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25章不信就试试

    李秀娴呜呜地哭道:“老钱,你说得倒轻巧!为了去米国留学,孩子放弃了国内大学!要是现在半途而废回国,还需要得重新参加高考。功课落这么多了,怎么能追得回来?!”

    钱亮心情大坏,脸上红红地,反问道:“那你说怎么办?光哭,光哭,一天哭好几场,弄得我都不想在这个家呆下去了。”

    李秀娴正在着急的火头上,见丈夫顶撞她,气更大了,站起身,隔着桌子,指着钱亮高声道:“我早就知道你不想在这个家呆了,走吧,走吧,我不留你!你去找你的小五小六去吧……呜……”

    涵花忙把李秀娴拉着坐下,“阿姨,阿姨,有话好好说嘛!”

    “呜……涵花,我命好苦呀!”

    李秀娴一头扑到涵花怀里,放声痛哭起来,哭得撕心裂肺,身躯耸动。

    张凡看了,不禁心生怜悯。

    秀娴阿姨对张凡相当好,她对张凡那种关切,只有张凡自己才感觉得出来。

    但是,当着大家的面,张凡无法上前安慰,光是内心里着急。

    钱亮见妻子如此大哭,本想上前哄一哄,但当着张凡两口子的面,也是无法做得出来,急得把半瓶白酒端起来,咕咚咕咚往肚里灌。

    “钱叔,别这样!”张凡一把抢下钱亮手中的酒瓶,“钱叔,咱们坐下来好好商量个办法。”

    “除了让钱蕴回国,还有什么办法?”钱亮眼睛红红地。

    张凡想了一下,又转脸过去。

    涵花此时也在看着张凡。

    两人的眼光对到了一起,都会意地冲对方点了点头:心有灵犀。

    张凡扶住快要崩溃的钱亮,道:“钱叔,阿姨,我有个想法,我去趟米国吧。”

    “你?你去了就有办法了?难不成你把那小子胖揍一顿?那可不行,米国法律严着呢,弄不好,你回不来了。”李秀娴一听,忙止住哭声,阻拦道。

    “阿姨,我没有那么傻,直接去踢米国法律的铁板。”张凡自信地笑道。

    钱亮很支持这个主意:“那……你就和我一起跑一趟米国?”

    “就这么定了。明天让吴局长给我办个加急护照,只是签证方面,米国领事馆经常以大国自居,会不会对我拒签?。”

    “签证那边的事没问题,因为我经常去米国跑生意,你这次就算我公司随员,签证七天就会下来。”

    过了两天,张凡在吴局长的指示下,从警察局那里搞定了护照,钱亮拿了护照,赶紧带着张凡去领事馆申请签证。

    申请递过去后,钱亮去谈笔生意,而张凡来到素望堂。

    一进门,沈茹冰就一脸狐疑地看着张凡。

    “你用这种眼神看我干嘛?”张凡笑问。

    沈茹冰冷笑一下,“你真能去黑去痘?”

    “那天不是跟你说了吗!什么黑痘青胎,一抹了之!”张凡开玩笑地倨傲道。

    “我当时是相信你的鬼话了,也让省电视台把广告做了,昨天晚上已经登出来了,估计今天会有人来。到时候,人家患者来了,你可不能报片哪!”

    “我要是没信心,我今天敢到素望堂来?”张凡往椅子上一坐,从怀里掏出金蟾纳财,轻轻放在诊桌上,“神技,全在这里。”

    沈茹冰用手捏起金蟾纳财,仔细观察。

    翻来复去,也没看出什么门道儿,轻蔑地把玉还给张凡:“不就是一块玉嘛!像谁没见过似的。”

    “不信?我问你,你身上有没有痣啦、痘啦等等一些不雅的‘观点’?有的话,当场试试。”张凡见沈茹冰如此小看自己的神器,颇为不服地道。

    “有怎么了啦?你真能弄掉?”

    “哪个部位?”

    张凡嘴上这样问着,神识瞳已经打开,轻轻向她身上扫瞄而去。

    左腿上,隐隐约约,张凡尚能记得,第一次为她治病时看见过,有那么铜钱大的一块黑痣,此记得它仍然“健在”。

    不过,他是装作看不见,很“认真”地问:“若不是特别重要的部位的话,可以呈现呈现,我保证五分钟内叫它消失。”

    看张凡说得如此庄重认真,不得不令沈茹冰有几分相信,犹豫地道:“你不是对我怀有非礼之意吧?”

    “我是医生!而且,人很老实的好吧!”张凡无奈地摊开手,“不治算了,上赶子不是买卖!”

    沈茹冰心中一动:她这块痣是从娘胎里带来的,黑黑的,长得地方很不恰当:正好长在腿上,弄得她从小学时开始,就没穿过短裤,即使去游泳馆游泳,也是用条绷带把黑痣缠住!

    这是她一块心病。

    她看了看,此时刘医生还没有来上班,患者也没有,正好诊所里没人……

    “那你就给我试试。哼,试不好的话,我得赶紧叫电视台把广告撤了!”沈茹冰仍然装出一副牛逼的样子,其实心脏激动得都快跳出来了。

    “你坐下,把裤子挽上去。”张凡正视着她,严肃地道。

    沈茹冰把裤腿往上挽了挽,但没有露出来那块痣。

    张凡不动声色,假装看微信,却是在等着她下一步的动作。

    沈茹冰犹豫了一会,眼见没办法了,只好从腰上把裤子褪下来一些。

    “快治吧!哼,可别拿我开心!要是治不好的话,小心我……”沈茹冰“咬牙切齿”地威胁道。

    张凡把诊桌上的台灯头扳下来一些,照在她的大腿上,低头仔细看了一看。

    只见那块痣不但很黑,而且微微地有点上凸,像是一只巨大的扁扁瓢虫卧在雪白的肌肤之上,显得感观极不合谐!

    最捣蛋的是,那“瓢虫”身上,还长着粗粗的汗毛,一根根立着,如细细地针灸毫针,跟其它部位肌肤上那软细微微的可爱毫毛完全不一样,看起来会把胃里的早饭给呕出来。

    “嗯,是挺丑的!”张凡用手指在上面点了一点,“也难为你这么多年是怎么挺过来的!”

    “去去去!少说废话,我怎么挺过来的关你屁事!”

    张凡吐了一下舌头,不敢再说话,把金蟾纳财轻轻地放在那块痣上,运起轻柔之内力,慢慢地一圈一圈地按摩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