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05章酸姐出主意

    “还好!”

    张凡上下透视一遍,终于松了一口气。

    弹头没有击中要害。

    只是从她胸腔穿过,伤了两根肋骨。

    子弹擦破了大血管,流血很多,把胸前都染红了,衣服紧贴在身上。

    按照这个失血速度,若不及时止血,几分钟就会休克。

    张凡撕开染血的衣服,将她揭露出半边身子,用七根玉绵针在伤口前后下了一个镇血七星针。

    鲜血总算慢慢地不流了。

    此时,战斗已经结束。

    山坡上,树林里,恢复了平静。

    张凡轻轻抱起她的身体,一步步向山下走去。

    三虎等人已经把绑匪解决掉,回到了沙滩上。

    这一场战斗,只经过几分钟,完全是一边倒的碾压局面。

    二十几个绑匪伤的伤,残的残,零零碎碎地卧在草丛里。

    被绑在大树上的包成被三虎等几人救了出来。

    没有受伤的绑匪都钻进树林里,跑得没影没踪,回去向主子报丧去了。

    由大少被三虎活捉,此时,被踩在脚下,像条死狗。见张凡走过来,他眼里透出了绝望。

    三虎把脚在由大少的脑袋上着着实实地蹂躏了几个来回。

    由大少的脸皮被厚厚的鞋底给蹭得掉了皮,沙子和草末沾在血糊糊的脸上,看着三分像人,七分像鬼。

    “由大少?我猜想就是你干的。”张凡冷笑一下。

    三虎揪起由大少的头发,猛地把他摔在张凡脚下,“张总,这小子是绑匪的头儿!”

    张凡点点头:“他是头儿?就他这实力这智力,头儿肯定不是他。只不过是个打头阵的。呵呵,由大少,上回被洗浴中心被打惨,心里不服吧?”

    “张爷……”由大少知道,只有求情,或许还会活命。

    张凡低头看了看他那张不成样子的脸,嘲笑道:“由大少,脸没了?哼,想跟我较量,你配吗?”

    “张爷,饶命哪,饶命!”由大少从张凡眼里看出了杀机,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张凡厉声问道:“想活命的话,老实回答:谁派你来的?”

    “由总……不不,是由总和卜总派来的。我是端人家饭碗的,人家让我来,不敢不来呀!”由大少装出可怜的样子。

    其实,这次绑架的主意是卜总和由英定的,但由大少却是自告奋勇抢下了绑架包成的任务,他想亲眼看看,张凡是怎么死的。

    “用的什么毒气?毒气是哪来的?”

    张凡也是留了一个心眼。

    他假装不知道毒气的名字,这样可以保护欧阳阑珊,以免门家庆怀疑是欧阳阑珊透露了蓝蓿芥子气的秘密。

    今天张凡能活着,全得拜托欧阳阑珊。

    若不是欧阳阑珊事先告知张凡,张凡也不可能提前配出解药,那样的话,刚才肯定死在银驼峰上了。

    “是我表弟和国外的一个什么杀手团联合弄的。”

    “什么杀手团?”

    “叫叫……泰龙团。”

    “毒气是泰龙团的,还是你们自己的?”

    “是泰龙团带来的。叫什么名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很毒,能把牛毒晕!”

    看样子,由大少还是交待了实话的。

    张凡伸手抓住他的胳膊,“今天饶了你这条狗命,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

    说着,拉住由大少的胳膊,手上用力,往下一拽!

    “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听起来令人毛骨悚然。

    “啊呀!”

    由大少一声惨叫,身子一挺,脸上现出极度痛苦,晕了过去。

    他的一条胳膊现在比另一条长出半尺!

    三虎一把抓住由大少的脑袋,冷冷地笑道:“把脸拧到脖子后边,搞死算了,这种货活着就是浪费氧气!”

    张凡冲三虎道:“别杀他,他罪不致死,还是扔河里让王八咬一咬吧!”

    三虎微微一笑,抓起由大少双脚,腾空抡了一圈,手一松:

    “嗖”地一声!

    由大少的身体打着旋儿,向水面飞了过去……

    开车回到江清市,张凡马上把包媛送进医院。

    手术完毕,已经是后半夜了。

    医生说包媛一切正常,没事了,张凡这才离开医院。

    而此时,爱凡养老院林巧蒙的办公室里,灯光还在亮着。

    两个女人正在悄悄地谈论着包媛,一层阴云在她们心头笼罩着。

    涵花担心包媛在故意勾引张凡,愁容满面;

    而林巧蒙内心却也是醋意连连,不过,表面上,她并没有表现出自己的醋意,而是在帮涵花想办法。

    “我的感觉应该不会错,小凡对那个包媛肯定有意思。”涵花双目无神,泪花闪闪,望着窗外。

    林巧蒙早就有这个看法,不过没有说出来罢了。

    张凡曾经那么热心地帮助包媛,把包媛送到养老院来,又去戒毒院救出了包成,今天,又是不惜冒着生命危险深入绑匪老巢,还慷慨地拿出一百万来交赎金……这种种迹象,不得不让林巧蒙心疑。

    “谁知道她背着我们做了什么!”林巧蒙道。

    “是不是小凡爱上了她?”涵花问。

    “哼!”林巧蒙把手机往桌子上一顿,愤愤地道,“小凡怎么就会看上她?小凡不是没见过美女的男人!她包媛是一个正在给孩子喂乃的寡妇,有什么吸引力!还不是她非要在小凡面前浪!”

    “我看她瞅小凡的眼神就带着钩子!”涵花道。

    “岂止是钩子,简直不要脸,就像要把小凡吞下去似的!我看着都恶心!涵花,你要提高警惕呀!现在这女的,看见有钱的男人,蹦高要往身上靠!”

    林巧蒙扳住涵花肩膀道。

    “巧蒙姐,那可怎么办呀?她要是把小凡的心给勾过去,我可怎么办呀?我离不开小凡哪……巧蒙姐,你快给我出个主意。”

    “依我看,非得把她跟小凡隔离开,让他们两人见不到面,才能彻底断了后患。”林巧蒙思考了一会,拿出一副很有韬略的样子说。

    “那……我们总不能把她赶出江清市?”涵花为难地道。

    “有办法。”

    “什么办法?”

    林巧蒙嘴角一挑,轻哼一下:“你不用出面,这事我替你出头!”

    涵花神色担忧:“蒙姐,这……这样做……好吗?要是小凡知道了,会生气的。”

    “不关你事。即使小凡知道了,全是我干的,没你的事,他要生气生我的好了,他也不能把我怎样!我就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从你碗里扒饭吃!”

    林巧蒙越说越生气,恨不得立刻去把包媛打跑。

    张凡回到家里,又研究了一遍《玄道医谱》,从“伤菌篇”里找到几个方子,配成了一副内伤速效愈合的汤药。

    第二天下午,张凡熬好一碗汤药,送到包媛病房。

    “快,把它喝下去。”张凡把碗端到她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