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14章出卖

    而在车尾方向,十几辆警用摩托也停了下来,几十名警察跳下摩托,正在马路上设置路障。

    劫匪彻底被围住了。

    “嗒嗒嗒……”

    为首的劫匪怒了,眼睛血红,平端着枪,向前方射去一串子弹。

    子弹从乘客头上飞过,打碎玻璃,飞向前边。

    同时,他拉开车门,冲警车吼:“卧槽泥马!来吧,老子手里六十个人质,六十条命,老子抓这些垫背的,死得也值!”

    这一串枪声,把乘客吓坏了。

    原本安静下来的车厢,立刻大乱。

    有人高声哭起来,有人站起来想跑,却双腿瘫软,跪在了地上。

    张凡皱起鼻子,他隐隐地闻到一股粪臭!

    大概是身边哪个人大便失禁。

    靠近车门的一个年轻小伙,受惊太甚,猛地站起来,向打开的车门冲去。

    为首的劫匪眼睛一瞪,迎面一拦,手里枪一下子顶在小伙子肚子上。

    扳机一勾!

    “噗!”

    闷响!

    小伙子身子一歪,没有吭声,双手捂着肚子,慢慢地倒在司机身上……

    司机吓得尖叫一声,向旁边躲了一下,但仍然被溅了一身的鲜血……

    张凡侧了一下身,通过过道看见小伙子在地上扭曲着,扭曲着,然后,双手松开肚子,慢慢地不动了。

    血腥杀戮开始了!

    乘客中的一些有钱人,开始想到了自己的特殊身份:俺有钱!

    他们想:劫匪,说来说去,不就是为了钱吗?

    有钱能使磨推鬼,钱能买命。

    张凡身后一个中年胖子冲劫匪举起来手来。

    自从邹方上车之后,他的目光就一直紧粘在她身上,心中早己升起无数下贱的幻想。

    这美妇正好坐在他前排!

    中年胖子一路上把头前倾,把邹方脖领处的些许风光看得非常清楚,同时,使劲吸着领口处散发出来的雌性香味,他已经快要痴迷了。

    他最恨邹方身边的张凡!

    妈的,要是她身边没有那个男的,他就可以找机会跟她搭搭话了。

    以他的财力,勾搭个少妇,是绰绰有余的。

    只有眼前这个小子,是个拦路虎。

    眼下,他为了逃命,也为了报复张凡,他的坏水来了。

    劫匪见他举手,便走过来。

    胖子拉开提包,从里面捧出五万块钞票,高高地举了起来,冲劫匪哀叫:“大哥,我有钱,你们把我放出去吧!”

    两个劫匪看见花花的钞票,眼神一亮,伸手夺过钞票,便塞进自己腰包里,同时喝道:

    “全拿出来了吗?要是敢留一分钱,老子现在就崩了你!”

    说着,两只枪口,一只顶在他前额上,一只顶在他后脑勺上。

    中年胖子浑身筛糠,哆索道:“大哥,没,没了,不信,你们翻,翻……”

    说着,把提包拉开,又把衣服敞开,给劫匪看。

    一个劫匪伸手在他身上摸了一阵,果然没发现什么值钱的。

    “大哥,我交了五万元,你,你们放了我吧?”中年胖子已经是吓得脸上出汗了,眼皮向上抬着,看着头顶的枪管。

    “五万元就想买命?泥马的命就这么便宜?”

    劫匪骂着,狠狠地用枪管一捅!

    胖子的脑门上,立刻起了一个红点子!

    “啊呀,大哥……大哥,我没钱了,要么,我给大哥指出来谁有钱,大哥可以放了我?”胖子叫着。

    周围的人都把眼神投过来,纷纷惊奇:

    出奇葩了?

    用举报别人的办法来逃命!

    亏这小子脑瓜够灵泛了!

    我怎么没想到这招?

    卑鄙者无敌呀!

    “谁?快指出来!”

    劫匪喝了一声,枪口一顶,胖子的脑门上又增加了一个红红的点子,而且流出血来。

    “是他,就是他!”胖子指着张凡,大声喝道。

    劫匪打量一眼张凡。

    发现张凡身上的衣服不错,但气质相当收敛,根本不像是一个有钱的。

    “你,有钱?”劫匪皱了皱眉,问张凡。

    “钱?有,有几百块钱。”张凡淡淡地道,“大哥要?”

    中年胖子指着张凡喊了起来:“他装!他是一辆豪华林肯送到长客车站的,一定是哪家的阔少!不可能没钱!”

    “真没有钱?”胖子这一说林肯,劫匪确信了张凡有钱,提高了声音,把枪口对着张凡。

    张凡轻轻抬起手,把枪管拨开,“大哥,别走火了。”

    “少废话,快把钱拿出来,不然的,爷的枪可是准准地走火!”劫匪冷笑道。

    “大哥,他没钱。缺钱的话,我这里有!”

    坐在一边的邹方突然说话了。

    劫匪因为精神紧张,一直没有注意到张凡身边这位美女。

    此刻见邹方说话了,一位水灵灵的美妇就在面前,劫匪眼睛一亮:好俊的小媳妇!

    “哇,快看,那腰……还有那脸蛋儿,一掐准出水儿!”一个劫匪兴奋地冲伙伴喊。

    这一喊,把车内其它几个劫匪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了,纷纷向这边凑。

    围上来伸脖一看,果然是一朵花儿!

    “妈的,老子的命也不长了,临终临终,却碰上这么个大美人儿!”一个劫匪淌着哈喇子,色眼迷迷地看着邹方的胸峰。

    “好好,哥几个今天把她办了!”

    “哈哈哈!”

    邹方假装害怕,拉开身边的手提包,从里面也是取出五万元钞票,“大哥,这点小意思,几位哥拿去喝杯茶!”

    “拿来!”

    一个劫匪劈手抢过钞票。

    “给我,给我!”

    几个劫匪如抢食的小鸡,立即高兴地把钱分了。

    中年胖子非常得意,嘲讽地看着张凡,意思是说:小子,你的女人,我弄不到手,我就把她送给这几位野兽了!

    中年胖子以为自己立功了,便拱手弯腰,冲劫匪道:“几位大哥,我没撒谎吧?这小子和他女友,相当有钱!几位大哥财色双收,算我立功了吧?能不能开恩,把我放了?”

    “放了?”劫匪有点搞笑地看着胖子。

    “对。你们把我放了,别人就会学着我的样子,把钱都拿出来。大哥,有些人没钱,但有戒指项链呀。他们会把戒指吞在肚子里让大哥们得不到的。”胖子十分认真地开导着劫匪。

    几个劫匪眼神互相商量了一下,觉得胖子说得有点道理。

    想一想,人质六十多个,也不差胖子一个。

    放就放了,给别人打个样,让人质都明白:有钱交出来,戒指别往肚里吞,都交上来,可以保命。

    “滚吧!”一个劫匪用枪狠狠地往胖子后脖子上一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