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28章突袭

    张凡心中不由得有些怪怪的:到这情侣包厢来的男女,不就是为了那点情那点爱吗?我陪你郑芷英来,不也是为了让你找到点情调吗?

    真看电影的话,网上有的是哟。

    张凡强忍着性子,看了一会,便站起来,出去买了一些零食和饮料,拿回来递给郑芷英。

    郑芷英莞尔一笑,捏起一块小食品,送到张凡嘴里。

    两人一边吃一边默默地看电影,郑芷英越看越投入,身子前倾。

    张凡也不得不勉强看下去。

    这是一个得过国外狗熊奖的片子。

    几年前曾经被炒得很狂乱,赚得了不少少男少女的眼泪。

    男、女主角演技都还可以,虽然不是实力派的,但是青春靓丽派的。

    那个男主人公被放射线射了,得了血癌,却隐瞒病情,让女主角一无所知。然后他离开女主角,躲开了,一直到临终。

    当演到两人最后生离死别时,郑芷英竟然轻轻地啜泣起来,肩头一动一动地,不断用纸巾揩脸。

    张凡叹了口气,剧情太惨烈,不忍再看。

    这破片子,不给人带来欢乐,专门往人心里捅刀子!

    侧头再看郑芷英,像个伤情的小姑娘。

    扭头看看周围,其实大家都没有被剧情感动,各个包厢里的男女情侣,都是抱成一团在那里啃着、昏迷着,相当地进入状态呢。

    电影院真是燃情的好地方,本来没有感觉的双方,到了这个环境之中,也会误认为对方是自己的真爱。

    无数婚姻悲剧,往往从电影院开始上演。

    又熬了一会,电影终于快结束了,片尾曲响了起来。

    电影中,那段r国的民歌被盗来作为片尾曲,听起来让人一阵阵发麻。

    本来是一首r国充满快乐的情歌,被移植放在这里,听起来感觉上特别像哀乐,让人难过。

    好在周围的包厅里的情侣们听见了片尾曲,知道电影快结束了,他们也想抓紧最后的时间结束行动。

    周围的声音越发放肆,不但座位被撞得咚咚响,甚至有人开始发音了,让人听了脸红发热。

    郑芷英已经被耳边的“杂音”把她从剧情中拖了出来,身子紧绷,双手交叉,十指相扣着,铰动着……

    即使是张凡在好几个女人那里都有过实践经验的,此时也不由得惊出一身热汗:现在的情侣们,可够大胆的。

    郑芷英看到伤心处,本想找个肩膀靠靠,再加上周围那种放肆的声音,她终于按捺不住,突然把身子一歪,靠在张凡肩膀上。

    张凡见她主动投怀,便张臂送抱,轻轻揽住她的腰。

    郑芷英似乎有些害羞,又有些不习惯,把脸在张凡肩上蹭了几下,声音颤抖地说:“小凡,走吧,去……酒店吧。”

    她是个相当保守的女子,从来没跟别的男子试过,此刻能说出这话来,可见内心是多么地想。

    张凡没想到事态发展到了这个地步,自己也有点不能自控了,只好顺水推舟,站起来,挽着她的腰,半搂半拥,出了影院。

    郑芷英心脏狂跳,脸上如同被烧烤着,双腿不听使唤,紧紧环住张凡的腰,把半个身子的重量都托在他的胳膊上。

    这一紧贴,她感到张凡衣服里硬硬的好像揣着一些杂物,用手指捏了捏,像是一些小石头,还有一块大一点的。

    她伸手把它们掏了出来,用惊疑的眼光问道:“小凡,你身上揣这么多骰子?还有一块玉?”

    “嗯?”张凡心中一愣:七星骰被她发现了!还有金蟾纳财!

    七星骰放在身上已经一年了,他天天用体气来养着骰子,为的是使它们快点开光。

    “我喜欢跟朋友们赌一几把,这副骰子掷得得心应手,我就带在身上了。”张凡掩饰地顺嘴胡说,为了显得“真实”,还顺便作践了一下自己,说自己有赌瘾。

    “这块玉呢?这是女人把玩的玉件吧?”

    “这……咦,对了,我问你,你身上有没有黑痣黑斑、胎记?有的话,我可以帮你弄掉。”

    郑芷英头一歪,调皮地道:“有没有,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何必问我!”

    那样子相当发嗲,令张凡热血涌头,不禁弯下腰,将她拦腰抱起来,快步走向地下停车场走去。

    “嗒嗒嗒……”

    张凡刚刚迈进车场大门,只见黑暗中火光一闪,一串子弹呼啸而来。

    “不好!”张凡惊叫一声,一弯腰,闪电转过身去,将怀里的郑芷英护住,同时一个虎跃,扑倒在汽车轮子旁边。

    与此同时,两条黑影一跃而上,跳上两辆汽车车顶,随即子弹连发,如雨点般向这边扫射过来。

    张凡落地之后,并无停顿,身子一滚,抱着郑芷英滚到车尾部。

    眼前是一辆商务面包,巨大的车身护住了张凡和郑芷英。

    “哒哒哒……”

    一阵更加猛烈的扫射。

    车库墙面的水泥,在子弹的逆射之下,火光闪闪,如夜空里的星星!

    而反弹回来的弹头,将附近的车辆打得啪啪作响。

    张凡紧伏在地上,感觉得到郑芷英身体在发抖。

    “小凡,小凡……”郑芷英几乎把全身都缠在张凡身上。

    “别怕,他们是冲我来的。你在这里趴着别动,我引开他们!”

    说着,用手推开郑芷英,弯腰就要站起来。

    “太危险!”郑芷英拚出全身力气,重新抱住张凡,拖住他不让他站起来。

    “芷英姐,我会连累你的。”

    “我不要你死,要死一起死。”郑芷英狠狠地道。

    张凡此时心中气愤万分:麻地,由氏,泰龙,你们接二连三地来刺杀我?

    上次,在银驼峰,我宽容大量,没有下死手把你们消灭;

    结果,你们的杀手继续行动要害我,多亏欧阳阑珊在l县把杀手搞定;

    现在,没过几天时间,你们又来了!

    让不让我张凡过几天安生日子了?

    看来,你们是没尝到厉害!

    以为我好欺负?

    此时,枪声突然停止了。

    大概是枪手在换弹夹?

    张凡重重地吻了郑芷英的嘴唇一下,道:“听话,英姐,这样会等死的。松开手!”

    郑芷英被这突然而降的热吻搞得快昏晕过去了,气不成声:“小凡,小心哪……”

    张凡松开她,从车尾探出头。

    两个黑影果然站在车顶换弹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