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17章预言

    张凡心中慌乱,暗暗祷告:我的姑奶奶,你可别解呀!我透视眼已经一目了然了,解跟不解对我来说都是一样滴!

    千万别揭开这层窗户纸!

    而邹方的双手仍然微微地一开一合,有一种“欲解还系”的节奏感……多亏张凡已经洞察一切,若是别的男人,早就胃口被吊扁了!

    “再开一个?好,好主意,”张凡慌乱地舒了一口气,力图使自己平静下来,“好吧,我去服务台再要一个房间。”

    说着,转身便逃。

    “慢!”

    邹方上前一步,伸出手搭在张凡肩膀上,然后半抱半搂,把张凡往自己房间里推去:“算了算了,我是公款划卡,还是我去开一个房间吧,你就住我的房间好了。”

    女特警的力量相当地大,不容张凡回旋,他已经被推进了房门。

    随后,邹方把门好,却是顺手偷偷抽走了房卡,便向走廊尽头的服务员室走去。

    张凡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一头栽倒在软软的床上,叹了一声:“唉,这不是折磨人嘛!真空睡袍……不过,谢天谢地,总算没犯错误!”

    床上的被子和枕头已经摆好,刚才邹方躺过的被窝还带着一丝丝温度,张凡把脸贴在上面,深深地吸了几下,顿时全身舒畅,精神放松。

    也是真有点困了,张凡脱巴脱巴,头一挨枕头,不一会便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长时间,忽然被一阵剧痛弄醒了。

    伸手打开床头灯,只见邹方站在床前,俯身咬着张凡的肩膀。

    “你……”张凡惊呆了。

    她的牙齿狠狠地咬住肩膀不放,头在左右晃着,恨不得把那块肉给咬下来。

    “疼死了啦!”张凡身子一挺,坐了起来,一把将她的头推开。

    只见邹方除了内衣之外,没有其它多余的穿戴,眼里满是怨恨。

    “你……”邹方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然后带着一股香风,扑了上来……

    事毕,张凡带着几分歉意,拥着邹方曼妙的身子,轻声叹道:“你真好……可我,就是有些对不起吴局长了。”

    邹方把身子在张凡怀里一滚动,如一条美人鱼一样,嘴里说出几个令人震惊的字:“吴局长巴不得你这样呢。”

    张凡以为听错了,“你再说一遍!”

    “我说,吴局长巴不得我跟别的男人上床呢。”

    张凡蒙登地看着她:“什么意思?”

    “不明白吗?他这个人哪,有点特殊,在性取向方面……说白了,他是基。”

    张凡一惊,眼珠子差点从眼眶里惊出来:“吴局长,他……好那一口?”

    “唉,”邹方神色暗然。

    “这……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结婚当天晚上,他就交待了。我本想和他分手,但又抹不开面子,怕离婚丢人。而且,当时我们两人都在事业上升期,都是整天在一线打打杀杀,脑袋都是掖在腰带里的拚命三郎,顾不上男女那些事,也不打算要小孩,所以就这样过来了……”

    张凡恍然大悟:怪不得扫帚仙给邹方下盅之前,她没有怀孕呢!这点,张凡曾经疑惑过。

    原来吴局长的热情不在邹方身上。

    “那……你俩之间没那事?”

    “废话,有那事的话,我能这样吗?”邹方嗔着,一侧身,把身下垫着的毛巾拽出来。

    张凡一看,不禁惊呆了:白地红花,牡丹一朵。

    原来,两人是表面夫妻呀!

    怪不得张凡给吴局长诊脉,发现他身体生殖系统完全正常,而邹方却没有怀孕!

    “真是不可理解,这么多年了……”张凡几乎替邹方叫屈了。

    “大华国,像我们这样的假夫妻多得是。好在我和老吴感情很好,谈话也和得来,搭伙过日子也还对付。”

    “那么,吴局长故意安排你和我在一起,是怎么打算的?”

    张凡对这点颇为奇怪:即使性取向特殊,丈夫也未必真心希望自己的妻子跟别的男人呀。

    而吴局长的表现却相当异常:他先是鼓动张凡去邹方办公室,给两人创造单独在一起的机会,这次又安排张凡和邹方一起出差执行任务……可谓用心良苦了。

    “哼,谁知道他肚子里打的什么小算盘?大概是觉得欠我太多了吧!”

    邹方说了一句,随后揽住张凡,道,“别去想那些,一想就头疼,来,让姐好好疼疼你……”

    第二天上午,两人醒来时,已经快十点钟了。

    玄爷从街上吃完豆浆馃子回来了,张凡和邹方去酒店餐厅吃了早餐,回到房间里时,玄爷笑眯眯地打量二人一眼,马上故作正经地道:“我昨天晚上睡得很实,一觉醒来天大亮了,夜里发生了什么事,我一点都不知道。”

    邹方脸上一红,轻轻骂了一句:“老不正经!你以为你是谁?你知道了又能怎样!乱说乱猜的话,小心我毙了你!”

    说着,拍了拍臀后的手枪。

    “不是那个意思,邹局,我是说……”玄爷马上改口道,“杀手的位置我还没有确定下来呢。”

    邹方哼了一声:“你定不下,你把我们领到县干什么?旅游吗?”

    “不不,我的意思是说,事情有点奇怪,我早上起来算了一卦,发现卦象诡异呀!”

    玄爷认真起来,看上去不像是开玩笑。

    “诡异?”

    “杀手好像……好像已经死了!”玄爷吞吐着说道。

    玄爷从来没有这样不自信。

    “死了?”张凡差点把嘴里的烟头给吐出来,“玄爷,你没喝酒吧?”

    “早上醒来,我趁着脑袋清醒,弄了一卦,结果是个天字第一号凶卦。用神弱火被凶神大水相克,已经灭了。目前尸首在东郊外林木茂盛之处。”

    张凡和邹方互相对视一眼,半信半疑:怎么可能这么巧,我们来的当天晚上,杀手就死翘翘了?

    邹方想了一会,给县警察局打了电话,要求见面。

    警察局马上派刑警中队长带人来到酒店。

    邹方把情况细细通报了,并请县警察局出动警犬,去县城东郊寻找一具男尸。

    县局那边听说有凶案,而且是省厅直接派来的侦察员办理此案,不敢怠慢,便把县警察局所有的警犬都派出去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