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08章强行入股

    “我连书都没看过,这期中考试肯定烤糊了。”

    “烧烤味道不错的。”

    “张凡!我……”孟津妍刚要骂出来,忽然转念,道,“你帮我想个办法,把考题弄出来。”

    “我?”张凡一愣,道,“你是市长家千金,你爸掌管全市生杀大权,你找我办事?折煞老夫了。”

    孟津妍终于忍不住骂了出来:“少跟我装鳖犊子!我爸?这事我能找我爸?你猪脑袋呀?!”

    张凡见逗她逗得差不多了,便改成笑容,十分为难地道:“也是。你爸官太大了,管不了小事。不过,我这点能量,恐怕……”

    “你当过卫校的学生会主席,认识的老师多。”孟津妍颇为崇拜的眼光看着张凡。

    “认识挺一毛钱用?”

    “哎呀,你怎么不开窍呢!你就不会给出题老师塞点钱,给我透透题?”

    这丫头!她以为这事跟牛市贩牛一样呢。

    张凡为难地挠了挠头,“当时,我毕竟是学生,跟老师不会有深交的……”

    孟津妍把杯子一顿,一扭身子,歪到张凡怀里:“你要是不答应,今天就走不出这个包间!”

    “和你在这过夜?”

    “想得美!”孟津妍羞羞地直起身子,狠狠地打了张凡一下,“就要你管!就要你管,就要你管!”

    张凡怀里活灵活现的青春少女,清纯如水,比美少妇们更有一番格外的降服力。不禁心中一阵阵怜爱,只好无奈地笑笑,“这样吧,我找个人——”

    他想起了郑芷英。

    郑芷英是江清大学的处长,跟江清卫校当然是有一些关系的,两所学校,双方谁求不到谁呀!

    找她,说不上能有办法呢。

    毕竟,在学校老师里面,给学生透题、提分、改分的事,是“常态”,不算太大的事儿。只不过,这种“交易”,老师轻易不敢跟学生直接去办。为什么?老师怕学生嘴不牢,你这边给他提了分,他转身回寝室就牛逼地显摆去了。

    郑芷英一听是这种事,笑道:“这个嘛,没问题。这方面,我‘业务’比较熟。今天晚上,我把卫校的教务处长约出来,然后就看你了,你能不能把他摆平吧?”

    “喝酒我摆不平他,可以拿钱砸他!”

    “好吧,第一次办事,不要砸太多,太多了人家害怕,就砸两三万块钱足够了。”

    张凡喜孜孜地,放下手机笑道:“小妍哪,为了你的事,我今天晚上可是要破费一顿酒钱了。”

    孟津妍喜出望外,拍手跳了起来:“凡哥,不不,师兄,你真有能耐!”

    张凡谦虚地摆摆手:“稍安勿燥,事情八字没一撇呢。”

    “那我也得谢谢你。”

    “怎么谢?”

    孟津妍含笑不语,突然张开双臂,扑了上来。

    张凡躲闪不及,一张红红的小口,已经甜甜地吻在了脸上!

    我靠!

    少女的吻,比少妇的更震撼了,一下子就甜到心里了。

    张凡很享受。

    孟津妍感觉到张凡的激动,精灵似地一下子猜到了张凡内心的活动,松开他,醋意连连地问:“怎么样?比那些四五十岁的老娘们的吻好受吧?”

    “晕了晕了。”张凡内心尴尬,微笑道。

    “要是你把事给我办成了,以后我见面就给你几个吻!”孟津妍脸上红扑扑地。

    “妈呀,那我还是别办成的好!”张凡哭丧着脸道。

    “真坏,你真坏!不理你了!”孟津妍气得又扭过身去不理张凡……

    这顿饭还没有吃完,周韵竹来电话了:

    “小凡,你快点来,有人闹事。”

    “我和朋友吃饭呢!谁闹事,我派两个狂狮队员过去打就成了。到时候,听你的,要打成啥样打成啥样!”张凡笑道。

    “不是打架,是……说不清,你快来!!!”

