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16章L县

    到了树立形象的关口,省警察厅厅长当然要亲临现场。

    而他身边围着一群大员,个个气度不凡。

    众多的小记已经逐臭而来,如一群苍蝇,被隔离带隔在农田里,急得跳脚。

    重案组组长跑到厅长跟前,一脸征尘,敬了个标准的军礼,道:“报告厅长,六名劫匪,两死四伤,全部解决!”

    四周响起一片掌声。

    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个重案组组长是厅长半年前提拔的,眼见得是厅长的红人,厅长的红人立功了,大家鼓掌自然就要格外热烈一些了。不然那就是对厅长的不敬,甚至是蔑视。

    奇怪的是,厅长并没有鼓掌,而是平静地问:“是你开枪击毙的劫匪吗?”

    组长一愣,心中狂跳,脑瓜在急转着。

    组长的毕竟不是智障,他想了想,关于击毙匪徒这一点,他是不便于抢功的。

    因为事后要对劫匪的伤口进行检查,现场也要找到弹头,这两项数据一出来,谁开的枪马上就清楚了。

    “厅长,是江清市一分局的副局长邹方开的枪,她协助我把匪徒搞定了。”

    组长有几分不甘心,所以故意把“协助”二字说得很重。

    “噢,邹方呀,神枪手!”厅长若有所思地说,然后问,“四个受伤的匪徒是怎么拿下的?”

    “当时他们正要对人质开枪,我为了救人质,不得不冒险出手,几拳把他们打晕了。”组长得意地道,同时握了握着手,好像他那双拳头确实有些功夫似的。

    厅长的眼里却是透出一丝疑惑:

    四个匪徒,手里都有枪,难道几拳就解决问题了?

    泥马是铁拳吗?

    “小邹呢?”厅长问。

    “她在车上救护伤员呢。”

    “把她叫过来。”

    “……是!”组长相当地不情愿。

    不一会,邹方带着张凡过来了。

    因为现场已经清理,安全没问题了,劫匪已经带走,隔离带被打开了,一大群小记蜂拥地围了上来,各种长枪短炮架在路边,等待着采访厅长。

    “小邹,这些年过去了,你的枪法还是那么准呀!”厅长大步迎上前去,高声夸赞道。

    厅长对邹方的态度跟对组长的态度明显不同。

    周围的人员都看出来了:这是苗头!看样子,组长在厅长眼里已经完蛋了?

    邹方有些不好意思,扭头看了看张凡,对厅长说:“多亏这位张先生掩护,我才有拔枪的机会。”

    厅长这才注意到邹方身后的张凡。他皱眉想了一下,忽然若有所悟,上前一步,远远地伸出双手,紧紧握住张凡的手,不断地摇晃着,像是见到了老朋友:“张凡先生,神医,不是那位名震全省的神医吗?我早就有所耳闻,没想到今天在这里见面了,太幸运了!”

    “厅长,过奖了。”张凡平静地微笑着。

    “厅长,”邹方凑近前,小声对厅长介绍,“张凡是江清局聘来执行特殊任务的。”

    “就是有关银驼峰事件那个杀手的?”厅长也是低声问,以防周围的小记听见。

    “对,这次行动,他是主角,我是配角。还有重案组组长,非常支持我们的工作,特地放下手头的案子,跟我们一起来了。”邹方得体地说着,不伤任何人。

    厅长眉头却是一皱,看了一眼组长。

    这时,旁观的乘客中有人喊道:“张先生应记第一功!”

    “对,是张先生飞出银针,把四个劫匪控制了。”

    “没有张先生,今天我们都要玩完。”

    “那个组长怎么那么不要脸?明明是张先生飞针点穴,他偏说是他的功劳。”

    组长站在一边,脸上顿时如猪肝颜色。

    厅长转身严肃看着组长,眼光如鹰。

    以前,厅长对这个重案组组长相当欣赏,不过,最近有人对厅长说,这个组长背地里干了好多坏事,厅长已经开始怀疑他了。眼下的事,使厅长相当不满,冷冷地问:“到底是谁把四个劫匪控制住了?”

    组长此时也是没有退路了,只好硬撑到底:“大家都看到了,是我出拳打倒的。”

    “哈哈哈,你出拳之前,劫匪已经不行了!”

    “你以为你是谁?劫匪站着不动让你打拳?哈哈。”

    “我这手机里有录像!”一个姑娘站了出来,“看一看就清楚了,谁在撒谎!”

