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34章坚拒

    “任哥,你口味相当有特点!”

    “哇,看那……还正在喂孩子的!”

    “老的少,丑的俊的我都玩过,就没玩过喂孩子的!哈哈……”

    “哥,你睡完了,让给兄弟两天吧!”

    一桌子狐朋狗友纷纷赞叹起来,眼光都是火辣辣地烧向包媛的身上。

    猴五不顾一身疼痛,眼光顿时贼亮贼亮,倾身过来,伸手在包媛腰上捏了一把,兴奋异常:“媳妇,你好俊俊哪!”

    包媛向后一闪,手里的菜一晃,差点倾出来,大声反抗道:“拿开你的狗爪子!”

    任大宝哈哈一乐,伸手把猴五往旁边一推,笑道:“猴五,她不待见你,看我的……”

    说着,张开双臂,一下子从侧面环住包媛柳腰,臭哄哄的大嘴张开着,向她腋下拱去,头摇晃着,如春天的猫一样叫着:“好香,好香哟!”

    包媛扭动着腰肢,想要挣脱出来。

    这几天,面对任大宝一次次的骚扰,包媛想过,辞职避开算了。

    可是,樱园山庄给的工薪比其它饭店高出一半,她不舍得辞掉这份工作。

    上次,任大宝来骚扰她,她已经态度坚决地拒绝了,叫任大宝不要有一点念想。

    谁知这个野兽越来越疯狂,毫不放手,今天又来了。

    她早己做好了心理准备:他敢放肆,就跟他拚了!

    任大宝见她腰肢扭动,不由得受到了刺激,双臂环得更紧,一只手向她衣服下面探去。

    包媛身体一颤,怒火万丈,豁出来了!

    手中的大盘子向下一倒。

    哗!

    一盘子菜,连汤带水,倾进任大宝脖子里面去了!

    “哎呦妈呀!”

    任大宝惨叫一声。

    头上,身上,粘粘的汤水直往下淌,热热的菜汤,烫得后背剧痛,任大宝扭着身不断地发出嚎叫:“啊啊,烫死我啦……”

    “泥马,敢打任哥?”一个红头发公子哥把筷子一摔,站了起来。

    “服务员,服务员,把你们经理叫来!”猴五冲出屏风,冲服务员吼着。

    前台经理早就瞄着这边,听着动静,随时准备配合任大宝,不声张地把包媛拿下。

    不料却是猴五高喊起来!

    经理一惊:难道一群大老爷们拿不下一个女的?

    他忙跑过去,一见眼前这情况,有点蒙,忙冲任大宝弯腰道歉:“公子,对不起。这个服务员是刚招聘来的,业务不熟,公子,您没事吧?我这里让她先给您鞠个躬,道个歉。”

    前台经理说着,拉了包媛一把,“快,还不给公子道歉!”

    包媛站着不动,道:“他耍流珉!”

    任大宝此时背上已经不那么疼了,只是浑身粘粘的菜汤不好受,他用餐巾纸揩着脖子,冲前台经理大骂:“妈的你们这什么破饭店?老子来这里扔钱是享受服务的,不是来挨打的!这事,我跟你们没完!”

    “3号!”前台经理事先已经收了任大宝的钱,要是任大宝翻脸把事情捅出去,可就坏了,便厉声对包媛喝道,“马上把公子衣服揩干净!”

    “不!他天天来骚扰我。我是来这里打工挣钱的,不是来让别人骚扰的!”包媛怒道。

    任大宝从座位上站起来,抖了抖身上的汤水,朝包媛逼近,一双眼光死死地钉在她的胸前:“媳妇,你以为你是谁?你就是一个打工妹!本公子想玩你,那是你祖上三代烧了高香的好事!”

    包媛一步步向后退,退到屏风跟前,退无可退,手中晃着盘子,咬牙怒道:“别碰我!你敢动我,我劈开你脑袋!”

    说着,把手里的盘子高高地举过头顶。

    任大宝有点害怕,犹豫了一下。

    这时,菜馆经理闻讯,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这小子已经收了任大宝五万好处费,今天是铁了心要把包媛“卖”给任大宝。让他没想到的是,包媛竟然把任大宝打了。

    在菜馆经理看来,这正好是个时机!

    任大宝见经理赶到,道:“经理,我说你这菜馆是不是开到头了?”

    经理忙弯腰道:“任公子,对不起,我的工作做得不到位,让您受委屈了。你放心,我一定叫她跟你道歉,赔偿您一切损失。”

    说着,狠狠把包媛一搡,搡向任大宝,厉声喝道:“跪下!给任公子磕头!”

    “不!”包媛高声回道。

    事己至此,包媛只有硬扛到底了,“他骚扰我!凭什么让我给他道歉!我不但不给他道歉,我还要报警呢!”

    经理来气了:小小一个打工妹,竟然敢太岁头上动土!

    “骚扰?一个打工娘们儿,骚扰你是看得起你!”经理本相毕露,跳着脚骂了起来,“你,在这跟我装什么清纯?你以为你是花花姑娘?孩子都被人弄出来,给公子玩玩有什么了不起?公子难道会亏待你?你还报警,告诉你,警察来了,也不敢管这事!你要是识相的,赶紧给公子磕头!”

    “磕头就不需要了!”任大宝道,“经理,我要求她把我的脖子舔干净就饶了她!”

    “哈哈哈,连裤衩一起……”猴五笑道,又是伸出向包媛摸来。

    “你……”包媛举起手中的盘子,要向猴五打去。

    猴五一抬手,捏住包媛的手腕,“嘻嘻,媳妇,给哥摸摸……”

    另一只手便向包媛衣服下探去。

    “啪!”包媛另一只手狠狠地搧了猴五一个耳光!

    红头发公子笑着过来,把猴五一推,手里两沓软妹币向包媛胸前一捅:“妹,哥给你两万,给哥香一个嘴!”

    包媛从早上来上班到现在,几个小时过去了,一直没给孩子喂,此时那里胀得厉害,被那钞票一捅,刀割似地疼痛,向后一闪,手中的盘子一挥砸下。

    “扑!”

    砸在红头发公子的额上。

    红红的一道鲜血,向下淌,越过眉毛,流到脸上,像在脸上画了一道死刑红勾,相当难看。

    红头发公子脚下晃了一晃,慢慢地瘫坐到地上。

    经理一见,大惊失色:打了公子,这事闹大了!

    “快,快去叫医务室人过来!”经理冲侍应生大吼,同时冲上前,抱住红头发公子,双腿直接跪下,“公子,公子你没事吧?”

    “我操!”红头发公子缓过气来,一下子跳起来,抡起椅子,便向包媛砸去。

    猴五把红头发公子挡住:“别砸坏了,砸坏了任公子不好玩呢。”

    “啪!”

    红头发公子把椅子摔在地上,指着包媛大骂:“表子,今天哥几个要不是把你轮了,就白在世上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