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12章朋友妻不可欺

    组长“坚强”地站着,皱着眉头,下面却是紧紧提肛,将扩约肌收紧,脸上则是换了极为甜蜜的笑脸,“爽朗”地道:

    “呵呵,这位玄先生,您老真幽默,我怎么可能跟女囚那个!不过,玄老先生有相当高的想象力。这很珍贵。破案工作,想象力是非常重要的。好吧,民间高人参与这次大案的侦破工作,这也体现了警察工作与老百姓打成一片的原则。为人民服务嘛,当然要有人民群众参与。玄先生,刚才我说话多有冒犯,不过是例行的考察。现在看来,您通过了考察,完全胜任侦破工作!欢迎,欢迎!”

    玄爷对这套甜言蜜语是有相当的免疫力的,他双肩一耸,并不领情:

    “罢了罢了,你有没有和女嫌犯上床,你自己心里清楚,男女常情,女嫌犯也有生理要求嘛,所以,我不想多管闲事。小凡,小邹,跟我走,我领你们去绑人犯吧。”

    说着,头也不回,走出了演示厅。

    个性十足的老头子!

    邹方看着玄爷的背影,嘴角一笑,她渐渐开始喜欢上了这个老爷子。

    “怎么样?”她看了看张凡,征求张凡的意思。

    张凡已经看出来了,组长这里,根本没有任何可靠的信息。

    即使有可靠的信息,以组长的为人来看,也不可能把信息说出来。

    不如听玄爷的!

    张凡冲邹方点了点头:“要么,我们就听玄爷一回!”

    组长见两人都倾向于这个老死头子,心中怒火奔腾,腮帮子咬得一鼓一鼓地。

    邹方眼尖,一下子就看出组长内心的愤怒,忙打圆场道:“那……组长,耽误您这么长时间,真不意思。我看,案情介绍先到这里,我们利用目前的线索,先找一找,万一找不到嫌犯,我们再回省厅求助,那时,还是需要组长多多帮助呀。”

    组长此时心中除了愤怒,更多的是在打算盘:

    这个泰龙团的杀手,手上有多条命案,大华国好几起无头案,都与他有关。但他行事极秘,几次都在作案之后顺利逃脱,而且,有两名顶尖侦察员死在他的手下。

    上级对这个杀手极为重视,恨不得立即把他逮捕归案。

    这次,杀手点子背,终于被瞄上了。

    如果我重案组组长把杀手抓到,功劳极大,上级会非常赏识!仕途从此一帆风顺!

    组长本人这些天一直在寻找杀手,但一点进展都没有。

    如果老头真的把嫌犯找到了,那……这天大的功劳,可就与我不沾边儿了!

    这么好的立功机会,麻地我不上前谁上前!

    想到这里,组长上前一步,拍拍胸膛,道:

    “邹局,这次破案工作的担子,全部压在你们江清局身上,作为省厅重案组组长,我也是于心不忍哪!这样吧,我放下手头的工作,全程陪着你们,直到把案犯绳之以法!”

    组长说得相当冠冕,相当堂皇。

    但假的就是假的,真不了。

    张凡微笑旁观,从组长这冠冕堂皇之下,看出了中学课文里鲁老先生所说的那个龌龊的“小”来。

    但这事是他们警察之间的事,张凡不便表态,只好转脸看着邹方,暗暗地给她使眼色,意思是要她别答应下来。

    然而,邹方的表态令张凡大跌眼镜。

    邹方并不是意气用事的人,能当上局长,这说明她有相当的处事技巧和足够的圆滑,更不缺少适当的退让。

    她明白,重案组组长,是省警察厅长眼前的红人,是得罪不得的!

    “呵呵,组长,你这么说,我都不好意思了。本来在来省里的路上,我就跟小张说过,要是重案组组长能直接参与进来,我们就轻松了。我是想提没敢提呀,没想到你自告奋勇。好好。”

    邹方这一番场面话,说得张凡五体投地!

    看人家当官的,说话办事就是不一样,叫你无可挑剔!

    当官是门行为艺术,更是一门社会科学。

    组长一听,心中激动得如同揣了只兔子,表面上却要卖卖乖:“这两天,我手头有两个大案。本来脱不开身,不过,邹局的事,就是我的事,我没办法呀!”

    “案子破了,我请你去江清山庄泡两天温泉!”邹方笑道。

    得!瞅瞅人家!

    张凡暗暗赞叹:非常尴尬的场面,被两个官油子四两拨千斤,化干戈为玉帛了!

    麻地,除了佩服,还特么剩下什么!

    张凡眼见这些精彩场面,感到自己确实欠火候。

    学无止境呀!

    接下来,组长换了便装,一行人下了楼,乘车直奔长途汽车站。

    玄爷说,他们要去的县是个小地方,如果警车开过去的话,马上会惊动嫌犯。所以,邹方决定弃警车乘长客。

    在省城长途汽车站坐上一辆开往县方向的大客,四个人坐在中间靠后的座位上。

    组长对玄爷是相当地客气,亲热得像孙子对爷爷,拉着玄爷坐在一起。

    而邹方选了个靠窗的座位坐下,伸手招呼张凡坐在身边。

    张凡很谨慎地靠外坐一些,以免自己的腿碰到她的腿上。

    邹方微微一笑,拉了张凡一下,示意她往里点坐。

    张凡只好往她那边挪了挪窝,两人的大腿紧紧地靠在了一起。

    好柔软的腿……

    邹方眼里一笑,斜了张凡一下,慢慢地把肩靠了过来。

    汽车不停地上下抖动,邹方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软软的香肩,随着车身的震动,一下一下,往张凡肩头碰。

    张凡隐隐闻见她身上的香水味。

    很好闻!

    不禁斜眼扫了她一眼。

    从侧面看美人,有一种格外鲜明的格局:横看成岭侧成峰,属实让人心跳。

    大概是听见了张凡剧烈的心跳声,她软绵绵细长的手,慢慢地探过来,悄悄抓住张凡的手。

    “朋友妻,不可欺。”张凡毕竟冷静,默念起这句古训。

    吴局长对我相当好,我……怎么能背地里偷他媳妇?

    想到这里,张凡便很有分寸地把手往回抽。

    “别乱动!”极细微的声音从邹方嘴里传过来,同时,她的手加了力度,紧紧地握住。

    张凡明白,邹方发话了,他如果继续抽回自己的手,就是对她的“伤害”了。

    吴局,我可不是有意呀!

    张凡心里念叨着,幸福地忍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