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26章上帝之手

    按过五圈之后,抬起手来,一看,变化显然:颜色变淡,汗毛变细。

    沈茹冰眼光惊疑,小嘴张合不己,却说不出话。

    张凡手上运气如泉,源源不断,通过金蟾纳财向她皮肤之内注入,二者合并,沈茹冰顿时感到一股股无形之气,在全身运行,如醉如仙。

    整整二十圈。

    张凡抬起手来,细细再看:

    痣?

    神马都没有了。

    只有润白的肌肤一片,跟旁边的地方没有两样!

    “小凡!”

    这一下,沈茹冰更加惊奇,惊奇到了有些恐怖的地步。

    尖叫一声,如同被针扎了屁股,腾地一下站起来!

    “没事了。”张凡平淡一笑,收起古玉。

    “你,你……这,这……不是做梦吧?”

    她满脸胀红,声音抖得像夜里见了狼!

    “你是在做梦!不过,已经美梦成真了!”

    张凡得意地笑道。

    “怎么一点都看不出痕迹!”沈茹冰看着腿那里,眼里由恐怖变成了极度惊喜,用纤纤玉指轻轻触碰着。

    “算了算了,别看了,把裤子提上吧!万一有患者进来看见,成什么体统!不了解我为人的人,还以为我……”张凡非常“严肃”地提醒道。

    沈茹冰这才恍然大悟,忙把裤子提上系好,回身狠狠地打了张凡一巴掌,脸色红透,骂道:“别以为帮我点小忙,就可以嘲笑我!”

    “天哪,小忙?你说得能不能再轻巧一些!”张凡假装委屈地叫了起来。

    沈茹冰以为张凡真的委屈起来,忙略含歉意地揉了揉张凡被打的地方,道:“是大忙,大忙行了吧?”

    “那,也不给我点报酬?”

    “你这个去黑去痘业务上来后,分成方面,再给你加百分之十五,达到百分之四十可以吧?哼!”

    张凡从未想过要增加股份。

    原本前来素望堂并不多,分成百分之二十五就不错了,没想到沈茹冰要给他百分之四十。

    “算了算了,我就百分之二十五行了。反正,你沾我便宜也是常事了。”张凡诙谐地笑道。

    “我跟你是在地认真说!百分之四十,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实在不要的话,你给我撤股滚蛋!”沈茹冰佯怒道。

    张凡感动得心里**辣地,心想,世上哪有这么强烈地要求给别人加股的事?

    “我……”张凡想拒绝,又怕再挨她那巴掌打过来,只好吞吐着。

    “小凡——”沈茹冰伸手给张凡理了理衣领,把头轻轻地靠在他肩上,声音疲惫地说,“我很累,真想甩手一切不管,让你成为我百分之百的控股股东!”

    张凡轻轻地搂着她,忽然想起上次两人谈起“今生有缘无份”的话来,叹了口气,不知说什么好,想了半天,突然道:“我帮朋友办点事,下周去米国,你想要点什么?我给你买回来。”

    “去多长时间?”

    “不确定。”

    “我不要什么,只要你早点回来……你不在,我心里慌得很。”

    十天后,米国bst城国际机场。

    张凡、钱亮走出海关时,钱蕴已经在出口迎接了。

    这丫头一年不见,成熟了许多,脸上已经有了风霜,不过这样一来,完全去掉了少女的形象,反而像一个成熟的女人了,平添了一段风姿。

    钱蕴开车,拉爸爸和张凡来到一家西餐店,聊了起来。

    钱蕴念书的大学是bst大学经济金融专业。

    系里一个男生汤姆,学习成绩极差,是靠着臭名昭著的“平权法案”进入大学。

    此人性格暴燥,却是能说会道,虽然穷,玩弄女生却是好手,第一学期就把一个南美的女留学生肚子给搞大了。

    这学期开始,盯上了钱蕴。

    那天,钱蕴在学校的感恩节晚会上唱了一曲《昨日重现》,散会之后,汤姆便迎面把钱蕴堵在更衣室外,直截了当地喊道:“你可以成为我的女友。”

    钱蕴被弄愣了,叫他走开。

    他淫笑着说:“你现在叫我走开,是因为你不了解我的能力。如果你跟我上一回床,你就再也离不开我了。”

    钱蕴愤怒地跑开了。

    从此以后,他天天骚扰钱蕴,在教室,在图书馆,在公寓……并且在同学中间无耻地散布:“钱是我的女友,今年圣诞节前,我一定会把她肚子搞大的。”

    钱蕴报告过系里,也报过警。

    但得到的回答都是一样的:“如果他有违法的行为,你当然可以斥诸法律。”

    现在,钱蕴自己一个人都不敢出公寓楼了,更不敢晚上去图书馆学习了,整天躲在公寓里,枕头边放一把刀……

    钱蕴讲着讲着,哭了起来。

    张凡心中已经是怒不可遏了。

    但是,这是在米国,人家的地盘。张凡知道,不能直接一拳一脚去解决问题。

    跟鬼子斗,你得有鬼主意才行。

    不然会被鬼吃掉。

    张凡冷静一下,想了想,问:“你没有向别人透露我们来探望你的事吧?”

    钱蕴摇摇头:“我按你的嘱咐,没有向任何人说这件事。”

    “汤姆他天天到公寓来堵你吗?”

    “天天晚上来,在楼下唱歌,冲我高喊。”

    “好吧。这样吧,现在是下午四点,我们大家吃完饭,天黑前你回公寓去。关上门,然后就什么也不管,也别打任何电话。明天一早,我和钱叔就坐班机去ny市了。”

    “那,汤姆怎么处理?”

    “哈哈哈,到了时天早晨,那个汤姆,基本就废了。”

    “凡哥,我知道你打汤姆不在话下,可是你要小心,米国的警察对付外国人是挺狠的。”

    张凡笑笑,“你放心,我首先想到的是防止警察发现这事。我会借上帝之手!”

    “上帝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