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01章半成利润

    好大一阵子,周韵竹才从迷乱中清醒过来,伸手理好领口,掏出小镜子重新抹了口红和眉线,骂道:“讨厌,把人家妆都给搞掉了。”

    骂归骂,这一番充电,令她脸上洋溢着喜悦和满足,在张凡的注视下,开始审查那几份合同,精神头相当足。

    “你看你看,这就是花魁事先邮过来的合作协议,”周韵竹把一份合同递过来,“这哪里是合作,简直是强盗!看看这里写的……花魁分八成利润,我们天健分二成!他们以为他们是天爷?”

    张凡笑着接过来细看。

    正在这时,有人轻轻敲门。

    张凡过去开门,见门外站着那个女秘书,她身后竟然是焦松。

    秘书探头道:“周总,刚才孟市长秘书打来电话,说花魁的老总要求尽快与我们天健敲定合同,所以……”

    焦松没等有人请他,一步跨了进来,昂首挺胸,一脸倨傲地看着张凡和周韵竹:“你们江清市的孟市长亲自安排我和天健谈合同的事,孟市长指示,花魁的销售代表,要一切优先,明白了吗?”

    张凡和周韵竹互相看了一眼,都是微微一笑。

    市长那边有指示,周韵竹当然不好拒绝。

    “既然如此,那请坐吧。我和张总刚才正在研究你们花魁的协议书。”

    “怎么样?研究的结果如何?行的话,马上签字,优先给我们花魁发货。”焦松跷起二郎腿,掏出一只香烟,把脖子一扬,靠在沙发背上,吞云吐雾起来。

    “焦总一厢情愿了。你们合同里写的分成比例,我们天健根本不能接受!”

    “不接受也得接受,我们花魁从来不跟别人讲价钱!我们定的分成比例,你们必须执行,而且要认真执行!”

    焦松十分倨傲,好像对面坐着的周韵竹是一个叫花子。

    “拿走你的协议!”

    周韵竹把那纸合同往焦松身上一甩,转身回到自己座位上。

    焦松本以为有孟市长打招呼,这回周韵竹对自己会像爷一样招待,没想到当头被打了一棒。

    “不识抬举的女人!”他一下子跳起来,冲向周韵竹,把拳手在周韵竹办公桌上砸得山响:“我警告你,我可是代表花魁!花魁,全国销量第二!没有我们的经销,任何产品都会压在仓库里发霉烂掉!”

    突然,一只手压在了他的肩头。

    回头一看,张凡面带冷笑地盯着他。

    他伸手去扳张凡的手,却没有扳动。

    那只手如钢铁一般,慢慢地向下施加压力!

    焦松扛不住了,双腿抖动,慢慢弯了下去,最后扑通跪在地上!

    而他的下巴,正好被张凡的手卡在办公桌的边缘!

    一动也不能动,只露脑袋在办公桌上面,样子相当诡异!

    “作为一个销售经理,姓焦的,你难道没有学会基本的礼貌吗?”张凡把他的脑袋用力在桌子边缘上晃动。

    焦松对周韵竹如此无礼,张凡是实在忍不住了,才出手的。

    “姓张的,你是什么人?我是受孟市长委托,来跟天健谈生意的!是孟市长!”

    “孟市长,他当然很牛。不过,你却是个狗一样的小经理!”张凡轻蔑地道。

    “你……你们这是在浪费机会!”焦松仍然不服地道。

    “呵呵,我们浪费的是狗屎机会!赶快滚开,我们天健可以跟花魁合作,但不会通过你这种没修养的小人来达成合作!”张凡把他揪起来,往外一搡。

    焦松眼睛血红,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道:“不可理喻,不可理喻!天下竟然有不跟花魁合作的!”

    走到门口,他感觉脱离了危险距离,回身大声喊道:“你们会后悔的!”

    然而,他还没走到电梯间,就后悔了:

    手机响了,是花魁的老板。

    “小焦,协议搞定没有?”

    “闫总,他们天健不识好歹,竟然不接受我们的条件!”

    “不接受?那我们就让一步嘛!现在天健的产品非常有前途,我们不抢,我们的对手就要抢过去!明白吗?即使有微利,哪怕是5的利,也要干!”

    “好好,闫总,我马上重新跟他们商谈!”

    焦松放下手机,急匆匆地赶回到周韵竹办公室,当当地敲门。

    张凡过去打开门,不禁皱眉道:“怎么又回来了?给脸不要脸?”

    焦松堆下一脸微笑,身子矮下去半截,谄媚地笑着:“张总,是这么回事,我们花魁愿意以最低的折扣经销天健的产品,比如我们只分一成……”

    张凡和周韵竹互相看了一眼,心里都明白:花魁公司就派这种素质的人来谈判,看来公司本身也不怎么样!和这样的公司合作,虽然利润分配有好处,但长远来看,肯定不愉快!

    “一成?你们花魁的身段放得好低呀!”周韵竹一脸的讥讽,哼了一声。

    “就是就是,我们闫总非常赏识天健的产品……”

    “赏识这个词,用错了吧!”张凡冷笑一声,“应该是眼红吧!”

    焦松忙点头恭维道:“张总用词准确!张总,周总,您们看,这协议……”

    “不签!”周韵竹斩钉截铁地道。

    “那么,零点五成?我们只要零点五成!”焦松伸出五个手指。

    张凡把他一推:“白给我们干我们也不稀罕。赶紧给我滚,不然的话我还要打你!”

    周韵竹喊了一声:“来人,把他给我赶出大楼!”

    四个保安喊了一声,冲过来,两个揪胳膊,两个扯腿,直接把焦松抬走了。

    撵走了这个条虫子,周韵竹拉张凡进门,得意地道:“我这销售工作没让你这幕后老板失望吧?客户盈门,咱们可以随意挑选经销商,连花魁都给踢走了!”

    “棒!竹姐真棒!”

    周韵竹把张凡推坐到自己身边的椅子上,情意绵绵地道:“你就在这坐着陪我,看我怎么一个个把经销商搞定。你在我身边,我特有精神。中午和我一起回家吃午饭,然后咱俩睡个午觉……”

    说着,意味深长地看着张凡。

    张凡点点头,刚要说话,手机响了起来。

    一看来电显示,包媛。

    她的声音相当惊慌:“张凡大哥,不好了,我弟弟遭绑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