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09章定海神针

    “我不同意的话,你会怎么着?”张凡走近一步。

    “不同意?明天,我姑父就会带队来抽查你们公司!从十几个方面进行检查,哈哈,结果就不用我说了吧?”

    “说说吧,我爱听。”

    “结果就是卫生不合格,上岗人员没经过培训,产品中含有致癌物质……哈哈,天健从明天起,就倒闭了。”任公子阴险毒辣地看着张凡。

    “那……我可是真怕怕了!”张凡哼了一声。

    “知道怕就说明你没脑残!你的出路只有一条:答应我。”任公子又点燃了一支雪茄,脸上的倨傲令他看起来像个傻子。

    “答应你!”

    张凡说着,一把夺过他手里着火的雪茄,向他嘴里捅去!

    “滋……”

    随着细微的声音,任公子嘴里发出一股被烧焦的气味!

    “啊呀呀!”

    三步五步倒退,任公子捂着嘴,惨叫连声!

    “你,竟敢打我!”任公子的惊奇甚至胜于疼痛。

    他横行市场,到处巧取豪夺,没有哪个企业敢对他说半个不字,如今却栽在小小的天健公司上!

    这个天健公司,难道吃了豹子胆?

    “你你你,这不是打我,这是打我姑父的脸!”任公子嘴唇上两块燎泡。

    “你姑父见了我,腰都不敢站,我打他脸是给他面子!至于你,屎坨一样的东西,我打你是给你点教训!”张凡讥讽着,又是一巴掌拍过去。

    这一巴掌,虽然没用太大劲,但任公子被抽得一歪脑袋,脸上顿时红肿如烂桃,用手一摸,火辣辣的!

    “好好修理他一下,教他怎样做人!”周韵竹在一旁,一边呷着茶水,一边轻描淡写地说。

    “是!周总!”

    张凡含笑答应,伸手提起任公子,一下掼到沙发上。

    一只脚踏到任公子背上,踩住了,抡起周韵竹桌上的台历架,“啪啪”一顿狂打!

    任公子后背到臀部,体无完肤,哭喊之声像临终之人一样。

    张凡见打得差不多了,一脚把任公子踢下沙发。

    见沙发上留下了血迹,便扯碎任公子的衣服,把沙发擦了擦。

    任公子己经被打成烂西瓜,但嘴上仍然要保持公子的姿态,指着张凡,咬牙切齿:“我向你保证,最迟明天上午,我姑父就会来查你们!”

    张凡嘲讽地笑道:“你姑父见了我,让他跪他就跪,你信不?”

    说着,便给沈茹冰打了个电话,叫她通知兰处长。

    过了一会,任公子的手机果然响了。

    打开一看,是姑父兰忠打来的。

    “小子,你在哪呢?”兰忠声音愤怒。

    咦?

    姑父是怎么了?

    姑父平时对他可是相当地骄纵的!

    任公子有些心虚,毕竟他是借着姑父的旗号出来搞钱,没有姑父的支持,他分分钟被人打死!

    “我在江清呢,正在跟天健公司洽谈合作的事。”任公子心存侥幸,希望姑父会像以往那样支持自己。

    “卧槽你姑姑!谁的钱你都敢挣!”兰忠的声音变得恶狠狠。

    任公子不由得一震:姑父这是怎么了?平时姑父比我还贪,连一个小药品夜店都要给他进贡!今天怎么……

    “姑父,省内的药品市场是您掌舵,我怕什么?谁敢不听话,您不会叫他倒霉?”

    任公子故意这样说给张凡听,同时得意地看了张凡一眼。

    “卧槽你姑奶奶!”这回,卧槽的对象“升级”了,升级成“姑奶奶”了,兰忠已经愤怒冲天了:“你要是不想死的话,给人家磕个头,然后立即离开!”

    “怎么?姑父……”任公子终于感到问题严重,“难道,天健的背景真的比姑父还硬?”

    “这个天健公司不但我惹不起,就是我们省药监局局长也惹不起!你知道那个姓张的后台是谁吗?说出来吓尿你。”兰忠已经极度气愤,恨不得立马将这个不争气的侄子撕碎!

    “谁呀,总不至于是省长吧?哼!”

    “你小子说对了!就是黄省长!”

    啊,黄省长?

    任公子惊了。

    一省之长!

    怪不得天健这么牛逼!

    “姑父,那好吧。”

    任公子情知今天是踢到铁板上了,眼前这两个人是爷一般的存在!

    任公子放下手机,弯着腰,脸上露出猴腚般的微笑,低三下四到了极点:“张总,周总,我……给您们磕个头吧!”

    张凡抱着胳膊,哼了一声,道:“头就不必磕了,给我爬着出去!”

    任公子松了一口气,转身跪下,四肢着地,膝行着,像狗一样爬出了办公室。

    周韵竹望着任公子的狗影,问:“小凡,开个公司这么难?怎么总是遇到狗?”

    “狗多狗少我们控制不了,我们能做的是,打断一切狗脊梁。”张凡笑意地道。

    “不过,据我所闻,那个兰忠不会为此善罢甘休的,我们要小心。”

    张凡对周韵竹的担心不以为然,上次跟兰忠的较量,兰忠是完败,“你什么也不用担心,谁来找碴儿,都是找屎!”

    周韵竹用崇拜的眼光看着张凡。

    她开公司好多年了,应付来自各方的“狼”也是累了,即使是天际集团,对这些“狼”有时也是无可奈何。

    如今眼看张凡举手之间就把“狼”给打跑了,真痛快!

    一个企业,如果没有张凡这样一根“定海神针”,那日子是相当难熬的。

    “好吧,以后这管这种事,我专心搞业务。”周韵竹美美地拉起张凡的胳膊。

    周韵竹仍然像以往那样,让张凡坐在身边,她工作,张凡看着,她说这样的话,她工作效率高一倍。

    张凡没办法,在她办公室腻了一整天,快到傍晚,才推说有事,脱身去饭店。

    郑芷英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张凡到位后不久,江清卫校的教务处处长就来了。

    一番热酒喝下来,张凡给对方塞了张卡,便搞定了。

    教务处长给出的“答案”是:随便考,能考几分是几分,只是卷面上不要空着,考完试别跟同学们说考得不好。

    剩下的事,教务处长安排手下人把分数改了就成。

    酒席散后,张凡打电话给孟津妍,把这个“喜讯”告诉她。

    孟津妍高兴得叫起来:“呜哇……明天去蹦极!”

    “你真是个玩货加吃货!”张凡笑骂道。

    搞定这件事,心情轻松地开车回家。

    刚刚洗洗要睡了,忽然接到吴局长的电话。

    听吴局长的声音相当严重:“小凡,根据山民报告,在银驼峰附近,发生过一起情况不明的群体斗殴,从现场情况分析,当时应该有十几个人严重受伤,估计应该有人死亡。警察局经过秘密调查发现,这起斗殴事件与境外一个大的雇佣杀手集团有关……你明天上午到我办公室来,帮我个忙。”

    张凡这两天正在安排狂狮队员到处打听包媛的下落,本打算拒绝吴局长,但转念又一想:

    银驼峰的十几个伤员,都是拜张凡和狂狮战队队员所赐,要是警察局追查起来,弄不好天际集团那边要把祸水往天健身上泼。

    这事必须亲自参与才能控制局面。

    张凡马上决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