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10章想让这事与你无关

    第二天上午九点,张凡坐在吴局长办公室里。

    吴局长此时目光严肃,甚至透出担忧。

    在此前的调查过程中,警察局已经掌握了部分信息。

    从现场看,银驼峰现场的伤员都被神秘势力及时转移,没有留下一个人。

    但从现场草丛里遗下的物品来分析,参与人员之中,有天际集团的人。

    从河边沙地上留下的车胎印上发现,事发前后,曾有一辆路虎车在此地停留。

    这些情况汇报到吴局长这里,他心里划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路虎车?

    天际?

    这两个信息相当有趣。

    路虎车,张凡有一辆。而且,在全省,这种高配路虎也仅有十几辆。

    天际和张凡有仇。

    这两者联合起来分析,吴局长相当疑心:此事与张凡有点关系。

    既然如此,让张凡参与此事,恰好借机保护他。

    “小凡,银驼峰事件,是桩大案。你恐怕不了解吧?”

    吴局长敲山震虎地问。

    “我忙得脚打后脑勺,没时间看新闻节目。”张凡一脸“茫然”地道。

    “嗯,既然你没时间看新闻,”吴局长有几分讥讽地道,“那我就把案件给你汇报一下。”

    然后,娓娓地把案情讲述了一遍。

    张凡假装认真,静静地听完,忽然偏着头问了一句:“破案是你们警察局的事,找我吗?给报酬吗?”

    吴局长方才已经打量了张凡许久,在他介绍案情时,张凡表情轻松淡然,好像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但吴局长当了半辈子警察,对人的观察相当有见解:张凡越是这样“轻松”,越说明他跟此事有关。

    “报酬?谈什么报酬?这年头,平安是福,平安就是报酬。”吴局长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说完后盯着张凡,看他的反应。

    张凡很不习惯别人这样紧紧地审视自己,嘿嘿笑了:

    “呵呵,吴局,别藏着掖着了,你不就是想说,这案件跟我张凡有关吗?”

    “错!小凡,你把吴叔想得太不堪了!”吴局长摆弄着手里的案卷。

    “那,你是什么意思?”

    “恰恰相反,我是想让这个案件跟你没关!”吴局长小声地道。

    吴局长这话,挑明了!

    他的意思是说这案件与张凡有关。

    “有关就有关,没关就没关。我是无所谓的。”张凡把双臂抱在胸前,“反正我没做什么违法的事。”

    张凡心想:绑匪绑架,我去救人,即使伤了几个,也是属于自卫!要知道,对方可是有枪啊,我不出手,难道挺着胸脯让他们射成蜂窝煤?

    吴局长把身子向后一靠,“哈哈哈,小凡哪小凡,嫩哪!”

    “什么意思?我本来嫩嘛!哪比得上吴局久经沧桑。”

    “别跟我逗嘴皮子,我是为了你好,”吴局长压低声音,用只有张凡听得到的声音道,“银驼峰现场死伤惨重!社会影响很大。无论是什么原因,都是重大治安案件,江清市领导受不了,省里领导也受不了,弄不好上头发怒,派大员下来坐阵监督限期破案,下头怎么办?”

    “怎么办?”

    “下头只好抓倒霉的来顶缸!那样的话,谁跟你讲理**?需要牺牲你去平息社会上的议论,给广大百姓一个交待,给上级一个交待。懂吗?”

    张凡第一次听到如此说法,不禁心生寒意:

    我自己太理想化了,看来真不行。

    在社会上行走,要懂得行走规则。

    否则,死都不知道刀从哪儿砍过来的!

    要是上面追查下来,非得需要一两个顶缸平息影响的替罪羊,我张凡恐怕也是“候选羊”之一吧?

    可怕!

    “那,吴局指示吧,想让我做什么?”吴局长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张凡不由得完全相信他了。

    “我需要你帮我找一个人,然后,让这个人消失。”

    “杀掉?”

    “杀不杀我不管,我需要的是这个人起码不要在我大华国再次出现。”

    “这人是谁?”

    “泰龙团的一个王牌杀手。这次银驼峰事件,他受邀前来,据说身上带着一种能致人昏迷的蓝蓿芥子毒。在银驼峰行动中,他没有完成刺杀目标的任务,正准备再次对目标下手,因此必须及时找到他。”

    张凡完全明白了:天际请了泰龙,泰龙派了人带着蓝蓿芥子毒来杀张凡。目前,此人已经潜逃,并准备寻机再次对张凡下手。

    这样看来,张凡更有必要参与行动了。

    不过,为了表示自己的“无所谓”,还必须继续装一下逼:

    “你们警察花掉那么多纳税人的钱,倒好意思找我一个平头百姓去搞定一个杀手?”

