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393章恶有恶报

    男护士肩膀上立时不对劲,犹如一座山,整个压在上面。

    “咔咔——”

    声音令人心悸,是骨头在皮肉里碎裂发出的声响,好似筷子被折断的声音。

    男护士身子一歪,双腿难撑,“扑通”,跪了下去。

    半边身子麻木,一动不能动。

    “来人哪,来人哪!”男护士冲房间外大喊。

    随着喊声,两个男护士从外面冲了进来。

    见男护士跪在地上,两个也不问话,操起手中的电棍,劈头盖脑向张凡砸了下来。

    张凡抬手一挡。

    “当当当……”

    两只电棍飞出去,落在地上。

    然后轻轻一个鸳鸯腿,脚尖点去!

    两个男护士腿间中招!

    “妈呀!”

    “哎呦,好狠!”

    两人惨叫连连,一头栽倒地上,身子卷曲,双手紧紧捂裆,脸上现出极度痛苦,却再也站不起来了。

    张凡并不解气,抡起巴掌,一掌打在男护士的脸上!

    这小子正在跪着,被这一掌打倒,身子如球一般,滚滚滚,滚到墙角去了!

    “崩!”头部重重地撞在墙上,脖子一歪,昏死过去。

    干废了三个坏蛋,张凡稍解心头之恨,轻轻地把包成扶起来。

    “来,小成,我背你出院!”

    包成感激地看着张凡,也不说话,双手搭在张凡肩上。

    张凡背着他站起来的时候,眼泪又差点流了出来:太轻了,太轻了,这点点体重,估计不到七十斤!

    可见,包成在这里受到的是什么样的非人折磨!

    这哪里是戒毒,这分明是把人抓来当人质,然后让家属不断地拿钱来赎!

    即使绑架,也没有这么恶劣的!

    张凡一步一步,沉稳而坚实的步子,向走廊走去。

    而包媛跟在他身后,担心地问:“张总,他们大门口的保安会不会拦?”

    “拦我?呵呵。”

    “他们会报警吗?”

    张凡轻轻一笑:“别怕,哪有绑匪自己报警的?我手上有他们的罪证,他们最怕见警察了。”

    说着,走出大楼,径直向戒毒院大门走来。

    得到消息的保安,已经排成两排,守在门边,严阵以待。

    院长已经来了,站在保安前面。

    难得他如此“涵养”,从监视室已经看到了三个手下被打,他仍旧是面带微笑,颇有一种大将临阵前“闲庭信步”的自信。

    他有足够的理由“自信”因为他已经报警,分局警车正在风驰电掣般地往这里赶。

    即使警察不能及时赶到,他手下还有五十名保安保镖呢!这些保安平时每日以戒毒病人为靶子练手,个个凶残异常。

    “呵呵,张先生,怎么不打声招呼,就背人出院?”院长上前两步,亲切地问道。

    张凡强忍住怒火,平静地道:“院长,人快死了,我背去医院抢救。”

    “这里就是医院!戒毒兼医院,何必舍近求远呢?”

    院长说着,肩膀一耸。

    这是一个信号。

    众保安齐步向前,电棍如林,杀机四伏,仿佛要在一秒钟内灭了张凡。

    “院长,我14万元已经交了,并不欠院里费用,院长为何不让我们出院?”包媛大声道。

    “本院本着为病人负责到底的人道主义精神,毒瘾不戒掉,不建议出院!”

    “要是我一定要出院呢?”张凡嘴角可怕地一挑。

    “哈哈,张先生,我虽不知你的背景来历,但看你也不像个一般人。你应该清楚,戒毒所里死几个人,并不是稀奇的事,连警察局都不立案,因为有人死了,那一定是有人毒瘾发作自己撞墙死的,与我们院里无关!另外,要还要特别提醒你,病人家属来院内探视,有时是会被病人打死的!”

    院长这话的意思是:我可以把你姓张的打死,然后栽赃到戒毒者身上!

    “既然院长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我只有两个字相告了。”张凡压抑着说。

    “请讲!别说两个字,两百个字也可以。”

    “滚——开!”

    张凡沉声道。

    “哈哈哈哈,戒毒院是正府批准的医疗机构,受法律保护。我们有规章制度,岂是你一介刁民随便进出的地方?姓张的,放明白点,把人放下,把衣袋里的东西交出来!”

    院长刚才已经从病房的录像中看到,张凡抢夺了护士手里的针管!

    那针管里,可是实打实的足量海洛因哪?

    一个戒毒院,不但不给病人戒毒,反而给病人注射足量的海洛因,罪行巨大!

    不把这个证据抢回来,可能要坏大事!

    “拿出来吧!”院长伸出手来,“不然的话,你马上就成肉饼!”

    院长威胁着。

    张向前迈了一小步,手伸到衣袋里,似是要取针管,却突然飞起一脚!

    当胸一踹!

    这一脚,带着仇恨,格外凌厉!

    如巨锤锤在院长胸口!

    肋骨一排排断裂的声音!

    内脏被挤压变形的声音!

    血流在胸腔里散开的声音!

    “扑!”

    院长脖子一伸,腮帮子一鼓,一口红红的鲜血,如水柱喷出口来。

    两米开外,地面上盛开了一朵血红的花!

    下巴上、脖子里、衣服上,淌满鲜血。

    院长眼光失神,望了张凡一眼,手捂胸口,慢慢地倒了下去。

    “啊,敢打院长!”

    “胆肥了!”

    “搞死他!”

    众保安乱叫起来,挥棍向前。

    这些保安,能在这里吃饭的,基本没有好人!

    好人不会在这里干的!

    因为这里天天都发生着丧尽天良的勾当!

    起码,这些保安是甘心做院长的帮凶来残害病人和家属!

    张凡后退一步,道:“包媛,你扶住弟弟,我来收拾他们。”

    包媛忙从张凡背上把弟弟扶下来站住。

    就在这个短暂的时间里,几十支电棍已经劈头盖脑地砸了下来。

    “找死!”

    张凡骂了一句,原地起风,小妙手在空中划了一个圆圈……

    然后,满天飞舞一截截的断棍!

    众保安定睛一看:手里剩下的,全是半截电棍!

    那一半,都飞落在地上了。

    保安们心胆俱裂,情知不逃就没命,转身向四外跑去。

    张凡身形如鹰,扑上前去,左右运掌,真气如虹!

    众保安如割稻草一般,纷纷倒地。

    捂肚子尖叫的,闭眼打滚儿的,断手指的,断胳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