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07章不辞而别

    也就是说,张凡的小妙手也……摸到了包媛的伤处?

    哼,鬼知道,除了伤处还有没有摸别的地方?!

    一想到张凡那只神奇的小妙手,林巧蒙脸上不自觉地烫了起来:她也是体验过那只神奇之手的,手到病除!

    手到病除也就罢了,还有比去病更令人心悸的!

    摸过之后,过后念念不忘。

    就像吸毒上了瘾,老是鬼使神差地想象着让那只小妙手再给自己治一回病!

    坏了,看来包媛今后也会鬼使神差地想念张凡……

    林巧蒙压住内心的惊慌,轻轻坐下,伸手拉着包媛的手,问长问短,聊了一会,终于把话题扯到了正题上:

    “小媛,张总夫人刘涵花来没来看望你?”

    “没有呀……咦,林院长,是不是有什么事?”包媛见林巧蒙话里有话,便迟疑地问道。

    林巧蒙长长叹了一口气,道:“这事,本来我不想跟你说,怕影响你心情耽误养病。现在,你伤势既然好了,明天就要出院了,我就不得不说了。”

    “林院长,你快说——”包媛急切地问。

    “这事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你想一想,你从涵花的角度想一想,自己的老公为了救别人的弟弟,拿出一百万;然后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人……这,这其中容易让人产生误会呀!”

    包媛一听是这事,松了一口气:“这事我想过。以后,我一定少和刘总接触。”

    林巧蒙微微一笑,嘴角带着一丝嘲讽:“你少和他接触?这我当然相信。可是他呢?他会少和你接触吗?你能挡得住?还是涵花能挡得住?”

    这一句,把事情的严重性凸显出来了!

    包媛用惊疑的眼神看着林巧蒙:林院长是代替刘总夫人刘涵花来传话的吧?

    “林院长,是不是涵花姐生我气了?”

    “这个……她这个人很有涵养,人也善良,不会来跟你吵闹的。不过,人家越是这样,咱们越是要自觉。否则的话,在做人上就显得不地道了。”

    林巧蒙的话,如利箭,一支一支,刺进包媛的心里。

    包媛受到了极大触动,眼中流泪,心中流血,如受剐刑一般。

    捂着脸,低头无语凝噎,香肩耸动。

    过了好大一会儿,她从波动中挣扎着,抬头泪眼汪汪,颤声问:“林院长,我明白了你的意思。你说吧,我该怎么做?”

    “我的意思,如果你继续在江清市住下去,涵花的疑心就不会消失。比如,刘总回家晚了,刘总在外面过夜了,这些原本正常的东西,在涵花心里就变成不正常了。时间一久,会不会把这个挺美满的夫妻给拆散了?”

    这话越说越重。

    包媛彻底蒙了,手背发凉,汗如雨下。

    “小媛,依我看,你还是离开江清市,到别的城市去。”

    “到别的城市去?”

    “是,远远的离开这里,别让是非再发生。如果你生活有困难的话,我可以送你一笔钱,你拿这钱做本钱,开个小买卖吧。”

    林巧蒙说着,钱夹怀里掏出一只金色的卡,放到包媛手边:“拿着吧,这里是十万块钱,密码是999888。”

    包媛的泪水一串串地流了下来,落到了雪白的被子上,哽咽道:“林院长,钱就不用了。这些日子你没少帮我,给我一个安身的地方,我已经感激不尽了,怎么好再收你的钱。我病好了,弟弟也不吸毒了,没有什么特殊的负担了。我明天出院后,马上去n省,在那里我有个亲戚。我不会再回来的,死了也不会再回江清的,你告诉涵花姐,让她放心。”

    林巧蒙见状,本来对包媛的怨恨之心,一下子消除了一半,心中反而升起一阵怜悯:“好,这样最好,对大家都好。但是,这十万块钱你必须收下。如果你不收下,我会于心不安的。不管怎么说,是我把你从江清市弄走的。这点钱,就算我对你的一点补偿。”

    林巧蒙说这话时,是动了真感情的,硬是把银行卡塞进她手里,站起来告辞了。

    第二天上午,张凡早早地吃完饭,开着大奔来医院接包媛出院。

    一进病房,只见包媛的病床空空的,人已经不见了。

    临床的病友告诉张凡,包媛今天早晨六点钟就出院了,是她弟弟来接她的。

    怎么搞的?不是说好了我来接她吗?

    张凡急忙跑到医生办公室打听。

    值班医生一脸无奈,说:“她坚决要求出院,自己签了字,我们当然不可以阻止了。而且,昨天她入院时,你已经替她交了住院费用,不欠费,所以,她走时,我们也没有理由不答应。”

    张凡无话可说。

    急忙给她打电话。

    关机。

    给包成打电话,也不见了。

    奇怪!

    无限的郁闷!

    怎么说走就走,连道个别也不道?

    难道我得罪她了?

    “医生,她出院时,是不是有人绑架?或者胁迫?要知道,昨天她是因为弟弟被绑架才受的伤呀!”张凡问。

    医生断然否定了绑架胁迫的说法,“她是高高兴兴离开的,身边只有她弟弟一人。如果你不放心的话,可以去医院保卫处查看今天早晨的监控录像。”

    张凡果然去保卫处,查了当天早晨的录像。

    录像里,包媛一切正常,确实是和弟弟包成一起离开的医院,在医院大门口叫了一辆出租车走了。

    带着一肚子狐疑,张凡离开医院,蒙头蒙脑。

    她能去哪呢?

    张凡开着车,跑了好几个她可能去的地方,都没有打听到。

    一直找到中午,也没有任何音信。

    肚子饿了,正想吃饭的时候,孟津妍却把电话打过来了。

    “小凡,快帮帮我,我快死了!”孟津妍夸张地叫道。

    “快死了才找我?早些时间干什么了?”张凡一听见孟津妍的声音,顿时感到心里天晴云散,高兴了不少,便开玩笑地道。

    她前些天和伯父家的一个姐姐去国外玩,一玩就玩疯了,晚回国半个月,把学校的课程给落下了。

    下周一就是期中考试了,她是看啥啥不会。

    “小凡,其中考试成绩算期末的百分之四十呢。我要是期中不及格,期末也完蛋!到时候,被我爸知道了,又要跟我磨磨矶矶没完没了。怎么办呀!”

    “怎么办?好好学习,把功课赶回来就是了。”

    “张凡!”孟津妍佯怒了,“你再跟我打哈哈,我不理你了。”

    张凡笑道:“别别,你不理我了,我就活不成了是不?”

    “少废话,管不管我?”

    “管,一管到底。”

    “好,你快点过来,请我吃饭。”孟津妍命令道。

    此刻,她正在学校校园外的一个小饭店包间里等张凡。

    张凡开车过去,进到包间里时,她把脸子一拉,酸气冲天地道:“张总,天健公司的张总,现在生意做大了,孟丫头在你眼里没位置了!”

    “我也没惹你呀!”张凡坐下,一边搓手,一边打开神识瞳,把她看了一遍:果然是焦气一团,看样子是真着急了。

    “让你帮个小忙,怎么就这么难?”

    “我这两天有个病人住院……津妍,你说吧,让我怎么帮你?”张凡直接把话弄到正题上,以免纠缠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