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32章偶遇包媛

    但是,沈茹冰马上冷静下来:不顾一切地走出这一步,那么下面呢?

    下面的路怎么走?

    以目前的状况,她和张凡的事,如果真的有个开局,那也只能最后成为一盘下不完的残局!

    理智战胜了冲动。

    想到这里,沈茹冰突然站起来,把肩头一甩,甩掉张凡的手,把桌上的东西一划拉,脱下白大褂,往椅子上一扔,道:“我去批发站进药。”

    说完,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张凡站在原地,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心中如潮起潮落:

    一朵冰莲花,高贵雅丽,有着知性女子特有的神秘吸引力,让人不知不觉想走进她深遂如夜空的内心世界。

    那里,一定瑰丽壮阔,非比一般寻常女子的小家情愫!

    想到这,张凡轻轻拿起她扔掉的白大褂,看看领口,放到鼻子边,仔细嗅嗅。

    上面有她身上留下的淡香,一种从不洒香水的真正体香。

    一阵温馨,袭遍张凡的全身,一时间,仿佛这微香的衣领,就是她秀发下的雪白颈项……

    “嗯嗯。”

    两声轻咳,从背后传来。

    张凡吓了一跳,忙把白大褂扔回原处,回身一看。

    四豹面带神秘的微笑,眼光看看张凡,又看看那件白大褂,说出来的话相当地猥亵:“没有洗衣粉味吧?”

    张凡佯怒骂道:“滚犊子!”

    “好闻吧?沈大夫可是一顶一的大美人呀!”

    “再说一句!你信不信我把你开除了!”张凡一拍桌子。

    “信!报告刘总,四豹什么都没看见!”

    四豹一个军礼,双脚啪地一并,脸上却是憋不住,仍带着那种令人受不了的笑容。

    “严肃点!知道自己的职责吗?”

    “保护天健,保护素望堂,保护张总和家人!”

    “知道就好。该怎么做知道吗?”

    “不该说的不说,不该看的不看……看了的也当没看见!”

    “去去去,别跟我这贫,快去,去追上沈大夫,陪着她,保证她的安全!”

    “是!”

    四豹又是一个军礼,跑步出去追沈茹冰。

    四豹刚刚离开,门外走进来一个人。

    是钱亮。

    钱亮面带微笑,“没坐诊预约吧?”

    “没有。”

    “中午我请你去个好地方,我的樱园山庄。”

    “樱园山庄?新弄的?”

    “还是上次你去过的那个,我把它改名了,规模和营业项目也扩大了。怎么样?光临指导一下工作?”钱亮说。

    沈茹冰跑掉了,张凡心情郁闷,去散散心也好。

    两人驱车来到郊外。

    樱园山庄座落在湖光山色之中,如仙界一般。

    跟张凡上次来看见的不一样,已经在外观景观上做了重大改进,很像是一处皇家园林,处处显出投资者的大手笔大气概。

    张凡一边感慨,内心相当羡慕:自己的事业也要向钱亮看齐才对。

    人生如斯,才有有成就感。

    钱亮引领张凡,把车开到一处宫廷菜馆门前。

    走下车,走进菜馆的红漆大门,但见里面装修极为豪华,大红花地毯,从门前一直铺进去,上面洒着玫瑰花瓣,客人踩上去,有一种自我伟大的感觉。

    而门厅两侧,则站着八位娉娉婉婉的迎宾礼仪小姐,清一色紧腰开叉蓝底金花旗袍,从开叉处显露出来的一排肌肤雪色,可以晃瞎所有男性的眼睛。

    “欢迎贵宾光临!”

    非常整齐的莺莺之声。

    同时,八名女子柳腰微倾,一个浅浅的万福。

    这一弯腰,开叉裂开,露出的更多了,让张凡不禁心中跳了几下,感叹道:原来成规模、成建制的美女,吸引力成倍增加呀!

    显然,这些招待人员是底层工作人员,他们谁也不认识钱亮,不知道这两位男宾之中有一位就是给他们饭碗的大老板。

    钱亮事先并没有让秘书打招呼,所以马甲招待抱着一个大本子,跑过来直道歉:“两位先生,包间已经满员了!”

    钱亮刚要说话,张凡却不愿麻烦,便指着一个散台:“我们俩就在那对付对付吧。”

    “也好。”钱亮微微一笑,率先坐下。

    “搞点什么特色菜?”钱亮把菜谱往张凡面前一拍。

    张凡翻开首页,不禁吓了一跳:没有低于四位数的菜肴!

    “菜价搞这么贵?”张凡刚刚脱贫才有一年,尚不习惯这种天价消费,没有点菜的想法,便把菜谱扔回给钱亮。

    钱亮看了一眼红马甲侍应生。

    “先生,您二位有什么吩咐?”

    钱亮把菜谱伸给侍应生:“从前面开始,点八个菜!”

    张凡摆手阻拦钱亮:“你长几个肚子?”

    侍应生怕钱亮反悔,忙飞快地写下菜单,转身跑了。

    钱亮把一支香烟递过来,问:“小凡,你今天情绪不好?”

    “没什么……”张凡不想提及沈茹冰的事,忙把话叉开:“钱蕴在米国没事了吧?”

    “没事了。那个汤姆被搞定,听说住院治疗去了。多亏你呀。”

    “一点小事而已。钱蕴没事就好。”张凡心里还在纠结着沈茹冰的事,此刻又加进了一个钱蕴,更加混乱如麻,望着窗外,猛劲吸烟。

    那天在ny机场分手时,钱蕴眼里的光,像钩子似地令他一路不安。

    他知道这个姑娘对他一直情有独钟,是被父母逼着才去米国留学的。

    “先生,菜来了!”

    一声轻柔的女声,从耳边传来。

    张凡心中一紧,忙回头看过来:

    只见一个美丽少妇,身穿红色蝴蝶结服务衫,黑色包臀齐膝裙,推着餐车,站到了桌边。

    “包媛!”

    “小凡!”

    张凡和包媛几乎同时喊了出来。

    “包媛,你,你怎么在这儿?”

    张凡站了起来,伸出手要抱住她。

    一瞬间,瞥见钱亮眼里诧异的目光,张凡冷静下来,重新坐下:“我打了那么多的广告,难道你一个也没看见?”

    自从包媛失踪之后,张凡在一些媒体和网上,打了不少的寻人广告,悬赏寻找包媛的下落。

    结果,都是“泥牛入海无消息”。

    这几天,张凡已经不抱希望了。

    没想到,竟然在这里找到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