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391章仁慈的脸

    那个公司的人事科长与弟弟接触几回,说弟弟将来必有大成,弟弟初出茅庐,不谙世事深浅,又因为这个科长是自己即将就职的公司科长,弟弟有意结交,几顿酒下来,两人成了好朋友。

    不料这科长竟然是个瘾君子,他递给弟弟的香烟里,事先掺了毒品,弟弟吸了几回之后就上瘾了。

    然后,学也不上了,期末考试也不参加了,整天以各种理由向姐姐要钱,偷偷拿去买毒品。

    当包媛得知事实真相时,非常愤怒,带着丈夫和几个工友去找那个科长算账,却被那个科长的手下十几个保镖给打了。

    丈夫受了内伤,回来后在床上躺了一个月,死不瞑目地走了。

    看见自己把姐姐一家给害苦了,弟弟下决心戒毒。

    这时,天雄戒毒院派人找我,说他们那里的价格比公家办的戒毒所价格便宜好多,基本是慈善性质的戒毒院,而且戒毒效果相当好。

    包媛信以为真,便把弟弟送了进去。

    不料,弟弟进去之后,毒瘾不但没有戒掉,反而越来越厉害,有好几次在戒毒室差点撞墙而死。

    包媛几次想把弟弟接出来,但戒毒院要求把欠的费用交清才放弟弟出院。

    为了救弟弟出来,包媛不惜去洗浴中心当按摩女,把挣的血汗钱源源不断地送到了戒毒院……

    张凡听完,怒从心头起,脸都涨红了,“听着这戒毒院,像是黑射会在绑架!人质!”

    “是的,有戒毒人员的家属偷偷告诉过我,这家戒毒院有黑背景”

    “什么背景?你知道吗?”张凡厉声问道。www

    包媛摇了摇头,“那人没说,只说这个背景手眼通天,在江清市没谁能动得了!”

    张凡想了想,忽然有所悟:这事也许从最开始就是一个圈套!

    是否,那个公司的人事科长和戒毒院是一伙的?

    去,如果真是那样,这个钱可赚得太多了,也太黑了!

    “你弟弟应聘的哪个公司?”

    “是叫……叫,天什么的……”包媛回忆不起来了。

    “天际吧?”

    “对对对,是叫天际集团。是天际集团下属一个酒店集团,我手机上有……”包媛说着,打开手机,找了一会,“叫天际由氏旅游有限公司。”

    由氏!又是由氏!

    由英父子,你们能不能别太坏呀!

    坏得没底线了!

    张凡哼了一声:“那个人事科长姓什么?叫什么?”

    “叫由鹏生……”

    不过,包媛话一出口,便后悔地道:“张总,你可不要去替我出头呀,我们斗不过人家,弄不好把你也牵扯进去了。闪舞小说网www”

    张凡微微一笑:“你放心,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

    包媛斜眼看着张凡的侧影,不由得一阵阵感动:这样的好人,世上不多了。

    想着想着,轻轻伸出手,搭在张凡的腿上,泪水涟涟地流了出来:“张总,你对我这么好,让我心里太过意不去了,我也没办法报答你!”

    说着,香肩耸动,呜咽起来。

    张凡也动了感情,把手放在她柔软的手背上,轻轻抚摁了几下,安慰道:“包媛,你不要这么客气,遇见这种事,我怎么能眼瞅着而不帮一把?”

    “从心里谢谢你。有你,我觉得什么也不怕了。”包媛说着,把头轻轻斜倚过来,靠在张凡肩头,微微地闭上了眼睛。

    张凡一手握方向盘,腾出一只手来,轻轻地拥了她一下,让她靠得更近些,深沉地道:“痛苦的日子过去了,今后,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包媛轻轻点头,一阵阵爱意、暖意袭上心头。

    正在这时,车已经到了戒毒院大门口了。

    张凡抬头一看,只见大门上挂着“天雄戒毒院”的大牌子,显得十分庄严肃穆,乍一看,给人一种敬畏感。

    殊不知,这座大院里,每天上演着多少罪恶的悲剧!

    鸡杂狗碎,往往都借道貌岸然来掩饰自己!

    大门门卫室有四个保安把守,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见张凡的大奔停在门外,知道又是一个送钱的大款上钩了,便急忙打开门让进去。

    下了车,在一个保安的引导下,张凡和包媛来到院长办公室。

    院长戴副眼镜,相貌堂堂,方面大耳,细长的眼睛在眼镜后面显得十分慈祥。

    他看张凡和包媛一起来的,而且保安从门卫室已经打来电话,说是一辆大奔来了,他便以为张凡是来替包媛交费的,声音里透着无比的温暖:“先生您好,您是来看望包成的吗?”

    “嗯。”张凡大跌眼镜!

    奇怪!

    世界真搞怪:这样和善亲切的面孔之下,怎么可能包藏一颗犯罪的心?

    “请坐,请坐,先生贵姓?在哪里发财?”

    院长一边说,一边使个眼色。

    一个美女秘书款款地走上前,给张凡倒了一杯热茶,犹豫了一下,又给包媛也倒了一杯。

    “自由职业!”

    张凡笑了笑,四处打量一下。

    前几天在夜光酒店给欧阳阑珊的儿子易容,积善而使得自身的古元真气趋于圆满,从而感知周围气场的能力又是大有增强。

    此刻,他已经微微地感到这个办公室乃至整个戒毒院,到处充满着一层层毒气、恶气、病气和杀气!

    而在院长的甜美微笑背后,张凡已经透视到他瞳子里那隐藏的奸气!

    院长仍然面带和蔼的微笑,谦卑地弯着腰,在张凡对面坐下,把一支香烟敲出来,递向张凡:“先生吸烟么?”

    张凡怀疑地看着香烟,害怕里面有毒品,便挥了挥手,一脸牛逼地道:“没这雅好!”

    院长有几分尴尬地收回香烟,叨在自己嘴里,站在身后的美女秘书便打着了火给他点上。

    “先生,需要我介绍一下包成的病程吗?”

    院长很没修养地吐了一口烟,那烟雾没礼貌地冲张凡和包媛而来。

    这一吐,立刻暴露出他假文雅、没家庭教养的本相来了。

    “咳……”包媛闻不得烟味,立刻咳了起来。

    “说吧。”张凡仍然一副大老板的样子,却暗暗地运起玄钟罩来。

    玄钟罩虽然没有完全炼成,尚有缺口没有闭合,但是用来驱散飞过来的烟雾,却是绰绰有余了。

    无形的真气场,顿时罩住张凡周身,同时把紧挨在身边的包媛也罩在里面,使她不受烟雾的影响。

    那烟雾迅速被从包媛面前驱走,飞到玄钟罩外部,慢慢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