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389章积善益气

    沈茹冰偷偷瞟着张凡,抿着嘴,强忍不笑,假装喝茶,不看张凡。闪舞小说网www

    张凡也是斜眼看着沈茹冰,心里在琢磨着怎么把冰美人哄高兴。

    想起车里还有红苹果,便起身去门外,从后备箱里拿来一只大红苹果,也不说话,在洗手池洗干净了,细细地削了皮,送到沈茹冰面前:“给!”

    沈茹冰心里的气早就消了,却仍然要绷住架子,把苹果一推:“爱吃你自己吃!我怕酸倒牙!”

    张凡微微一笑,用水果刀削下来一小片,尖起手指捏着,送到她嘴边:“甜!”

    沈茹冰把头歪一歪,躲过苹果片儿。

    张凡把苹果片儿向前一伸,塞到她双唇之内:“婴儿吗?非得人家喂才肯吃?”

    沈茹冰舌尖已经品尝到了苹果的甘甜,忍不住轻启玉齿,把苹果片咬住,嚼了嚼,满嘴蜜!

    张凡把苹果递到她手里:“快吃吧,看把你累坏了!”

    沈茹冰轻轻白了他一眼,接过苹果,大口咬起来。

    “我今天看了六十多个病人,你知道吗?差点累死!”

    沈茹冰一脸娇嗔,表面是在报怨劳累,实质是在向张凡表功!

    “我的大冰姐,你辛苦了!”张凡笑道,给她作了一个辑。

    “知道我辛苦,以后怎么办?”

    “以后抽时间多来,帮你坐诊!”张凡笑嘻嘻地表决心。

    “哼,光说不算,要看你的实际行动。这次就原谅你,以后再犯错误,我就把我自己开除出素望堂……”

    “冰姐不能走!”

    “哼,不想我离开的话……来,给我按摩一下肩,我这全身都酸疼!”

    张凡一听,话里有话:既然要我按摩肩,为啥说“全身”都疼?

    想到这,微微一笑,弯下身子,拦腰将她抱起来,走向内室。www

    “你要干什么?”沈茹冰紧紧地勾住张凡脖子,含羞问道。

    张凡闻得见她红唇之内吐出的如兰口气,身上也是有些不自觉地冲动,极力保持镇定,轻轻把她放在床上。

    沈茹冰没有挣扎,非常驯服地听凭张凡帮她去了外衣,从头到脚,进行按摩……

    小妙手轻柔如水,轻重有度,忽如蜻蜓点水,微痒惊心;忽如小溪流泉,顺势而下……

    沈茹冰也真是累极,随着张凡的按摩,渐渐进入梦乡……

    看着沈茹冰睡着了,张凡也停下手,坐下来,借美人身旁,修炼几个古元炼程。

    炼着炼着,不知不觉也睡着了。

    晚上十点钟左右,张凡被手机铃声惊醒。

    一看,正是欧阳阑珊打来了。

    沈茹冰还在沉睡,他轻轻站起来,给她盖了条毯子,便离开素望堂,打出租前去夜光酒店。

    敲开房间。

    欧阳阑珊只穿了一件轻薄的睡衣,全身几乎半透明,把少妇风情展现无遗!

    张凡因为受街头遇女巫的影响,心中并不是十分快乐,因此欣赏美女的心情大大降低。

    欧阳阑丽从张凡的眼神里看到他心情不是特别好,便问:“遇到不顺心的事了吗?”

    “有点事,不过没关系。www”张凡敷衍道。

    欧阳阑珊见张凡不愿说,也不深问,领着他,径直走到孩子身边。

    “我儿子白天在游乐园玩了半天,很累,这会儿睡得很实,你可以大胆开始吧。”

    欧阳阑珊指着熟睡的儿子道。

    张凡点点头,轻轻坐到孩子床边。

    孩子睡着,但眼皮不停地动。

    为了防止过程中孩子突然醒来,张凡征求了欧阳阑珊的意见,轻轻点了孩子的睡穴。

    “可以了。”张凡轻道。

    欧阳阑珊取出一只usb,插入电视机里。

    画面上出现了一张门家庆的脸部特写照片。

    张凡端祥了一会照片,与小公子脸部进行仔细对比,发现小公子的颧骨微微地高出一些。

    如果这个特征发展下去,门家庆很快就会发现小公子与他不相像。

    “把颧骨这里修复一下吧。”张凡指着门家庆的照片说。

    欧阳阑珊两边看了一会,连连点头称是。

    张凡闭上双目,运起古元真气。

    立时,他头上微微地蒸发出一圈圈的气体,有如金钟罩一般,在灯光下白雾一层。并且这层罩子还在随他运气而不断扩大……

    同时,古元真气运于小妙手掌心,掌心真气溢散,慢慢附压在小公子颧骨之上……

    轻轻地揉一圈。

    汹涌的真气连同小妙手化解细胞的神奇功效共同作用,细观粒子在真气气场中剧烈变化,分子结构随即改变,颧骨突出部分渐渐平复下去……

    五分钟过去了。

    张凡脸上冒出细汗,终于长长地叹口气,道:“可以了。”

    慢慢松开手。

    两人把眼光投在小公子脸上。

    只见小公子的颧骨已经平了许多,虽然不细看是看不出来的,但对比修复之前的照片,却有相当大的改观。

    欧阳阑珊不断地点头称赞道:“正好,恰到好处,改变得不多也不少,门家庆不会注意到这点微弱的变化的!”

    因为耗费了过多真气,张凡有些疲劳,便要告辞回去睡觉。

    欧阳阑珊却是事先已经把隔壁的房间订下来了,便请张凡过去休息。

    张凡也真是困了,也没推却,直接进了房间,倒头便睡。

    一觉睡醒,看看窗外黑黑的夜色,抬腕一看,是凌晨一点多钟。

    虽然过了子夜炼功的时辰,但此前消耗了太多的真气,张凡觉得应该再炼几个炼程补充补充,于是坐起来开炼。

    一个小时过后,张凡渐渐感到奇怪,这次跟上次给黄省长运气治病不一样,虽然消耗了真气,可是随着几个炼程下来,体内真气不但完全补回,而且增气养气比以往更充分了。

    这正是师父如云道长所说的那样:救人苦痛,积善所耗之气,古元阴阳秘术在炼程之中自有补救增益之玄妙,积善所耗之气越多,当天夜里炼程增益的就越多。

    因此,积善行德原本就是一个非常好的炼气途径。

    张凡慢慢收了功法,只觉得浑身真气荡漾,充盈饱满,周身古元真气形成的气场,越来越强烈。

    他想试试真气的效果,便以手指指向桌上台历。

    台历如遇有鬼一般,立时自动哗哗翻页。

    啊!

    效果太明显了!

    此前,张凡从未能够达到隔空发气的境界!

    一激动,轻轻下地,沿着房间到处走一圈。

    同时,双掌运气如风。

    所过之处,衣架上的毛巾被真气所搅动,飘动起来!

    古元真气如此浓厚!

    看来,师父所讲的“玄钟罩”快要形成闭合了!

    一阵欣喜,几乎不能自制:玄钟罩形成之后,运气之时,全身被无形真气严密罩住,即使迎面飞来暗器,也会拐弯的!

    趁热打铁,再炼!

    想到这里,重新坐到床上。

    又炼了六六三十六个炼程,直到天蒙蒙亮才结束。

    收拾一下,也没跟欧阳阑珊道别,便悄悄离开夜光酒店。

    回江清的一路上,心里还是难以忘掉老巫婆的事。

    越想越觉得放不下心来,必须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

    路过江清县城时,便把车开去了钱亮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