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33章志在必得

    包媛最初一瞬间,也是想冲上来抱住张凡:银驼峰的生死经历,让两人心灵上有了一种紧密的联系,除了男女之间的感情之后,另外有一种“一个战壕里的战友”那种感情。

    但她也是聪明之人,当着钱亮的面,迅速控制住自己的内心汹涌,却把胸前的汹涌那么迷人地一晃,嘴角微微笑着:“张总,广告我都看见了。真是对不起,让您费心费钱找我。”

    “既然知道我费心费钱,为什么不给我打个电话?哪怕给林院长打个电话也行啊!”

    张凡忍不住大声责备道。

    张凡把林巧蒙直接“提”出来,目的是让钱亮觉得,这事林巧蒙也有关系,并非是张凡和包媛两个人之间的暧昧。

    “我不想麻烦林院长了,已经麻烦她太多了。我临走时,把她送给我的十万元寄还给她,为的就是不想欠她太多。”

    “嗯,她跟我说了。正是因为知道你身上没钱,我和林院长才格外着急。我家涵花为这事,也是没少埋怨我,说我肯定是哪句话说得不对,把你得罪了。你知道吗?你这一跑,我受了多少气!”

    张凡委屈地说,心中也是直想哭出声来。

    “三号送菜员,快去厨房!”前台经理探身向这边看了一眼,喊道。

    包媛回头答应一声,然后红着脸,低着头,把菜一盘盘地摆到桌上,说:“张总,你们二位先慢用,我那边还忙着,抽空我再过来。”

    张凡看着包媛扭着极俊的腰身走出去,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回身面对钱亮。

    “什么情况?”

    “呵呵,没事儿。”张凡有些讪讪地笑。

    “我也没说有事儿呀!”钱亮暧昧地笑着,用筷子指点着盘子,“来来,品品这个,孜然烤飞龙,三万五一只!”

    去!飞龙张凡见过,是山里的一种飞禽,好看得不行,是一种珍禽……这帮家伙怎么把它弄到盘子里来了?

    虽然飞龙烤得焦黄冒油,散发一股令人流口水的香气,但张凡还是把筷子绕开,夹了一块瘦肉,放到嘴里,一边哼道:“太残忍了!飞龙也吃!”

    “吃飞龙算什么?哈哈,你知道夹的是什么吗?”

    “难不成是龙肉?”

    “小鹿肉!比飞龙还珍贵!你呀你呀!”钱亮用筷子点着张凡。

    鹿肉?而且还是小鹿肉!

    张凡差点把嘴里的肉噎在嗓子眼里:那么美的小鹿,就杀了炒菜吃?

    张凡想吐,但觉得不雅,便勉强咽了下去,端起河西,喝了一口发蓝稀国红酒顺了顺。

    现在虽然有些钱了,但是消费这么贵,而且吃的都是不该吃的,张凡还是相当不适应。

    钱亮打量着张凡的窘相,笑道:“我不是想请你吃点新鲜东东吗?没想到你小子还挺有环保意识的。来来来,既然你不喜欢这些,咱来个绿色的……服务员,过来!”

    “来喽,先生!”一个侍应生应声而来。

    “来两个素点的!”

    侍应生躬身道,“先生,要素菜的话,我向您推荐‘白沙落雁’和‘回头是岸’两款特色菜。”

    “好好,可以可以,快点上!”钱亮摆手道。

    “马上来!”

    侍应生喊着,跑向厨房那边。

    过了不到两分钟,一个送菜员把两盘菜送了上来。

    张凡仔细一看:

    去!什么“白沙落雁”?原来是豆腐拌葱丝!

    “回头是岸”竟然是猴头虾仁清汤!

    而此时,包媛在大堂忙碌,心里却是想着怎样快点从这里脱身。

    自从离开江清之后,她并没有像跟林巧蒙说的那样去n省投奔亲戚,而是偷偷在省城留了下来,在餐馆打工。

    前几天,在报上看到樱园山庄招服务员,要求是“长相端庄大方”,她便前来应聘。

    由于她长得属于“美得不成样子”的那种,顺利地被聘用,并且上了“一线”:给客人送菜。

    现在,弟弟包成已经戒了毒瘾,但一时找不到工作,而她既要养孩子,又要养弟弟,所以必须拚命干活才行。有加班的事,她总是第一个要求加班,为的是多挣几个钱。

    整天累得像条可怜的小猫,心里却一直放心不下张凡,每天晚上必须在被窝里看着张凡的相片才能入睡,有时泪水把手机都打湿了。

    她明白,自己已经陷入了一场无望的、疯狂的暗恋之中。

    她有时也警醒到:也许,她会被场“火”给烧得灰烬不留;

    但仍然无法控制自己去想张凡。

    现在猛然间遇到了,她真想扑在他怀里痛哭一场。

    可是,林巧蒙在医院里对她说的那些话,迫使她不敢走这一步:破坏别人的婚姻,尤其是破坏自己恩人的婚姻,良心上怎么过得去?

    她想放下手头的工作,偷偷溜掉。

    可是前台经理一直在盯着所有的送菜员,催着她们脚下快点!

    她根本没机会!

    “三号,去给十二号桌送菜!”

    前台经理道。

    “来了!”

    包媛应了一声,端起厨房送菜口推出来的一盘菜,向十二号桌走去。

    十二号桌也是大厅的散台,但是有一道古典屏风挡在那里,跟包间差不多,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却能听到那里的声音。

    包媛端着菜,款款地走进屏风内。

    这一桌,七八个人,一看就是公子哥儿那路子人。

    为首坐着的小子,就是任大宝。

    而坐在他身边的一个瘦家伙,头上缠着绷带,绷带上渗出血迹。

    他就是刚刚被四豹扔出素望堂的猴五。

    一见包媛进来,任大宝把下巴冲同桌人一呶,道:“就是她。怎么样?我的眼光还不算太低吧?”

    原来,任大宝前几天来这里吃饭,见到了包媛。见她长得丰腴苗条,媚脸如花,少妇的风采远远胜于青涩小妞,味道十足,便调戏她,要带她走。

    当时包媛奋力反抗,任大宝也觉得时机不成熟,便暂时放弃了。

    这两天,他天天来樱园山庄吃饭,每次都吩咐前台经理:他的菜,必须是3号端来;酒必须是3号启瓶!

    不过,包媛面对任大宝的骚扰,不为所动,正色厉声,任大宝因此没有得逞。

    今天,他找了一帮朋友过来。

    这个美当妇使他已经憋不住了,今天他是志在必得。

    他事先已经“搞通”了菜馆的经理,前台经理也塞了钱,这两人已经默许,他饭后可以把包媛从这里给带走。

    那边,星级大酒店的房间己经包好了,就等着把这个美少妇给放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