来讲,此时与她接触交往,有些乘人之危的内疚感觉。

    可以帮助她,温暖她,但不能……

    张凡想着,掏出五千块钱,塞在她手里,“拿着吧,给你公婆邮去。”

    说完,不忍心再看她泪如泉涌的模样,转身大步走开了。

    正往林巧蒙办公室走,段小茵打来电话。

    她要张凡明天中午去省城找她,她带他参加晚会的彩排。

    张凡心中松了一口气:听段小茵的口气,并没有因为上次黄省长不生育的事生他气。闪舞小说网www

    第二天中午,张凡开车赶到黄省长家里。

    段小茵正在家里描眉,听见保姆说张凡来了,拿着描眉笔出来迎接。

    照样是一脸灿烂的笑意,把张凡领到化妆室里,关上门,静静地看了张凡一会,忽然手一伸,把描眉笔递过来:“来,递我把这段画好。”

    一个大男人,怎么能替女人描眉呢!

    张凡摇了摇头,“我不会。”

    “你会。你在家肯定给你老婆描过。”

    “我老婆是村姑出身,从不描眉的。”

    “真不给我描?那我找王秘书来替我描,他可是一喊就到的!”段小茵假意生气道。

    张凡无奈地摇了摇头,只好接过描眉笔,在她眼眉上随便画了几笔。

    段小茵很享受地闭着眼睛,直到他描完,才睁开眼睛,长长舒了一口气,道:“你的手碰在脸上真舒服!真想永远就这样被你捧着脸!”

    说完,一眨眼,眼圈微微红了。

    唉,昨天遇到个多情的包媛,今天又来个多意的小茵,张凡一阵阵惭愧,就盼着分身有术了。

    “小茵,上次的事……我……我看省长这人为人不错,真的不忍心骗他,请你原谅。”

    段小茵扳着张凡肩膀,让他坐在自己身边,“别说了,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干不成坏事。”

    在她心里,这件事之后,更增添了几分对张凡的信赖。

    “你别往坏处想,省长的病,也未必就是绝症,我慢慢想办法吧。”张凡想用这话来使她心情好一些。

    段小茵不想谈这些伤心的话题了,转而把话题转到今天的正题上:

    “还是谈谈今天的晚会吧。会上有一些亿万富婆到场,到时候你向她们推销仙葩嫩肤露时,别太谦虚,商人嘛,不把自己的产品说得天花乱坠,别人是不敢买的。”

    “好吧,听你的。”

    “不过,跟她们接触时,我可警告你,别被那几条狐狸给迷住!这些女的,钱多得没处花,老公又都有外遇,她们专门养男宠的。”

    段小茵轻舒纤指,点在张凡眉心上,娇嗔地道。

    “不会的不会的,在商言商,我跟她们扯啥呀。”张凡一边说,一边从包里拿出一只精美的小瓶子,“来,仙葩嫩肤露,这瓶是送给你的。”

    段小茵接过去看看,连连点头赞许:“不错不错,比兰蔻还高贵的样子!”

    “在包装上确实下了点功夫。”

    “不过,真的好用?”

    “怎么说呢?就是‘谁用谁知道哇’!”

    “这么贵的东西……我可不想白收你的,来——”

    说着,取出支票薄,开了一张五十万的支票塞过来,“这瓶我要了,此外,再给我留两瓶,这瓶用完了我还要。”

    “三十五万!不是五十万。”

    “没关系,多出来的那十五万,就当你的劳务费了。”

    “劳务费?何来劳务费?”

    “我要你每次亲手给我抹在脸上。”段小茵亲昵地嗔笑。

    “这……”

    张凡暗道:这是逼鸭子上架?还是哄鸭子下水?

    内心一阵苦笑:得,上次送给周韵竹仙葩嫩肤露时,她跟他提过同样的要求,现在又冒出来一个段小茵。

    我张凡降格成了美女的化妆师了!

    “嗯……”段小茵摇晃着张凡,“是不是我比你老婆丑多了?你懒得看我这张脸?”

    “别乱说,谁也美不过你。”张凡情知逃脱不过这件苦差事,只好答应,“好吧,不过我不可能随叫随到。”

    看看快到时间了,段小茵和张凡起身去省电视台。

    演播大厅里,人来人往,演职人员做着临战前的最后准备,上百名小学生组成的歌舞队,正在大厅里彩排。

    各种各样奇装异服的文艺圈人士,相当兴奋,个个像打了鸡血:大型节日,从来都是文艺露脸的时机。

    段小茵领着张凡,来到六楼贵宾休息室。

    休息室好大,装修奢华到家了,到处显出与众不同的气概。

    一张张大沙发上,坐着珠光宝气的贵妇人。

    或优雅或富丽,或俗艳逼人。

    见省长夫人到了,她们纷纷站起来打招呼。

    段小茵把张凡跟大家介绍一下。

    贵妇人们看向张凡,见一帅男,她们的眼色都显出馋巴巴的:省长夫人劈腿了?

    而她们看段小茵的眼色,都是酸酸的:老牛找到嫩草坪了。

    张凡落落大方,有分寸地跟大家打招呼。

    段小茵聊了一会,很自然地把话题转到了张凡的美容品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