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399章犬侄不更事

    吴局长是个惧内的模范,夫人发下命令,立即执行,马上在大饭店安排了一桌。

    张凡和邹方赶到时,吴局长已经坐在那里等候了。

    看见老婆一脸喜气,吴局情知有门儿,但老婆不说话,他也不敢贸然去问,憋了好一会,趁邹方去洗手间的空隙,他偷偷问张凡:“搞定了?”

    “搞定!”张凡得意地笑着。

    “到底什么情况?”

    “普通的一件巫事。我在她办公室里搜查到了一件秽物。”

    “秽物?死猫烂狗?”

    “一把巫师的小扫帚。已经没事了,烧掉就好了。”

    张凡按照邹方的嘱咐,轻描淡写地只把扫帚说出来,有意剪辑掉了在分局办公室里发生的大部分精彩片段。

    “那,就是说她……可以受孕了?”

    “这个难说。”张凡笑眯眯地看着吴局长,“地是好地,种子也要强,才能长出庄稼来。吴局你年纪不是很年轻了,估计也是精力稍减,再加上局里工作忙,恐怕有些力不从心吧?”

    “小凡,”吴局长也跟着老婆叫张凡“小凡”了,这样显得亲切,“你真是说到点子上了,我现在的情况不太自信……怎么办,你……弄个壮阳的方子给我?”

    “好。”张凡随手提笔,扯了半张菜谱,写了个方子:“按方抓药,每周一副,应该是有效果的。”

    听见洗手间里有冲水的声音,吴局长忙把方子折叠揣进怀里,小声嘱咐道:“这个,你可不准透露给她。不然她又要取笑我从你这里要求火力援助了。”

    张凡一边点头,一边暗笑:这两口子!真有意思!我得两边瞒!

    而此时,在天际集团总公司董事长办公室里,电影里才有的一幕正在上演:

    由大少跪在地上,耷拉着脑袋,连死的心都有了!

    洗浴中心被打、雇车手撞击张凡不成,这两件事都是他鼓捣出来的,结果一败涂地。

    本来由鹏举极力掩盖消息,不想让卜董事长知道。但纸包不住火,卜董事长已经从网上看到了消息。

    他不由得大怒,把由英、由鹏举和由大少一齐叫到办公室,查问此事。

    由大少知道惹了祸,不敢隐瞒,把两件事交待得干干净净,然后跪在地上等死。

    卜兴田听完,脸上漠无表情,坐在圈椅里,一口接一口地抽烟,慢慢地吐烟圈。

    由英明白,卜兴田生气时,就是这个样子。

    想了一想,他慢慢凑过去,小声道:“董事长,犬侄不更事,给天际丢了脸,我身为副董事长,难脱其责,只有听您处置!”

    “啪!”卜董事长重重地拍在桌子上,挺身站起来,脸上怒气冲冲,咬牙切齿,仿佛连耳朵都在跳动:“老由呀老由,你搞什么搞呀!你的那些由姓子侄,一个个地被你搬到天际来,破格提拔,我没有说什么。可是,他们哪有一个成气的?除了给天际丢人现眼,还能不干点正事?”

    由英第一次见卜兴田发这么大火,吓得脸色纸一样白,双手发抖,膝盖打弯,扶住办公桌才没有跪倒:“董事长,我错了,我回去一定严加管教,保证他们不再出事。”

    “要知道,形象,天际的社会形象!没有良好的社会形象,我们的商业怎么会运转下去!谁敢跟我们做生意?!这个道理,你,还有你的儿子,你的侄子,难道不懂吗?”

    卜兴田手指由英鼻尖,两眼冒火。

    “以前不懂,董事长这一教训,我懂了,我懂了。”

    由英低下头,双腿筛糠打战。

    他最清楚卜兴田的为人,惹烦了卜兴田,死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自从由氏和天际合并以来,由英明里暗里发展自己的势力,把好多亲朋友故旧弄到天际里来任职,这一点已经引起了卜兴田的警惕。如今由英的侄子又捅出这么大的漏子,卜兴田能不发怒?

    “老由,从今天起,我收回你的副董事长招聘人员的权力。对于你已经招聘进天际的那些亲朋故旧,我要派人事部进行复查清理,有能力的,该提薪提职的提,没能力的,别怪我不客气,叫他们统统给我滚出天际!我不想在我的帝国里有害群之马!”

    完了,这是动真格的!

    由英内心一阵恐惧。

    当时,因为由氏与孟三的康乐公司缠斗,被孟三搞得差点倒闭,不得己之际,才投靠天际这棵大树,本想在天际的庇护下把羽毛长丰满再脱离出来单干,没想到自己那些亲朋这么不争气!

    “由五!”由英指着由大少的鼻子,“给我听好,要想在天际混碗饭吃,以后必须听鹏举的指挥,不得擅自行动。若是再闹出类似事件,我打断你的腿把你撵回农村去!”

    由大少吓得把头伏在地上,一声不敢吭。

    由英转身凑过去,一脸谦卑的笑:“董事长,由五这个人,是我亲侄,您看看,就赏他在天际吃碗饭吧?”

    卜兴田哼了一声:“你由董事长发话了,我还能说什么?”

    “不不,这天际,您卜董事长是掌舵人,我只是您的跟班,您的学生。”

    “行行行行,别跟我来这套吹拍了!我问你,戒毒院那个院长,在里面怎么样?出卖天际了吗?”卜兴田斜眼一剜,恶狠狠地问。

    由英嘻嘻一笑,给卜兴田点着香烟,“董事长,这个院长表现不错,他没交待任何人,把贩毒、残害戒毒人员的事情全都自己揽了!”

    卜兴田冷笑一声:“你意思是说,你选的人,很‘坚强’喽?”

    “董事长……”

    “要知道,现在只是警察局预审。法律程序还长着呢!要是到了检察院提起公诉阶段,你难道能保证他不翻供?要知道,那个被救出去的包成,可是跟张凡有些不清不白的关系。张凡的背景有多深,你不是不清楚。”

    由英脸部扭曲,眼神极为邪恶,从牙根里慢慢地挤出话来:“戒毒院院长的老婆和女儿全掌握在我的手里。我已经派内线去羁押所给他传话了:他若是供出半个幕后人名,他老婆和女儿就会……”

    由英手往下一劈!

    狠狠地劈在桌子上,随即“哎呦”一声,差点把手骨砸断。

    卜兴田看了由英一眼,鄙夷地一皱眉,随即沉声问道:“你以为戒毒院院长不开口就没事了?那个勾引包成的人,早晚会被警察盯上的!这点,你有什么措施吗?”

    由英吸着气,揉着手掌,陪着笑:“董事长,这个由鹏生是我由氏旅游公司的人事科长,跟我干十几年了,人很可靠,不会出问题的。”

    “笑话!”卜兴田冷冷地道,“警察局审讯室里那一套程序下来,就是铁人也化了!你凭什么保证他不会出问题?你懂吗,只要那个科长口一松,拔出萝卜带出泥,你,我,还有你的儿子,一个都跑不了!全得去吃花生米!”

    由英一听,也顿时恐惧无比:“董事长,你看,这个窟窿怎么补?”

    “我看,还是趁警察局没有找由鹏生,你给他笔钱,叫他远走高飞,永远也不要露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