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15章有功死得早

    胖子一激灵,脖子差点被捅断,叫了一声,手捂着脖子,身子向前一倾,就势向车前门跑去。

    跑到车门前,被为首的劫匪堵住去路。

    胖子抬眼看着匪徒,眼里满是谄媚和笑:“爷,爷,我,我立功了,放我走吧。”

    胖子微微一笑,把一只小手枪顶在胖子的鼻尖上,讥讽地问:“立多大功?”

    胖子指了指车厢内的劫匪,“大哥,我立功很大,很大的。我交了十万块钱!他们说我可以走了。”

    为首的劫匪含笑看了他一眼,阴险地点点头:“你,是可以走了,祝你一路走好哇。”

    说着,侧过身,让开一条路。

    胖子惊喜地往车门外迈去。

    劫匪微微一笑,把枪口顶在他后脑勺上,“嘣”地一枪!

    胖子肥大的身躯向车门外栽去!

    骨碌碌,滚落到马路上,一动不动了。

    车厢内顿时安静极了。

    恐怖,极大的恐怖,已经彻底弄傻了乘客。

    一阵阵臊臭之气越来越浓!

    不断地有人吓出了屎尿,从裤角下流淌到过道上!

    “小子,”劫匪把枪口对准张凡,“看见没,不交钱是死,交钱也是死。想活命的话,让开,我们玩了你女人,你就可以滚蛋了!”

    张凡冷笑一声,“她不是我女人,你们随便好了。”

    邹方恨不得掏出枪崩了:不是崩劫匪,而是崩张凡。

    “废话什么?赶紧躲开!老子的时间不多了!”劫匪喝道。

    张凡慢慢地站起来,扭身看着邹方。

    邹方被张凡气得不轻,脸色煞白,狠狠瞪着他,而张凡也是意味深长地看着她。

    “姐,这四位大哥,就由我来招呼好了。”

    张凡说着,冲窗外飞了一个眼神。

    邹方立即明白了:张凡的意思是让她收拾窗外的那个劫匪。

    “滚吧,你愿意咋着就咋着!能把自己老婆卖了的男人,也有脸跟我说话?”邹方佯怒道,却是从瞳子里透出一丝笑意。

    张凡慢慢地转身对着劫匪。

    四根银针,已经夹在手指缝间。

    “让开一点,我出去!”张凡道。

    四个劫匪见他赤手空拳,便没有半点戒备,向后退了两步。

    张凡见距离拉开了,手一甩!

    四根银针无声地扎入四个劫匪胸膛!

    准准的,全是死穴!

    针锋之猛烈,有如飞弹,几乎没去了根儿!

    没有叫喊,没有挣扎,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

    四个劫匪依旧站着不动。

    眼睛却是直了!

    身体却是僵了!

    别说开枪了,就是眼皮都眨不动了!

    泥塑一般。

    连周围的乘客都没有看出什么问题,四个劫匪就解决了。

    邹方微微一笑,抬起手,手里已经握着一把锃亮的伯莱塔手枪。

    她伸手拉开车窗,微微探头出去!

    真真正正的找死:那个在车外守卫的劫匪,此时正紧张地把身子贴在车身上,端着长枪向警察那边瞄准呢。

    邹方的手枪慢慢地伸过去,顶在了他的贝雷帽上。

    这家伙感到不对劲,抬头一看,眼神立刻灰了:一张绝美绝艳的脸,微微地笑着,非常迷人……天哪,老子身经百战,没想到,最后死在一个美女手上!

    也好,临死前能看上这一张俏脸,一路向西也是精神抖擞的。

    劫匪闭上眼睛。

    “嘣!”

    邹方开枪了。

    劫匪身子一抖。

    子弹从天灵盖而入,从下巴钻出去!

    双腿一弯,颓然坐在车轮旁边,死挺了。

    为首的劫匪站在车门前,听到枪声,向外一看,那位兄弟已经挂了!

    他以为是警察的狙击手从远处开枪,忙把身子从车门外缩回车厢内。

    这一来,正好给了邹方一个极佳的角度。

    她瞄也没瞄,十几步的距离,她根本不用瞄准,抬手一枪。

    劫匪身子立刻靠在车门上。

    他的脑门上,留下一个小小的红点。

    他的头诡异地一点一点,脸上也是有一股可怕的微笑,好像在向邹方致意。

    坐在后排的重案组组长,亲眼目睹了这一切。

    六个匪徒全解决了,风险没有了,是坐收渔人之利的时候了。

    该我出手了!

    他猛地站起来,手中晃着手枪,大声道:“大家都别慌!我是省警察厅重案组组长!大家听我指挥。”

    说着,冲到四个劫匪面前,挥起拳头,叭叭地在他们脸上各打一拳。

    四个劫匪僵直着身子,纷纷倒地。

    然后,组长一脚踩踏劫匪,一边高喊:“现在没事了,四个劫匪已经制伏,大家按顺序,从前门下车,不要拥挤。”

    看他的样子,要是刚才没在现场的话,还会以为劫匪是他制伏的呢。

    乘客见劫匪死的死,倒的倒,这才松了一口气,车厢里反而响起了更大的哭声,有人忙着给家人报平安:

    “妈,没事了,没事了。”

    “老公,我差点见不到你了!”

    “老婆,别提多惊险了,我和几个便衣警察把他们制伏了。”

    各种声音,杂和在一起,听得张凡直皱眉头。

    “邹姐,组长要冒功呀!”张凡愤愤地小声道。

    “冒就冒吧。他需要立功往上爬。我已经不需要了,送他个人情也不错。”

    邹方是出奇的淡漠。

    张凡心中顿生敬佩:物欲横流之中,竟然有这样看淡名利的女子?

    警察纷纷上车,把四个昏迷的劫匪抬了下去。

    张凡走到车前部,看见那个小伙子紧闭双目,肚子上流血汨汨,而慌张下车的乘客,一个个从他身上跨过去。

    张凡停下身,护住小伙子。

    一个中年人窜过来,看了小伙子一眼,抬脚踩在小伙子的胸膛上,就往外走。

    被组长把邹方的风头给抢了,张凡本来一肚子气,见中年男子这么残忍,他正好借机泄气,伸手把那中年人一揪,抬手就是一个大耳光!

    中年男人鼻梁立刻塌了下去,两颗门牙脱口而出!

    “你,你怎么打人?”中年男人捂着脸,痛苦不堪。

    “没打好人!”张凡说着,又是一脚。

    “骨碌碌!”

    中年男人肥大的身躯从车门飞到了车门外!

    后面往前挤的乘客见状,吓得不敢往前走。

    张凡喝道:“大家小心点,别碰了伤员!谁敢踩了这小伙子,小心挨揍!”

    乘客们纷纷小心地从旁边过去,没有人敢再拥挤。

    邹方用手试了试小伙子的鼻孔:“怎么办?流血过多,恐怕不行了。”

    “没事,我先给他止止血。”

    张凡说着,运起一股掌气,点中几个止血穴。

    再细看,小伙子的伤口已经止血了。

    又过了几分钟,救护车到了,护士们忙把小伙子抬上车拉走了。

    张凡和邹方在看护小伙子的同时,重案组组长已经在车下忙于报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