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396章豪华办公室

    “这个月……月信来没?”张凡伸手碰了一下有关部位,问道。

    “没来呢,晚了五天了。”涵花淡漠地回答。

    “那快测一测呀!”张凡兴奋起来,好似涵花肚子里真有个大宝贝儿子似地。

    “用得着你提醒吧?我今天早晨起床后就用排卵试纸测了。”

    “什么结果?”

    “哼,小队长,一道杠!”涵花沮丧地一抹脸,眼圈红了。

    张凡内心悻悻地,嘴上却装成不在意,安慰道:“别急,夫妻结婚两年内不怀孕的,都属正常,只要我们努力工作,慢慢就会怀上的。现在咱们有钱了,你好好享受享受生活,周末我领你去天际商场买东西。”

    “算了算了,我可没那爱好!”

    “那你爱好什么?说,只要说出来,我保准满足你。”

    涵花眼睛一闪一闪地,情意如水,忽然轻轻依偎到张凡怀里:“我说了,你可不准笑话我!”

    “老夫老妻了,哪里笑话!”

    “我……我最大的爱好,就是晚上关了灯,和你躺在床上聊天!”

    涵花说完,已经是绯红脸蛋了。

    张凡看着这迷人的娇妻,不禁一阵喜爱一阵疼,忙把她紧紧拥住,一边抚着,一边内疚地想起了周韵竹、乐果西施、韩淑云……要是被涵花知道了那些事,她会不会伤透了心!

    第二天上午,张凡带着涵花前往江清城。

    昨天晚上张凡已经把涵花说服,她终于答应下来。

    两人在商场逛了半天,毕竟涵花不舍得花钱,最后只买了两套时装。

    因为邹方那边下午有会议,所以,从商场出来后,张凡便把涵花送到爱凡养老院和林巧蒙玩,他自己开车去了警察局第一分局。

    为了不引起非议,张凡按照邹方在电话里嘱咐的那样,把大奔停在分局附近的停车场,自己徒步走过来。

    大楼门卫是个红脸膛的老头,正在门卫室里拿着放大镜看报纸,张凡轻声叫了三声,他才把放大镜放下,抬头打量张凡一下,见张凡不像当官的样子,便有几分不屑,三角眼一瞪:“找谁?”

    “找邹方局长!”

    “她不在,去市里开会了。”

    老头把放大镜翻个个,扔在桌子上,骂骂咧咧:“机八一天到晚,上访的、申冤的多的是,要是每个人都要局长接待,不把局长累死!”

    “我刚刚跟她通过电话!她约我过来。”张凡认真地解释。

    “哈哈哈,你刚刚跟她通过电话?别跟我来这套了!我在这做保卫工作几十年了,见得多了!每个坏人都这么说。”

    “我真的打过电话!”

    “快走快走,别在这胡闹!这可是警察局!”老头威胁道。

    “你不信的话,你给她打电话问一下不就清楚了?”

    “我是谁?局长是谁?我有资格给局长打电话?小子,你穷糊涂了吧?你要再不滚蛋的话,我……”

    “你可以住嘴了!”

    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

    张凡回头一看,邹方满脸含笑,大步冲张凡迎过来。

    原来,邹方从楼上窗子里看见张凡进楼,等了半天却不见他上楼,情知是被门卫给刁难了,便下来接张凡。

    老头一见是局长,屁颠屁颠地跑出门卫室,笑眯眯地道:“邹局,是您哪……这位张先生是您的客人哪。”

    邹方柳眉一瞪:“难道,不是我的客人,你就可以随便刁难吗?门卫是警察局的窗口,关系着警察局的形象。你如果不打算干的话,去财务把工资结了,立马走人!”

    老头脸色大变,身子矮了半截,哭丧着脸,“邹局,邹局,是我的错,是我老糊涂了,是我眼瞎了!”

    “既然眼瞎了,就不要带病坚持工作!回家修养吧,从明天开始就不要来上班了。”邹方说着,伸手挽过张凡的胳膊,转身便走。

    老头一个鼠窜,冲过去,跪倒在张凡面前哀求:“张先生,请您行行好,让邹局饶了我吧!”

    张凡抬腿把他踢开一些,心想这老头除了装装逼,也没别的太坏的地方,大公司大单位的门卫都是这德行,也不是他一个,可以原谅,便笑着对邹方说:“老家伙已经悔过了,就别砸他饭碗了吧?”

    邹方哼了一声,指着老头教训:“记住,你是警察局看门的狗,不是咬人的狗!不准看人下菜碟!要为人民服务,对来访的群众一视同仁!”

    “是是,我记住了,我记住了。”老头鸡啄米一样点着头,退了回去。

    第一次被警花挽着胳膊,张凡颇觉不自然,身子挺得板板地,生怕不小心碰到了警服下那傲人的山峰。

    邹方也看出了张凡的紧张,便把手松开,推了他一下,笑道:“小张,别怕,我难道会吃了你?”

    两人进到邹方办公室,邹方随手闩了门,忙着给张凡让座倒茶。

    真特么阔气!

    比起我那天健公司来,简直就是碾压的优势!

    “小张,”邹方坐在张凡身边,含笑问道,“怎么样?看我这办公室,有一种**感?”

    “不,只有仰视感。”

    张凡一边说,一边祭出神识瞳,四处环顾一番。

    没有察觉任何鬼气、盅气或衰气。

    有些纳闷儿。

    “到休息室看看吧?”邹方问。

    “休息室在哪?”

    邹方站起来,走到墙边,一摁电钮。

    只见一面书柜慢慢地从中间打开,里面是一道门。

    张凡随邹方走进去。里面是一个十几平米的休息,有沙发,有冰箱,有一张单人床,特别像星级宾馆的单人间。

    张凡又是四处查看一遍,仍然没有发现疑点。

    “你每天都在这里休息?”

    邹方往床上一斜,看着张凡,慢悠悠地道:“我有个睡午觉的习惯,午饭后总要在这床上眯一觉。”

    “有多少年了?”

    “五、六年了。我提副局以后一直在这。”

    “这个房间除了你,还有别人来过吗?”

    邹方一听,脸上微微有些不满,道:“你想多了!”

    “是你想多了。哈,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问,有没有人进过这个房间?”

    邹方托腮想了想,忽然道:“对了,想起来了,有个老太太进来过。”

    “老太太?你细讲一下。”

    “那是我刚升副局吧,有一天,片警抓来一个巫术行骗的老太太,我审问她的时候,她突然昏了过去。我把她弄到这床上,后来救护车来了,才把她带走。”

    张凡微微一笑,心中已经有几分把握,打开手机,翻出一张照片:“是这个人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