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11章组长那点事

    听到邹方的话,张凡心中尴尬,不便解释,只好打着哈哈道:“呵呵,玄爷,你别介意,大家都是朋友,说话不免直了一点。”

    玄爷隔着张凡看了邹方几眼,也是哼了一声,叹一口气,很“同情”地道:“女人哪,到四五十岁了没生过孩子,脾气肯定暴燥一点,这属于正常的生理反应!理解理解。”

    “哎呦!”玄爷话音刚落,张凡身子一挺,痛苦地尖叫一声。

    臀部!哎哟,臀部被邹方狠狠地掐了一下。

    女特警的手劲,可不是闹着玩的,肯定被掐紫了。

    张凡揉着屁股,哭丧道:“你生玄爷气,你掐我干什么?哎呦哟……”

    邹方心里特别解恨,嘴上什么也不说,心里却在骂道:小混蛋张凡,嘴这么欠!我的那点事,你忙不迭地偷偷告诉了这个糟老头子!让他来嘲笑我!

    “活该!”邹方笑骂一句,“这张嘴……”

    说着,又要往张凡嘴丫子上掐。

    张凡侧身躲着,委屈得快死了,嚷嚷道:“干嘛掐我?我是那种传老婆舌的人吗?”

    “哈哈,”玄爷嘲讽地笑道,“邹局,你错怪张凡了。他什么也没跟我说过。如果你不信,我可以再说一个。你还有个秘密,可以证明张凡没说过。”

    “哼,说!”邹方哼了一下,却是有些心虚。

    玄爷捋着胡子笑了,“你有个双胞胎妹妹,七岁上没了!”

    邹方娇躯一凛!脸色变化!呼吸有些急促了。

    恐怖!

    这老头子相当恐怖!

    七岁那年,邹方与双胞胎妹妹在湖边玩耍,妹妹失足掉进水里……

    那件事,在她心里留下了难以抹掉的阴影。

    为了不回忆那次噩梦,她从未跟别人提起过,连老公吴局长也只是模糊地知道她曾经有个妹妹,后来“得病”去世了……

    怎么这老头子竟然如数家珍地说了出来!

    难道,他真是神算子?

    张凡感觉一只柔软的手放在自己腿上,慢慢地抓着……

    张凡明白,玄爷捅到了邹方心中的痛苦之处,顿时对她心生同情,将手握住她的手,慢慢抚摸着。同时不满地责备玄爷:“玄爷,你一大把年纪了,说话怎么这么不着调?”

    玄爷得意地把胡子往上翘。

    一路无话,而邹方的手,一直紧紧地握着张凡的手,下车时,两人手心上都是汗。

    来到省警察厅,接待他们的是省厅重案组组长。

    此人三十多岁,长相凶猛,大脸盘,小眼睛,说话时皮笑肉不笑,眼珠子一转一转地,让人觉得他肚子里有一万多个心眼。

    寒喧一阵,组长引着大家进到演示厅。

    演示厅里一整面墙都是屏幕,一架投影仪照在上面。

    组长拿起一支棍子,指着屏幕上的市区图,道:“根据技术监控,目前嫌犯被锁定在这个区域!”

    组长伸出手指,在屏幕上画了一个圈。

    这个圈子画得不小。

    张凡没有说什么,而邹方抱着双臂点头,玄爷却是忍不住了,轻轻嘟囔了一句:“这么大的圈,把一个区都全部包进去了!找一个人,可能吗?”

    组长面露不悦,狠狠地瞪了玄爷一眼,冷冷地说:“你?难道能把圈画得更小一些?哈,如果那样,我倒是乐观其成!”

    邹方在车上见识过玄爷的手段,因此便窜掇道:“玄师傅,要么,你露一手吧?!”

    张凡从一见面,就发现这个组长不是个好人,不但他头上笼罩着乌烟瘴气,可见经常做坏事,他嘴上更是吹吹嘘嘘,好像邹方他们几个前来,是来求他办事的,没有他,邹方张凡根本不可能破案。

    此刻玄爷说话了,张凡自然想让玄爷露一手,震一震组长。

    “玄爷,上去,圈一圈!告诉组长嫌犯在哪!”张凡伸手去拉玄爷。

    玄爷一动不动,微笑不语。

    组长轻蔑地把眼皮一翻,“大度”地道:“张先生,邹局长,这位老先生是非专业人士,你们就不要难为他了。”

    玄爷听着这不顺耳的话,索性半闭上眼睛,眯缝着,看天花板上的吸顶灯,一副局外人的悠然神情。

    组长对玄爷这副大咧咧的样子很恼火,不轻不重地道:“这位玄先生,一看就是街头摆摊算命的。最近省里在清理黄赌毒,封建迷信那一套也在扫除之列。万一玄先生被抓进局子,可不是闹着玩的。所以,最近还是别上街摆摊了吧。”

    玄爷睁开眼睛,用手拍了拍脑门,扭头问:“小凡,你这次来省里要干什么来着?”

    “找嫌犯哪!泰龙团的那个杀手。”张凡惊奇地道。

    “找嫌犯,你在这里扯什么机八淡!走,我领你去,把他绑回来就得了。”

    玄爷说着,站起身就往外走。

    组长冷笑道:“不但迷信,精神还不太好呢!”

    玄爷站住脚,突然提高了声音:“组长老大,请你自重!在埋汰别人的时候,最好先把自己屁股揩干净!”

    “你——”组长怒了,手指玄爷,“我有什么不干净的!”

    “难道要我把话说开?说开了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

    “说呀,说呀,有什么不好看,别留半截话!”组长哪里知道玄爷的厉害,一迭连声地催促着。

    “既然你求我说,那我不说对不起你。你头顶有囚气,脸上有牢气,下半身有阴气和晦气,显然是最近多次跟女囚睡过觉吧?哈哈。”玄爷发出两声冷笑。

    组长双腿一夹,伸手扶住屏幕,这才勉强没有倒下去。

    这几天,他确实有个艳遇。

    下面警察抓了一个女毒犯,按照惯例,女的都是由组长亲自单审。

    那天在审讯室,女嫌犯一进来,组长就热了半边身子:麻地,长得也太诱人了。

    组长仔细地审问了两个小时,到后来,也不是审讯,而是跟她聊家常。

    女嫌犯涉毒700克,情知要判重罪,见这个组长眼光老往自己下身溜,便也假意给他频抛媚眼,做出许多忸怩之态,把组长惹得性起,在让女囚坐在椅子上,当时就把她拿下了。

    然后,他让看守所把她单独关进一间特殊人犯的房间里,每天由羁押所警察食堂的大师傅专门给菜送过去。

    组长这几天,天天借着询问的名义,去“光顾”那个美囚。

    女犯求生心切,再加上组长生猛,她也非常满意,便使尽款曲,每次都是把组长侍候得美上天了……

    可是,这事是绝密,只有羁押所所长一人知道,怎么会传到这个素不相识的老爷子耳朵里了?

    江湖术士,有时也是很诡异的。

    莫非,这老爷子真有两把刷子?

    巨大的恐惧之感,令组长谷道一松。

    强烈的大便感袭来:这事,要是露馅了,不但这身警皮要被脱掉,还要锒铛入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