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386章双簧

    “今天带张凡先生到这个场合里来,介绍给大家,是要给大家谋点福利的,呵呵。闪舞小说网www”

    段小茵带两分幽默地说。

    “福利?”几个贵妇异口同声问。

    段小茵含笑看了张凡一眼,说话的口气很像是把自己的家珍亮给别人:

    “张凡先生是世代祖传名医,医术相当高明。不知大家听说没有,我们家老黄前些天住院抢救,在省人院住了一个月院,眼看快不行了……”

    “难道是张凡先生把省长治好的?”

    “不是他是谁!……真是妙手回春。”段小茵头一扬,无比骄傲。

    “啊,省长的病原来是张先生亲手治好!”

    “哼,我就觉得人民医院那些人不行!”

    段小茵见来了效果,进了一步:“张先生祖传有多个秘方,有治三高的,有美容的,有瘦身的,都是立马见效的。”

    “这么厉害?”

    贵妇们半信半疑。

    作为有钱阶层,此前曾经无数次有人向她们推荐美容瘦身秘术,全是祖传的“什么什么”,说得天花乱坠。

    结果,钱是花出去了,效果都是零,有些人还差点毁了容。

    如今平地里又蹦出来个“神医”,这不能不让她们产生疑心:这个段小茵养个男宠,这是帮着他来赚大家钱的。

    段小茵听出她们话中的不信任,但并不灰心。

    真理是需要反复宣传的,否则就成了谬论。

    “目前,张凡神医已经把配方制成了两种美容品,一种叫芙蓉消脂霜,一种叫仙葩嫩肤露,已经经过专家论证、省市有关部门批准正式上市销售了。”

    “正式上市了?”

    贵妇们一听,心中活动了一小下:

    江湖骗子的东西很少能上市的,顶多就是在电视台上做个讲座唬唬退休老头老太太,有正式批文上市的产品,会不会真的有点用?

    不过,也有人在心里想:肯定是段小茵凭着省长夫人的关系,让这个产品在有关监管部门那里蒙混过关的!

    “小凡,拿出来给大家看看……”段小茵冲张凡挥挥手。

    张凡打开提包,从里面取出五瓶仙葩嫩肤露,一一摆在茶几上。

    这时,晚会组委会来人请段小茵去开会,她便起身告辞了。

    见段小茵离开了,这群贵妇人松了一口气,觉得出气的机会来了。

    平时,她们都善于养个年轻男秘书什么的,或者找个男大学生当司机,老公在外面养人,她们就在家里偷腥。

    不过,她们的男宠可没有张凡帅气精神。

    因此,虽然对段小茵心存嫉妒,但不敢对省长夫人发作,此刻见段小茵走了,便准备拿张凡当出气筒,好生“修理”他一顿才解气。

    张凡的古元真气场,已经隐隐地体会到了周围的恶意。

    他并不在意,拿起一只瓶子,介绍道:“是这样,芙蓉消脂霜在我天健公司柜台有售,从几千到上万的规格都有。而这款仙葩嫩肤露没上柜台。”

    “呵,卖不出去吧?”

    “上不了柜台的东西,我们不会考虑的。”

    “这种东西最好到夜市上摆个摊儿,一天晚上也能卖个几十块钱。”

    “是的,是的,找错地方了。哈哈哈……”

    “哈哈哈……”

    贵妇们发出一阵嘲笑!心里都痛快起来:哼,段小茵,我们不敢嘲笑你,我们可以拿你的男宠开涮!

    张凡根本不把这些货放在眼里,笑笑道:“不。因为它是采用千年神鹿茸为原料,是限量版,只提供给高端消费群体。”

    高端的?

    而且是限量的?

    场面顿时安静下来。

    一听说是限量版,有些贵妇心里打起了小鼓,她们的原则当然是:别人买不到的东东才是好东东。

    渐渐地,有几个贵妇走到茶几前,拿起瓶子,细看上面的说明。

    “真有那么神?”

    一个胖妇人问道。

    她虽然脸上涂了一层脂粉,但仍然遮不住深深的皱纹,一看就是属于那类急于拽住青春尾巴的哀怨半老妇人。

    “神不神,用过就知道了。”张凡道。

    “笑话。闪舞小说网www价格不菲,用过后没作用,难道你会给退款?”胖妇人扔了一句。

    “你可以当场试用嘛!”张凡道。

    “哼,当场试用?”胖妇人冷笑一声,“我怎么可能亲自试用来路不明的产品?你知道我平时用的什么?从指甲油到晚霜,全是是从‘犯了稀’国定制的!知道吗?定制!那是经过医生专家针对我的皮肤特点进行的特殊配方!”

    有人在旁边帮腔:“就是就是。我们这个层次的人,岂能随便用你这杂牌子?抹坏了我们的皮肤,你赔得起?”

    “就是,当了裤子你也赔不起!”

    “哼!”胖妇人哼了一声,把瓶子重重地扔到了茶几上,回到座位上坐下。

    “对了,我问你,你买产品保险了吗?弄不好把面相破了,小伙子,你赔得起吗?”一个年轻的少妇酸气十足地道。

    “说是千年神鹿茸,怎么听着有点神乎乎的!哪来的神鹿,还不是养鹿场割下来的血疙瘩?!哼!”

    “鹿茸能镇宫止血,保胎养胎,没听说过能美容的。小伙子,骗人,也要讲究骗的艺术嘛,要有技术含量!”

    这几人你一句我一句,立即形成了一种多米诺骨牌效应,贵妇们纷纷扔下手中的仙葩嫩肤露,回到座位上。

    毒妇舌如蛇!

