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21章夜壶

    “秀娴阿姨也喜欢古董?”张凡听钱亮说要给秀娴阿姨买古董,便问。

    “她懂个屁呀!是这么回事,这几天,我女儿在米国遇上点事,你秀娴阿姨也跟着闹心,她听一个街上算命的瞎子说,要买一块五百年以上的老玉坠挂在脖子上,既能保平安,也能保女儿在外平安。所以,这两天,天天闹着,要我到省城给她买一块古玉来。”

    钱蕴在米国遇上事了?

    张凡心中一紧:米国那破地方乱哪,钱蕴该不会……

    不过,钱亮不说,张凡也不便问人家的个人**,便接着钱亮话碴儿:“古玉大多是做旧的,可得好生挑一下。”

    “废话,不想好生挑的话,我叫你来干什么!”

    也是的,自从那次在江清拍卖会贵宾休息室见证了张凡的鉴定古玩的真功夫之后,钱亮每每买古玩,都是拉张凡来。

    而张凡则是驾轻就熟,真假分明,别人以为是假的,在他眼里只要有古魂气,那就是真的,所以,这一年来,帮钱亮淘了好多便宜的真品。

    两人一边闲聊,一边向前走,不断地观察两边的摊子,想找到一块上好的古玉。

    突然一个送快递的小哥,骑着自行车,在人群中穿梭而来。

    这小子赚钱心切,自恃骑车水平高,左拐右晃,在人缝里穿行。

    到了钱亮身边时,钱亮躲闪不及,身子一歪。

    “当”地一声。

    钱亮的脚踢在了一只花瓷壶上。

    那只壶,形状像一只西瓜,大开口,两只长长的耳朵,壶面上有釉花山水图案,原来是一只古代宫廷夜壶。

    钱亮这一脚,将夜壶踢翻,不偏不倚,夜壶撞在一只墨玉砚上。

    夜壶的一只耳朵,断掉了。

    “你瞎呀!”摆摊的老板是一个络腮胡子,两只眼睛圆鼓鼓的,张口便骂。

    “不是故意的呀!是那骑车的小子撞了我一下!”钱亮歉意地解释道,颇为无辜。

    老板提高了嗓门,指着钱亮大骂:“谁撞你,关我屁事?我只看见你踢坏了我的宝贝!”

    现在这人都怎么了?一个个吃了枪药似的,张口就骂人!

    张凡皱了皱眉头,打量着老板。

    这老板五十岁出头,身高体壮,目露凶光,一看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莽人。

    事实也确是如此。

    这个老板仗着自己坐过监狱,在这条街上没人敢惹,要是谁卖的古董比他低,他就会找上门去胡闹,或者把人家门面砸了,或者叫人家赔他钱。

    因此在这条街上,商户们背地里都管他叫老狼,是个泥球型滚刀肉,连警察都不愿意惹他。

    张凡冷冷地问:“踢坏了怎么了?”

    老狼打量一眼张凡。

    见张凡吨位没有自己大,脸上文文静静,也不像是有武功的样子,于是心中有了底。

    他转身从后边操起一把菜刀,把刀尖指着张凡,厉声喝道:“赔钱!”

    “赔你钱?”

    “对。告诉你,少赔一个子儿,砍你的手!”

    “这么凶?像条狼,难道你娘怀你的时候吃了狼屎?”张凡也忍不住骂了一句。

    老狼已经好多年没听到别人骂他了,乍一听,还有点不适应,晃了晃头,阴冷地问:“你……骂我?”

    “不骂你,难道我骂夜壶?”张凡笑道。

    “好,好,骂得好!”老狼一迭连声,怒火快要喷出眼眶了,“小子,敢骂我的人还没出生呢!小子,我今天不给你点颜色,我别在这条街上混了!”

    说着,跨过摊子,一下子冲了出来。

    周围的人呼啦一声,退出去,围成一个圈子,既惊又喜,眼巴巴地等着见血!

    老狼站到张凡对面,两人相距离两米,对峙着。

    “要怎么着?”张凡掏出一支烟,递给钱亮,自己又夹上一支,点着了,深深吸一口,“扑”地一口,运用内力将烟吐向老狼。

    老狼没防备,深深地吸了一大口张凡肺子里滤过的二手烟,咳了一声,倒退一步。

    这一口吐烟,令老狼心中颇有点惊奇:眼前这小子,看似不起眼,内力超强!刚才这一口烟,一般人办不到的!

    难道,今天遇到了世外高人?

    要倒霉?

    老狼心中打着小算盘,表面上却是不能露怯,因为他在这条街上的霸主地位,是这么多年打打杀杀换来的,绝对不能轻易被人看不起。

    今天掉了链子,明天就会有商户找他碴子算老帐!

    于是,他把声音又提高了:“怎么着?别装糊涂,惹到我老狼,算你触了霉头!两条道:一是赔我20万,双方了帐;二是留下一只手,赶紧走人!”

    老狼恶狠狠地道,同时手里雪亮的菜刀抛了起来,在空中翻了一个花,仍旧紧紧握住。

    围观的人群里,有好多这条街上的商户。老狼平时去找别人麻烦时,总是带着这把菜刀,在空中这么翻来翻去,谁看见了,都不得不低头。

    有人好心地劝道:

    “小伙子,赔钱吧。”

    “对,还是赔吧。钱能再挣回来,手没了,可是残废了。”

    张凡又吸了两口烟,微笑着,回头问钱亮:“老总,赔么?”

    钱亮是个不愿意惹事的人,眼下明显是秀才遇到兵,眼前这个摊主不是个善碴,要是没完没了地纠缠下去,惹张凡发火,动手把人打死了,会惹麻烦的……算了,好脚不踩臭狗屎,花钱买平安吧。

    “小凡,赔吧赔吧。”钱亮点点头。

    张凡转过身,问老狼:“你这夜壶哪年哪代的,值二十万吗?”

    “妈的懂不懂行呀!看不出来吗?这是明代的宫廷夜壶!少了二十万,你有的话我买!”老狼道。

    其实,老狼见二人商量着赔钱,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看来,这个小伙子不会武功,刚才喷烟,也不过是玩的技巧而己。

    因此,他胆气顿时壮起来,准备不打折,坚决讹满二十万!

    其实,他心里明白,这是一只清末夜壶,市场上顶多值2万块钱,要是有人出一万五,他准出手。没想到,天上掉了馅饼,碰上两个倒霉蛋把它碰坏了!

    活该我老狼发财!

    今天早晨起床左眼就跳,看来是要大大地发一笔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