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22章赔你

    “二十万?”张凡一边嘟囔着,蹲下身,拿起那只夜壶。

    轻轻打开神识瞳,一瞅!

    不禁暗暗吸了一口凉气:怪异!

    从夜壶釉色、做工和釉裂来看,明显是一只清末的瓷器。

    可是……清末的瓷器,不可能有这么浓重的古魂气呀。

    张凡由于经常和钱亮一起研究古董,早己总结出规律,古玩上的古魂气有浓有轻,浓得像棉花糖,那一准是秦朝前后的绝古宝贝。轻的像是冷天哈气,那样的话,一般是明末到清末的制品。

    如果再仔细分一分,大约每隔五百年,古魂气才增加一成。

    而手中的夜壶,怎么可能泛出近千年的古魂气?

    有没有搞错!?

    张凡站起身,把夜壶递给钱亮:“钱叔,你看看,哪个朝代的?”

    钱亮相当内行,看了一会,很确定地说:“清末,只有清末才生产这个样式的夜壶。”

    张凡若有所思,把夜壶倒过来,冲底部看了又看,然后把它往摊子上一扔。

    “当啷!”

    一声清脆,夜壶被扔到一块石敢当之上,恰恰巧巧,另一只耳朵也摔掉了。

    张凡掸掸手,嘲讽地道:“摊主,一个清末的破尿壶,你也敢讹二十万?”

    这一下子,是张凡故意扔的。

    他是要使老狼明白:这只破夜壶确实没什么价值。

    其实张凡此刻心中狂跳,即使花四十万、一百万,他也要把它拿下!

    “讹?”老狼见夜壶被摔,更是火冒万丈,提刀向前一步,“老子今天讹你讹定了!”

    “要是我不出二十万,只出两万呢?”张凡淡然问道。

    “两万?你就不要做梦了!拿手出来吧,试试我这菜刀快不快!”老狼说着,举起了菜刀。

    围观的人如潮水般,向外退了几步,个个眼睛瞪得大大地,好多人掏出手机,准备拍下刀起手落的惨状,好在朋友圈里牛逼一回。

    “卧槽,你穷疯了?两万的东西讹二十万。告诉你,钱,我有,但是不能花冤枉钱!两万妥妥地,多一分钱,你他妈管法院要去!”张凡沉声道。

    “好好好!”老狼牙齿咬得咯咯响,“不给钱,就给手吧!”

    “给你手,”张凡笑呵呵地把小妙手伸过去,“砍吧。”

    老狼心中还是对钱更眷恋,砍一只破手有什么用。

    他邪邪地一笑:“你以为我不敢砍?”

    “我认为你敢!”张凡肯定地点点头。

    “你真以为我不敢砍?”老狼的菜刀举得高高地,“还是拿钱来吧,看你年纪轻轻,成了一把手,连老婆都娶不上了。哈哈哈!”

    “废话!快砍。我要是眨一眨眼,你是我孙子!”

    这一句话,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老狼一闭眼,菜刀如闪电般砍了下来。

    众人不敢看,闭上眼睛,但手机仍然在录着像。

    张凡瞅得真切,见菜刀落下来,迎手而上,轻轻一拍。

    菜刀从中断成两半。

    一半带着刀柄,仍然握在老狼手里。

    另一半闪着白光,飞上空中。

    张凡一挥手,在空中将它击落。

    也是活该老狼命里有瘸腿的八字,那半片菜刀不偏不倚,直接落在老狼脚踝之上。

    “啊呀!”

    老狼一声惨叫,蹲下身去。

    脚上已经是血流如注了。

    一根大脚筋被砍断了,如小蛇一般,从皮肉里面向膝盖上面缩去!

    他想站起来,但试了一试,脚上没劲了!

    围观者一阵惊叹,都以为自己眼花了:

    “怎么回事?”

    “老板把自己脚砍了!”

    “既然刀法不行,就别出来丢人现眼!”

    “哈哈哈!”

    平时受够老狼熊气的商户,痛快不己,看眼下的形势,老狼今后肯定是个跛子了。

    跛子就没有原来那么可怕了。

    “小子,卧槽你奶奶!你断了我脚筋,我跟你拚了!”

    老狼喊着,一只脚跳起来,舞着手里半截菜刀,向张凡脸上劈了下来。

    张凡又是轻轻一挡。

    菜刀连把一起,飞落到古董摊子上。

    几只名贵瓷器哗啦啦被砸碎了!

    张凡心中越发来气:这样的恶魔,平时不知欺负了多少平民百姓,今天如果不废了他功夫,世人受害无穷。

    好吧,我张凡今天就造福人类,行善积德吧!

    想到这里,上前一步,双手伸出,猛地抓住老狼双肩。

    两根拇指运足古元真气,瞬间注入老狼双肩之内。

    气运如虹,气势如剑!

    老狼臂上两根大筋,顿时被真气摧动!

    虽然没断,已经是藕断丝连了!

    从今以后,他的力量顶多就是普通人的力量,想欺负别人,是办不到了。

    老狼顿觉双肩一麻,双手失力。

    “卧槽泥马!”老狼也真是恶人气概,到了这个点子上,仍然不服。

    “滚你娘胎里去吧!”

    张凡骂了一声,飞起一脚。

    老狼骨碌碌,滚向人群。

    一只脚失力,两条胳膊半瘫,老狼几乎连爬都爬不起来。

    恨透了老狼的商户见状,趁机把手里的矿泉水瓶子,烟头,如雨点般向老狼砸去!

    张凡弯腰从摊子上拾起那只夜壶,又捡起了两只断掉的夜壶耳朵,擦了擦,递给钱亮,笑道:“拿回去,用万能胶粘上,也算是一件古董吧?”

    “你敢抢劫!”老狼见张凡把夜壶拿了,以为张凡不给钱呢,如揪心一样喊了起来。

    “赔你钱!”张凡一笑,从提包里掏出两万钞票,扔在老狼脸上,“妈的,算我倒霉,两万块买只破尿壶!”

    说着,和钱亮一起离开了。

    先后和两个恶人怄气,钱亮心情大坏,不想买古玉了,便坐上张凡的车,两人直接回江清。

    分手时,钱亮掏出两万块钱,道:“小凡,是我惹的事,结果让你破费了两万块钱买了一只破尿壶。我看,这钱还是我出吧,尿壶我不要。”

    张凡把两沓钞票推回去:“钱叔跟我倒是外道起来了?生分!”

    钱亮一想也是,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再说张凡现在的经济实力渐渐强了,也不在意这两万元,便把钱收了回去。

    张凡回到家里,涵花见张凡回来了,忙把香喷喷的饭菜端上来,一脸喜气地和老公吃饭。

    虽然媳妇一脸笑容,但张凡心里却是明白:涵花对于昨天晚上他和欧阳阑珊在一起的事,还是有些不放心。

    “涵花,你老是眯着眼睛打量我,心里想的什么?”张凡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