    张凡不免有些受刺激,坐在那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有点蒙圈了。

    “小伙子,”一个年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很“善心”地劝道,“还是拿着你的东西离开吧。不然的话,有人叫了警察,你就麻烦了。”

    这时,门轻轻开了。

    张凡抬头一看,心中一惊:是欧阳阑珊!

    只见她长腿细腰、耸胸肥臀,披着一只宝蓝色披肩,一身娇娆,迈着自小养成的模特步,款款地走了进来。

    当她的眼光落到张凡身上时,不觉得也是一惊!

    她没想到,在这个场合碰到了张凡。

    他,到这里来干什么?

    这个场合里的女人们,就是一个脂粉堆儿!

    张凡刚要跟她打招呼,却见她装成不认识他的样子。

    张凡忙重新坐下来,有些奇怪,心想:也许,在这个场合,欧阳阑珊不便于让别人知道两人的关系?

    那好,我也装成不认识她。

    欧阳阑珊环顾了一下座位,见贵妇们离张凡远远地坐着,只有张凡左右几个沙发是空着的,便微微一笑,带着一身香气,走到张凡临座,优雅地坐下。

    目光并没有看向张凡,而是把手提包递给随身秘书,跟各位贵妇人轻聊了几句。

    然后,以漫不经心的样子,把眼光落在茶几上。

    贵妇们都撇起嘴:又一个傻冒儿!

    大家都在期待有好戏发生。

    欧阳阑珊伸手拿起一瓶,仔细看了看,轻声问:“请问这位先生,这……”

    “噢,”张凡见欧阳阑珊装模作样,只好强憋住笑,心想:几天前我告诉过你嘛!你装得倒逼真。“欧阳女士,让我来给您介绍一下。这是我公司新开发的嫩肤露,全名仙葩嫩肤露。”

    “这几瓶,是送人的样品吗?”

    “不不,成本太高,不敢送人。我本想在这里把这款神品推介给各位,不过,刚才没有被大家接受。”

    “为什么?产品不好吗?”

    张凡摇了摇头:“产品绝对是祖传秘方。但本产品在宣传方面的工作做得不好,大家无法接受。”

    “噢,”欧阳阑珊一边点头,一边问:“多少钱一瓶?”

    “成本价促销,35万!”张凡道。

    “啊呀,什么原料做的?竟然要天价!”欧阳阑珊惊得小嘴成了红色油亮的o字。

    “狍犴茸!千年狍犴茸。是绝品原料,想必大家都听说过吧。”张凡转向大家。

    “听说过,书上说得挺神的,不过,究竟是否真的能嫩肤——”欧阳阑珊一脸狐疑地问。

    “欧阳女士可以当场试用!”张凡微笑着,忍不住看了几眼她的胸前。

    欧阳阑珊脸色暗暗一红,眼神里也透出一丝甜蜜,冲张凡点点头,轻轻拧开瓶盖,挑皮地眨眨眼,问:“那,我就试一下喽?张先生不心疼吧?”

    “欧阳女士,万万不可。这种东西未经科学验证,若是与皮肤发生反应,后悔来不及了!”胖妇人叫道。

    “欧阳女士,最好别冒险!”年轻少妇冷笑一声。

    欧阳阑珊莞尔一笑,向张凡抛了一个媚眼。

    “可以试一试嘛。”张凡鼓励道。

    欧阳阑珊尖起手指,轻轻沾了一点瓶里面的露汁。

    “别往脸上抹,小心毁了容!”有人劝阻道。

    欧阳阑珊赞同地点点头,然后把露汁涂在自己的手背上。

    “欧阳女士,十五分钟后见效。”张凡道。

    “好,我倒要见证一下张先生所说的奇迹。”

    欧阳阑珊又是冲张凡轻轻瞟了一眼。

    接下来,大家又闲聊了一会。

    约摸过了十五分钟,欧阳阑珊抬手一看,不禁愣了一下,尖叫一声,连忙把手背捂住,脸上十分紧张,盯住了张凡。

    “怎么了?欧阳女士,皮肤烧坏了吧!”胖妇人幸灾乐祸,启齿一笑。

    “快去洗手间使劲冲洗,也许还有救!”年轻少妇提醒道,嘴角却掩饰不住笑意!

    所有妇人都兴奋起来,把眼光投向张凡。

    “小伙子,惹祸了吧!”一个气质不凡的中年妇人道,“快去向欧阳女士道歉,也许她会放过你!”

    “哼,即便欧阳女士放过他,门家庆门总也未必放得过他!”

    “唉,可怜,低层人士,穷疯了,发财心切,这下撞南墙上了!”

    “呵呵呵……”

    欧阳阑珊媚眼如电,紧紧地盯着张凡,许久,忽然回过头来,冲秘书轻轻道:“来,把这些瓶子都装起来!”

    秘书应了一声,走上前,三下五除二,把茶几上的五只瓶子全部装进提包里。

    “对,欧阳女士做得对。要想控告他,得留下证据!”胖妇人道。

    “其实,我们这些人也都愿意给欧阳女士当人证。”

    “马上叫警察来!”

    这群妇人如狼闻到了血腥。

    “张先生,你今天带来了几瓶?”

    欧阳阑珊根本不理睬她们,探身向张凡问。

    “就带来五瓶样品,没有更多!”张凡双手一摊,已经明白欧阳阑珊要干什么了。

    欧阳阑珊回身冲秘书道:“开支票,175万!”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