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30章黑诊所

    d座包房之内,由鹏举斜卧在一只大沙发里,左右各自拥抱着一个三点式美女,美女手中端着酒杯,妖娆无比,娇声娇气地劝酒:“公子,您要是喝了我这杯,我就给您松松筋骨……”

    由鹏举左右手各自在美女身上忙活,嘻笑道:“还是哥给你松松筋骨吧。哥新学了一招,管叫你们姐妹俩半死不活,要不要试试?”

    “要试要试!人家一听新招,心里就想了嘛……”

    “嘣”地一声。

    包房的门被踹开了。

    由鹏举抬头一看,头发直竖,浑身激灵:张凡?

    只见张凡一脸怒气,双目冒火,一步步向前走来。

    由鹏举伸手一推,两个美女滚落在地。

    “张,凡!”由鹏举吐出两个字。

    张凡仍然一步步向前走。

    由鹏举双手支起身子,半站起来,但双腿发软,站不起来,“张,张凡你来干什么?”

    “由鹏举!”

    张凡一声断喝,如同凭空响起一声炸雷,吓得两个美女捂住耳朵,撅着臀部向沙发后面爬。

    “张凡,告诉你,这里可是会所,你别乱来!”由鹏举眼里现出惊恐。

    因为张凡眼里的东西,令他心胆俱寒:这是要杀人的眼神!

    “由鹏举,我们两人之间的恩怨,是由你而起。后来,你一次次逼我,我都一次次放过了你。但你最近做得有点过分了吧?”

    “过分?何谈过分?我什么也没做!”由鹏举双手一摊,一脸无辜。

    “银驼峰,光明影院停车场,两起谋杀,都是你策划的吧?”张凡双目放出冷光。

    “笑话!纯属笑话,我听都没听说过这两个地方!”由鹏举矢口否认。

    “我知道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我今天也不想要证据。我只是警告你:别老拿我开心!把我惹烦了的话——”

    张凡随手抓起由鹏举的头发,轻轻向上一扯!

    由鹏举如同小鸡一样被扯得站了起来。

    由鹏举不敢还手。

    他知道自己与张凡相比,就是一只蚂蚁一般的存在。如果还手的话,张凡随时会叫他死。

    张凡猛地把他往地上一摔,骂道:“再跟我找别扭的话,我会叫你难看!”

    说完,转身便往外走。

    “哎呦!”

    由鹏举一阵疼痛,用手一摸,尾椎骨剧痛!

    看来,被摔裂了尾椎骨!

    由鹏举的保镖,都在隔壁喝酒,听见外面保安乱糟糟地喊,便从包房里冲出来,正好与张凡打了个照面。

    这些保镖都见过张凡,那次在洗浴中心,他们亲眼见张凡手抛散打冠亚军的神力,情知跟张凡对阵,就是送死,一个个吓得叫了几声,转身就往包房里面跑。

    张凡也不搭理他们,大步走到楼下。

    一群保安躲在远处,眼睁睁地看着张凡走掉,却是屁也不敢放一个。

    由鹏举在地上坐了一会,尾椎骨的剧痛让他出了一身汗,咬牙切齿地道:“你们两个表子,还不扶我起来!”

    两个美女哆索着从沙发后面爬出来,扯着他的肩膀,扶到了沙发上。

    由鹏举闭目养神,这场惊吓来得太突然了。

    此前,他虽然知道张凡功夫惊人,但心理上并不害怕张凡:毕竟由氏势力大,又有卜氏的帮衬,他张凡势力薄,是斗不过由氏的。

    所以,他才敢于一而再、再而三地花重金雇佣泰龙团前来刺杀张凡。

    而刚才,他第一次从张凡眼里看出了杀机!

    那杀机,真真切切。

    由鹏举不禁感到脖子后面冒凉风,好像一把砍刀正带着风声向他脖梗子砍下来。

    内心里一阵恐怖,思忖道:以张凡的功力,想取他由鹏举的性命,是举手之劳的事!

    真把张凡惹急了,这小子会拚命的!

    不如,以后收敛收敛?

    目前泰龙团一再失败,根本不是张凡的对手,不如先把泰龙团这边的雇佣合同取消,让张凡这边缓一缓,等张凡放松警惕,他这边再使出终极阴毒招术向张凡下刀子。

    想到这里,他掏出手机,给助理打电话:“熊秘书,你去跟门总说,天际与泰龙团的合同,暂时中止……何时再续?说不好,以后根据情况再定吧。”

    第二天一大早,张凡刚要开车去看望郑芷英,沈茹冰却打来电话。

    她在电话里声音相当兴奋:“小凡,你快来呀!消斑去痘的广告在省电视台播出之后,接到不少咨询电话,也有登门求诊的,都被我婉言推却了,现在万事俱备,只兼东风,就差你来素望堂坐诊了!”

    张凡一听,相当来劲:我的金蟾纳财小蛤蟆要大展身手了!

    一路狂奔,先来到郑芷英家里。

    虽然经过了一夜,郑芷英的情况却没有太多好转,脸色苍白,精神不稳定,老是想呕吐。

    而尤林国已经三四天没回家了,儿子小勇被奶奶接去了,郑芷英一个人相当寂寞,见张凡来了,拉着张凡的手不放。

    张凡让平躺下来,给她按了几个疗程的安神七星穴。

    她的精神稍微稳定下来后,他把带来的药熬了,给她喝下,然后告辞离开。

    到了素望堂,已经有一个候诊的人在那儿了。

    他来得很早,沈茹冰让他在这等张凡。

    “你们真能去痘?”

    这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说话细声细气。如果你闭着眼睛听,以为是女人在说话呢。

    “不能去黑去痘的话,花钱打广告干嘛。”张凡微笑道,“你的痘在哪?”

    男人斜眼看了一下,见绝顶美女沈茹冰站在旁边,相当兴奋,以极快的速度解开裤带,亮出脂肪巨厚的肚皮。

    而沈茹冰很恶心地转过脸去。

    那男人不禁有些失落。

    张凡看了一下:他脐部左侧有一块玉米粒大小的黑痘。

    “这个,要多少钱?”男人问。

    “你这个情况,收款分两部分。去黑素,二百五;平掉痘凸起,二百五。两个二百五,共五百元。”

    “什么什么?五百块?你有没有搞错呀!”男人夸张地惊叫起来。

    “歉贵?”

    “你这黑诊所也太宰人了!”他酸气十足地骂道。

    这家伙出口不逊!

    一听“宰人”“黑诊所”,张凡心生不快,微皱眉头,冷笑道:“有便宜的,五块钱,你去街上,找修鞋的给你割去吧。”

    “少废话,我就出30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