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06章断骨愈合

    张凡站在一边,看着包媛喝药的样子,心里一阵感动:在银驼峰上,那只枪口瞄准过来的时候,她扑上去替我挡了那颗子弹。

    否则的话,依张凡现在的古元真气罩子,根本罩不住那么近距离射来的子弹。

    从那一挡开始,张凡对她的感觉……

    包媛慢慢地喝着,喝一口,抬头看一眼。

    喝完了药,把碗递给张凡,道:“你昨天也累了,今天不在家休息,又跑来了?我没事。以后你不要天天来。”

    张凡来送药,包媛心里乐得像开化,但她生怕别人会有什么说法,尤其担心涵花会有意见。

    还有林院长,昨天在养老院里,当张凡决定要去银驼峰时,包媛看出林院长眼里的怀疑之色了。

    想必,张凡所做的这一切,涵花已经从林院长那里得知了。

    “别这么说。来,我替你把肋骨接上。”既然是救命恩人,那么,在她面前显露小妙手神技,是应该的。

    “什么?接肋骨?大夫说肋骨只是裂了,没有断,慢慢就长好了,不用接。”

    “其实,我是要让它们现在就长好!”

    “现在就长好?”包媛惊奇了。

    “对。我会点气功,能让骨头愈合。”

    包媛已经见识过张凡的神医奇技,不过,能让骨头当场长好,这个……

    “怎么?不相信?”

    “相信。随便你吧。我听你的。”包媛有些相信了,点了点头。

    “那……把衣服解开吧。”张凡以医生的口吻和医生的心态说道。

    包媛看了一眼病房房门,房门关着。

    “那……”她微红脸腮,有几分不好意思,却是相当情愿,抬手把扣子一颗一颗解开。

    “小凡,你看,一夜没给孩子吃乃了,乃都胀成这样了,真难看,让你见笑了!”包媛有几分不好意思地说着,双手遮着,却不能完全遮住,反而更加那个。

    张凡相当冷静,精神都集中在治病上,纯洁的眼光躲开那里,抬起她的胳膊,往腋下的伤口那里查看。

    神识瞳透过皮肤,直入体表之下。

    两根肋骨裂开,断裂之端,有一根骨刺尖端,刺破了胸腔,致使胸腔有不少的积水……

    不好,这样会发炎的。

    这帮医生,难道是吃白饭的?

    这么危险的症候都没有检查到?

    庸医误人哪!

    张凡心中愤愤地想着,伸出手,轻轻地抚在断骨处,嘱咐道:“小媛,你尽量放松,慢慢地长呼吸……”

    被张凡近距离观察腋下,包媛既然感新鲜兴奋,又是十二分颤栗!

    微微闭上眼睛,有气无力:“小凡……”

    只觉得一股温热,从张凡的手上传进了身体,断骨处麻麻的,不再那么疼痛……

    小妙手将古元真气注入患处,真气作用于细胞,迅速恢复肌理组织……

    张凡神识眼清晰地看到,那两根断骨的裂缝慢慢地愈合在了一起。

    “怎么样?疼吗?”

    “奇怪,不疼了。”

    恰在此时,门被推开了。

    一个女护士拿着滴流瓶子进来,一眼见到这幅场景,又嫉又恨又烦,大声咳了一声,尖叫道:“喂喂喂!那小子,你是患者家属吗?你在干什么?”

    张凡此时刚好收了功,听见有人嚷,回身看去。

    女护士大约有二十多岁,一脸的尖酸刻薄,眼光落在包媛敞开的衣襟上,好像抓住了谁的小辫子那样得意,骂起脏话来,相当精彩:“下流坯子!知不知道患者需要休息?等不及的话去洗手间!怎么在病房里就来这套?要脸不要脸了!”

    训完张凡,又盯住包媛,大声贬损:“哼,真看不出来!还在喂乃期,就这么憋不住?”