    “小凡,非得让吴叔求你才行?这个杀手,只有你能找到。”

    “什么说?”

    “还用我说吗?大家心里明镜着呢。”

    “我是一头雾水。”

    “哎呀,小凡,上次爱凡养老院走丢的老头,你半天就给找回来了。你肯定有什么……神技。吴叔也不想刨根问底,神技是你的秘密嘛。但这事,我只有求你了。”吴局长见张凡吃软不吃硬,只好放下架子恳求。

    “好,”看看摆谱摆得差不多了,张凡这才说,“这任务我接了。目前有线索么?”

    “根据全省车站监控录像判断,此人躲在省城,应该在林海区一带。看,这是车站的录像截图。”

    吴局长递过来一张照片。

    照片上一个人,面目模糊,却可以认得出是东南亚一带人的脸型。

    泰龙团正是起源于那一带,杀手的基本组成也是那一带人。

    “另外,省警察厅在此期间,会配合你的侦察工作。”吴局长又道。

    “我什么时候动身?”

    “车在楼下等着呢,市局派了一个精干侦察员跟你在一起,为了是协调省警察局配合你。”吴局长面带笑容。

    “人多罗索,反而坏事。不要不要。”张凡担心自己在行动的过程中使用神识瞳、小妙手、七星骰等神器时被旁人发现。

    “这个人你认识的。快去吧。”

    张凡见推却不掉,只好同意了。

    在局长助理的引导下,张凡一边下楼,一边奇怪地想:警察局里的侦察员,有我认识的吗?

    走到大楼门口,助理指着楼边一辆面包车:“张先生,就是那辆车。”

    张凡走到车门口,车门自动打开,里面传出银铃般的笑声:“小凡,快上车!”

    哇,原来是邹方!

    张凡跳上车,被邹方伸手拉过去,与她并肩坐在后排。

    “怎么可能是邹局?”张凡既惊又喜,打量着邹方。

    脱去警服的邹方,别有一番风味。

    一米七的细挑个头,一身运动装宽松地显出她傲人的身材,山峰挺立,小腰盈握,腰臀之间的曲线柔得完美,全身都完全熟透仿佛要滴出水来。

    绝对是一个气质清秀的邻家姐姐形象。

    邹方的眼睛亮亮地,看着张凡。

    对于这个给她做过全身体检和治疗的男子,她心中格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既有几分羞怯,又有几分自豪,更带着三分娇嗔。

    这样的表情与她的身份有相当大的反差,倒像个小鸟依人的小妹妹。

    因为在张凡下楼时,吴局长已经打电话把张凡的话告诉了她,所以,见前排的司机专注开车,邹方悄悄地擂了张凡一下,笑道:“怎么?瞧不起我?以为我是累赘?”

    “差不吧。到时候遇到危险,我得先救你。不是累赘是什么。”张凡玩笑地道。

    邹方小嘴一撇,柳眉一挑,几分佯怒:

    “你小看人!告诉你,当年我可是立过一等功的一线侦察员哪!”

    “真的?”

    张凡此前以为,邹方能当上副局长,一是靠脸蛋,二是靠吴局长的关系。没想到,竟然是因功提职呀。

    不禁内心里升起一阵敬佩。

    “当年我……”邹方刚要摆摆龙门,忽然看了前边的司机一眼,“算了,有司机小王在场,我就不吹了。”

    司机小王及时的拍马:“邹局,您的事迹还用吹吗?全市谁不知道?前几天我领女儿去图书馆借书,翻了翻前些年的旧报纸,邹局,您当年是《江清日报》头版头条呀!那事迹……咱们局以后再也没出过您这样的……”

    邹方脸上红了一红,相当受用,自豪地看了张凡一眼:“哼,这回不说我是累赘了?”

    “不了不了,只有跪拜!”

    张凡诚心诚意地道。

    车刚开出警察局一段路,张凡便对邹方说:“邹姐,先别去省城,绕个道,却市郊镇上,我有点急事要办。”

    司机按着张凡所说的镇名,把车开到了玄爷家附近,张凡下车,把玄爷请了出来。

    邹方见请来个算命的老糟头子,心里很瞧不起。

    张凡却是热情不得了,一口一个“玄爷”、“师父”。

    邹方实在看不下去张凡对别人热情冷淡了自己,声音不小地哼了一声,刻薄地说:“这次任务,是省里的统一安排,江湖人士还是不要跟着搅和的好!”

    张凡请玄爷现来,玄爷原本一腔兴奋,想要展一番身手,不料身边这个女人却出口伤人!

    玄爷的眼睛顿时阴暗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