    张凡没办法,只好不顾孟津妍的“谩骂”,急匆匆地赶去周韵竹那里。

    此时,在周韵竹的办公室沙发上,坐着一个盛气凌人的阔少,他神情夸张地叉开双腿,一边吐出烟圈,一边馋巴巴地盯着眼前这位媚色女总,恨不得立马把她搂到怀里,搞到床上。

    周韵竹狠狠地斜了他几眼,耸耸肩,嘴角现出一丝佯笑,心中却是恨不得狠狠地捅他一刀。

    “入股?任公子,你没喝酒吧?”周韵竹把手里的茶杯重重一顿。

    现在芙蓉消脂霜销售相当火,公司现金流充足,根本不需要卖股份来筹集资金,任公子是看中天健这块肥肉,想咬上一口。

    “周总,别人可是求爷爷告奶奶地拉我入股我都不入!我入股天健,可是你的福份哪。”任公子把手里粗大的雪茄在空中转着圈儿。

    “我没福消受!任公子,你要是钱多烧得慌,还是把钱拿去救济穷人吧。”

    “哈哈哈……”任公子大笑起来,“我手头不留现金。我从来都是先拿干股,等赢利后再给钱。不过,我很看重天健,所以,格外开恩,先出三千块钱,买你们天健百分之十五的股份。”

    周韵竹差点笑出声来:这人是精神不好吗?

    三千块钱就买人家百分之十五的股份?

    按目前的销售形势,恐怕三百万也未必能买到呢。

    “我说任公子,你还是哪凉快去哪儿吧,股份的事儿,你下辈子再想。”

    “周总,听你这样说话,说明你还不知道我的背景吧?”任公子站了起来,提了提裤带,一只手捏烟,一只手叉在腰上,眼里透出恶毒的光来。

    “看你名片上,叫任大宝,知道这个名就够了。至于背景什么的,谁稀罕了解!”周韵竹冷笑连连。

    “你不稀罕,说明你马上就会后悔!我姑父是省药监局市场管理处处长!你们的产品如果不想被封的话,你最好采取合作态度。”

    任公子把手里的半截雪茄扔到地上,用脚尖狠狠地碾灭。

    “市场管理处处长?”从门外走进来的张凡劈头问道。

    任公子扭头一怒,很冲地对张凡反问:“你是谁?难道不相信我的话?”

    “兰忠是你姑父?”张凡微微含笑。

    在沈茹冰办素望堂手续的过程中,曾经接触过这个兰忠处长,他当时向沈茹冰索贿,被张凡看透他肺裂上的一个恶性肿瘤,吓得他乖乖地给沈茹冰办了手续。

    “你认识我姑父?”任公子惊讶了。

    “有点交情。”张凡一乐,拍了拍任公子肩膀,“公子要入股天健,兰处知道吗?”

    “我姑父天天忙于查处全省的保健品、化妆品违法乱纪,罚得那些家伙倾家荡产,还有坐牢的。我姑父这么忙,哪有功夫管我这点小事?不过,我入股哪家涉药企业,我姑父都是绝对支持的。”任公子信心满满地道。

    “小凡,你认识兰忠?”周韵竹也曾接触过这个兰忠,但没想到张凡也认识。

    这个兰忠,可是全省药企和化妆美容界的一大公害,索贿逼贿很有一套的。

    “当然了。上次办素望堂的时候,兰忠像条饿狗,给他五万还嫌少,最后结果怎么样?哈哈……”

    “怎么样?”

    “跪了!”张凡鄙夷地朝任公子一笑,又对周韵竹道,“没想到,蛇鼠一窝,今天又从地底下冒出个任公子。”

    任公子此时方才明白刚才被张凡给耍了,脸上愠怒无比,恶狠狠地道:“少废话,捞干的说:到底同意我入股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