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03章可疑的花香

    “趁现在还有时间,赶紧吃点东西,我估计绑架的地点不会很近。”张凡道。

    林巧蒙让厨房弄来吃的,三个人边吃边聊。

    大约等了一个小时左右,绑匪终于来电话了。

    绑匪跟包媛说了几句之后,张凡接过手机,大声道:“钱,没问题,但必须保证人质安全。若是人质出半点差错,你们也别想活了。我张凡的手段,想必你们也知道一些。”

    绑匪在电话那边嘿嘿笑了一阵:“张神医,只要你不报警,把钱送到银驼峰下指定地点,我们何必要杀人?我向你保证,一手钱一手人。”

    银驼峰,张凡知道这个地方,小时候跟父亲去那里采蘑菇,离江清市约有六、七十里山路。

    绑匪选择的这个地点果然狡猾,杳无人烟,若是警察跟去的话,肯定被绑匪发现。

    张凡当即叫三虎把越野路虎开过来,同时带上了四豹和七猫八鼠,总共六个人,离开江清,向银驼峰进发。

    汽车在山路上走了两个小时,于下午两点左右,到达银驼峰下。

    这里山势险峻,林木密布,一条大河横亘在山峰下,河面广阔,河水发出哗哗的声音,向下游奔去。

    前面,银驼峰横亘在面前,山路到此结束。

    停下车,几个人下来,四处观察。

    一面靠水,一面靠山,绑匪应该就在山坡上的树林子里躲着呢。

    张凡按照绑匪打来电话的来电显示,把电话打回去。

    去!

    荒山野岭,远离基站,根本没信号。

    一行人正在犹豫,突然,“嗖”地一声,空中划过一道黑影。

    一利箭射了过来。

    张凡一愣,只见那箭深深地扎在沙滩上。

    张凡走过去,把箭拔出来。

    箭杆上面绑着一张字条。

    字条上一歪歪扭扭地写着:“张凡和包媛两人带着钱往山上走,其它人不准靠近!”

    三虎皱了皱眉,思忖道:“张总,我感到有点不对头。”

    “咦?”张凡也是感到有些蹊跷。

    三虎望着银驼峰顶,慢慢地说:“如果绑匪为了钱的话,可以让我们把钱留在这里,他们把人放出来。可现在,他们要求张总和包姐上去……这很不正常!”

    “是呀,张总上去了,有危险。”四豹说。

    “干脆,别机八理会他们,我们几个人冲上去,遇到绑匪,一个个揪掉脑袋,把包成救出来就得了!”七猫急切地跺着脚。

    张凡皱着眉,道:“七猫,照你的办法,包成分分钟掉脑袋!”

    几个人商量着,犹豫了十几分钟,忽然又是一支箭射过来:

    “再不送钱上来的话,第三支箭上,不会绑着字条,会绑着包成的耳朵!”

    绑匪威胁要割包成的耳朵!

    去!太狠毒了。

    而包媛的脸色己煞白如纸了。

    张凡知道,此时也不容得再犹豫了。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我决定带钱上去看看,包媛就不要跟去了。”

    几个队员纷纷抢上前要求同去:“张总,我,我去!”

    包媛说:“还是我和张总一起去吧。如果有什么差池的话,我可以把弟弟替换下来。”

    “好吧,就这么定了。”张凡道。

    三虎说:“张总,我们几个人把车往回开,离开他们的视线之后下车,从山坡上向这边包抄,只要听到枪响,马上出击!”

    “好,行动!”

    两边分头行动,三虎带着几个人开车往回返,张凡和包媛提着钱袋,向山上走来。

    山坡不算陡峭,一条猎人和采山菜人踩出来的小路,还算可走。

    只是两边茂密的林子,往里一瞅,黑乎乎的,不知藏着多少枪口呢。

    “小媛,你怕不怕?”张凡问道。

    “我不怕,我就怕你有危险。要是出点什么事,回去跟涵花姐怎么交待?”包媛非常矛盾地说。

    脚下的路越来越窄,而两边的树木倒是越来越高大了。

    张凡走一段路,便停下来喊两声:“人在哪?”

    可是没有人回应。

    两人又向上走了约有两百米,张凡鼻子里忽然闻见一股奇香。

    “啊!好香!”包媛叫了起来。

    很怪的香味,有点像槐花,有点像薰衣草,淡淡的,沁入鼻中,非常舒适……

    是山花吗?

    不对呀!

    现在是初冬季节,哪来的花香!

    即使有那么少量野花在开放,也不至于放出这么浓郁的香气!

    莫非……

    张凡打了一个冷战,突然想起了蓝蓿芥子气!

    上回,欧阳阑珊警告过张凡,泰龙团受雇于由氏集团刺杀张凡未遂,还损失了顶级杀手,回去之后,专门搞了一剂蓝蓿芥子毒气,准备将张凡麻倒带到香州……

    张凡事后查了有关资料,资料表明,蓝蓿芥子气味如槐花,致人昏厥可达30个小时不醒!

    “不好!”张凡低声惊道。

    “怎么了?”

    “快过来!”

    张凡随即从怀里取出一只小包,打开,从里面捏出一丁点药末。

    自从听了欧阳阑珊的警告之后,张凡把这件事当成大事,他根据《玄道医谱》解毒方子,配制了蓝蓿芥子的解药!

    平时随时带在身上,准备对付泰龙团的袭击,没想到今天真的派上了用场。

    “来,包媛,快张嘴!”

    包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顺从地张开了小嘴。

    张凡把药末向她口内一撒,随即吹了一口气,将药末吹入她气管之中。

    包媛轻咳几声,便没事了。

    然后,他也如法炮制,把剩下的药末扔到自己嘴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包媛,听我的,现在,我们两人都假装昏倒,吸引他们过来……”

    张凡冷眼打量一下,估计绑匪就在附近。

    “你会不会装死?”张凡问。

    “不就是闭眼睛,不喘气吗?我会。”包媛说。

    两人继续向上,又走了几十米,张凡小声道:“开始,脚步乱晃,假装走不稳当!”

    包媛倒是学得很像,据着腰臀,像一个醉鬼。

    张凡扶住她,两人互相搀扶着,又走了几步,身子前仰后合,慢慢地倒在草丛里不动了。

    过了两分钟,不远处传来了沙沙的脚步声。

    张凡打开聪耳,听见几个人在小声说话:

    “小子中招了!”

    “俩一起倒的,这药真厉害!”

    “哼,也不要大意,两个一起倒的?有点奇怪,一般都是男的中招快,女的中招慢,怎么一起倒?他们不会是装死吧?”

    “装个屁死!事先已经试验过,就这药量,一头水牛都能熏倒,更别说人了!”

    几个人边说着话,走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