    原来,刚才她偷偷地把现场情景录了下来。

    “录像?拿来我看看。”

    “给,厅长。”姑娘把手机递过来,与此同时,狠狠地瞪了组长一眼,鄙视地道,“有意思吗?哼。”

    厅长接过手机,看了一会儿,把手机递给姑娘:“麻烦你把录像传到我秘书手机上!”

    组长低下了头,恨不得找个老鼠洞钻进去。

    厅长斜了他一眼,轻蔑地道:“在搞好业务的同时,也要把思想端正!依你现在的状况,已经不适合执行重大任务了。你先跟我回厅里,就今天的事做出深刻检讨。至于去县执行任务的事,还是让小邹和张先生去吧。”

    厅长情知,出了这个尴尬的事,再让这个重案组组长去执行重要任务,已经不适合了,下面要做的是,彻查组长的恶行,绳之以法。

    完蛋了。组长心中暗暗叫苦,哭丧着脸,一声不吭地退到后边。

    厅长一手拉着邹方的手,一手拉着张凡的手,道:“谢谢你们二位。我会向省里给你们报功的。”

    张凡忙道:“给邹局报功就行了。我呢,不需要,我是局外人。”

    厅长看着张凡,意味深长地说:“我会记住你的。”

    张凡、邹方和玄爷三人到达县城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

    没有惊动县警察局,三人来到一家酒店,开了两间房住下来。

    玄爷这一路上,已经发现邹方在不断地粘张凡。所以,他一进房间,便一头倒在床上,嘻嘻笑道:“小凡,今晚,我会睡得很死很死,你放心,该办什么事你尽管办!”

    说着,做个鬼脸,指了指隔壁邹方的房间。

    “玄爷,说正事吧。那个杀手具体位置在哪?”

    “明天早晨告诉你。”玄爷神秘地一笑。

    张凡猜测,玄爷已经知道了杀手的藏身地点,只不过想卖关子。

    正要再问,邹方推开门,探进头来道:“小凡,你过来一下。”

    玄爷笑了,推着张凡:“快去吧!我什么都没看见。”

    张凡走进邹方房间,她已经脱了外套,只穿一件半袖小花衫,露出两条白玉的胳膊,坐在沙发上,伸手招呼:

    “小凡,你过来坐。”

    张凡走过去,坐在另一只单人沙发上。

    邹方看了一下房门,小声担忧地说:“你的那个玄爷,不会搞错吧?厅长已经知道了。如果我们在县没结果,这糗可就出大了。”

    “玄爷每次都准,这次……”张凡被邹方这一问,也有点失去了信心。

    “我是这样想的,我在县认识一个老大,他手下人在江清作案,被我手拿住,他跑来求情,又给我们局解决了几套住房,好在那人罪行不大,教育一下,就放了。老大因此特别感谢我。”

    “找老大帮忙找杀手?”

    “就是这个意思,我想了一下,这事儿可行。”

    “那好,明天我俩一起去找县老大。时间不早了,你也赶紧休息吧,明天一天会很忙。”

    张凡看着邹方眼里透出来的东西,情知再待下去会坏事,站起来告辞。

    邹方脸色一暗,没有说话,随手拿起水果篮里的桔子,在桌子上用力摔打着……

    “啪啪……”一下一下,声音里充斥着不满。

    张凡假装糊涂,有几分狼狈地逃出房间。

    回到自己房间门前,推门,推不动。

    刷卡,刷不开。

    “笃笃笃……”轻轻地敲门。

    没人回应。

    “玄爷玄爷,是我,张凡!开门呀!”

    没动静!

    这玄爷,把门从里面给反锁上了。

    哼,老爷子的想法怎么这么猥亵,我张凡是那种人吗?把我想得也太不堪了,人家堂堂的大警花,大局长,我说给拿下就给拿下?

    无奈地站在那里,正在发愁,忽然背后响起邹方的声音:

    “进不去了?”

    张凡猛地回头,一股热血差点喷出腔子。

    邹方穿了一件薄薄的睡袍,胸前风光不遮,双手慢慢系腰上的带子……动作慢得出奇。

    “玄爷老糊涂了,我没回房间,他就反锁上了。”

    张凡一脸无奈,同时把头扭向一边,不敢看她睡衣领口里露出来的耀眼色彩。

    “再开一个房间就是了。”邹方眼光熠熠地说,两手上的带子,却是始终没有系好,还在手里扯着,看上去不知是要解还是要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