    张凡听她骂,也就罢了,一笑了之。

    不过,她竟然又开始对包媛喷粪,张凡有几分生气了:

    “你在那瞎痒痒啥?我自己老婆我摸一摸关你什么事?男医生不摸你?”

    “贱货,你贱货!”女护士被张凡的“恶骂”给弄蒙了,不知道骂什么好。

    “我说,你这个护士,怎么张嘴就骂人?”包媛本不擅长打架,见张凡回击对方,也是“狗”仗人势,跟着回击。

    “没骂好人,你们两个都是贱货”女护士蹦高骂道。

    包媛见对方泼妇样子上来了,不想继续纠缠,便解释道:“你知道个屁!他是在为我接断骨!我断了两根肋骨你不知道吗?他刚才替我接好了,长好了!”

    包媛说着,伸手向肋骨那里重重地拍了两下,啪啪地响。

    不过,她不小心拍到了胀得生疼的那里,咧着嘴皱了一下眉头。

    女护士见包媛这样大力地拍打伤处,惊得发呆了:“你,你不要命了?”

    “真的长好了!不信的话,你过来看。”包媛见对方是个女的,而且张凡也是看过那里的,便无所谓地把衣服掀开,给女护士看。

    女护士半信半疑,慢慢走上前,伸出手指,轻轻地摁了摁断骨处:“疼么?”

    “不疼!跟你说过!”包媛一边说,一边伸手扯下缠在胸前的绷带,扔到一边。

    女护士这下子差点晕倒:

    只见弹孔没有了,昨天晚上手术的刀口也没有了,一切平平的,跟其他地方的皮肤没有两样!

    昨天夜里,是女护士值班,医生手术之后,是她亲自替包媛包扎的!

    伤口哪去了?

    女护士盯着张凡的脸,又盯着他的手,好像看见了天外来客。

    “先,先生,您您您……真的是您……治好的?您真的是神!”女护士对张凡是崇敬如神了,颤抖着说。

    张凡哼了一声,笑道:“是一个不要脸的神,一个贱货吧?”

    “不不不,先生,请您原谅,我刚才太冒昧了,请您原谅!”女护士一脸窘迫,差点给张凡跪下。

    “好了好了,没关系。没事的话,你就出去吧。记住,以后要学会尊重别人!不要动不动张口就骂,这样显得很没教养!”张凡教训道。

    “是的是的,我一定记住您的话。”女护士把滴流瓶子挂好,转身向外走。

    “站住!”张凡突然道。

    女护士紧张地回过身来:“先生,还有什么吩咐?”

    张凡走上前两步,一脸严肃,压低声音道:“既然知道我是神,就不要把刚才看见的往外说!否则的话,你会死得很惨!”

    “放心吧,打死我我也不敢说半个字!”

    女护士只觉得一阵恐怖的气场,从张凡身上传过来,有一种遇鬼的感觉,几乎让她崩溃。她一边说,一边快速退了出去。

    “小凡”,女护士走后,包媛慢慢地把衣服穿好,道,“我现在伤好了,马上就出院吧?这样,也省得你抽时间来看我了。而且,如果我不出院的话,别的医生护士会发现我的伤口已经好了,那样的话,事情就会传开……”

    张凡想了想:“再观察一天,打点消炎针,明天早晨再出院吧。”

    “那好,你工作忙,明天出院的时候,我自己办理出院手续就成,你不要来了。”

    “没事,到时候我开车来接你。”

    张凡说着,便离开了。

    过了半个小时,林巧蒙来了。

    “林院长,你来了!”

    包媛忙欠起身,从床上坐起来。

    林巧蒙走上前,把手里提的大包小裹的营养品放下,扶住包媛,“你别乱动,小心伤口。”

    “没事,没事,已经完全长好了。大夫说,明天早晨就可以办出院手续了。”

    “这么快?”

    林巧蒙大吃一惊:昨天包媛被送进抢救室时,林巧蒙也在场,她受的伤是枪伤,断了两根肋骨。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就好了?

    莫非……张凡使出神技替她把伤治好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说明问题相当严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