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36章经理上任

    手一松,扑通一下,跌坐在地上。

    “哎哟!”

    惨叫一声。

    差点把尾椎骨给挫断!

    他一边揉着屁股,一边抬头看着张凡,如同看见神明一样,既恐惧又崇拜,心里暗道:这轻轻一捏,效果就这样。他要是打我一拳,还不把我身上捅个血窟窿?

    除了这个“神明”之外,在“神明”的身后,还站着一个中年男子。

    菜馆经理并不知道这个人就是樱花山庄的幕后老板钱亮。

    钱亮是个低调大亨,很少公开露面。

    对于招聘菜馆经理这类小人物,钱亮都是放手交给业务经理去做的,因此,山庄里除了几个总经理、副总经理,再没人认识钱亮这个真正的老板。

    “小……凡!”包媛见是张凡到来,禁不住叫了一声。

    这一声,拖音极长,如娇似嗔,如泣如诉,任何男人听了,都会身子软掉一半。

    包媛心中同时一阵委屈,一阵安慰,一阵见到亲人般的温暖!

    话音落时,香肩耸动,如花俏脸上已经是泪如雨下了!

    张凡内心百感交集:眼前这个舍命救自己的多情女子,让他心疼,让他放心不下。多日的寻找,快要磨掉了他的耐心,没想到她竟然偷偷在饭店打工,为了别人家庭,把一切的委屈全都自己扛了!

    “你没事了。”张凡轻轻伸手过去,拉住包媛的手。

    那双手柔软温润,手指在微微动着,点点滴滴的内心信息传到张凡手上,似乎在向张凡诉说着这些天来的委屈:想见一个人,却必须躲着他!那简直是能折磨死人的事情!

    而此刻,她终于抓住了梦中抓过无数次的手,真的不想放开,就这样永远握在手里,直到天荒地老。

    而此时,任大宝却是心胆俱寒,用极为怪异的眼光看着张凡:这不是素望堂那个大夫吗?上次到他那里要干股没办成,反而被姑父兰忠给骂得狗血喷头。

    麻地!怎么又碰上这个丧门星!

    看来今天要倒大霉!

    “嗯——”张凡眼一瞪,一道逼人的古元真气直射出来,射到任大宝眼睛里,令他不寒而栗!

    “你,你……”任大宝坐在地上,双后往后挪着身子,直往桌子底下挪,想要把自己藏起来。

    菜馆经理怀疑地打量了张凡和钱亮一眼:“你们两个,是干什么吃的?要知道,这是樱园山庄!樱园山庄的老板是谁,你们知道吗?”

    “是谁?”张凡笑问。

    “孔国辉孔总!”

    菜馆经理从未见过钱亮,在他眼里,山庄总经理就是樱园山庄的天爷了。

    “孔总?”张凡扭头看了钱亮一眼,“孔总是谁?”

    “孔国辉总经理,山庄的总经理!”钱亮平静地回答。

    “妈的,知道孔总是山庄的总经理,还敢来管闲事!”菜馆经理指着钱亮吼道,“一会儿孔总马上就到,到时候吃不了你们两个二货兜着走!”

    “孔总到了!”

    屏风外有人高喊。

    随即,人群分开。

    一个彪形大汉急匆匆地冲进来。

    此人身形如塔,浓眉大眼,有相当威风。

    “孔总!”菜馆经理叫道。

    孔总看也没看菜馆经理一眼,却是抢前两步,弯腰向前,双手伸出来,轻轻握住钱亮的手,低声道:“钱总,你来了!出了事,我晚到一步,钱总,您能原谅我吧?”

    钱亮眉头一皱,鼻子里哼了一下,颇为不满地道:“小孔,怎么搞的?我今天请张总一起来尝尝鲜,顺便考察一下,没想到,遇上这种事!竟然有人敢强行抢走山庄员工!我看,你在管理工作上要加强,目前,菜馆秩序方面、安全措施方面,很不到位呀!”

    孔总听了,脸上现出哭相!

    钱总的这轻轻的责备,让他心惊胆颤:钱总轻易不批评手下,要是批评了,那一定是相当愤怒了!

    “钱总,”孔总紧张得气喘厉害,双膝弯曲,差点跪下,“钱总,都是我的错!我没管理好,没管理好,才闹成这么大的乱子。钱总,是打是罚,我都跪着接受!”

    说着,扑通一声,单腿跪了下来:“钱总,我辜负了您对我的信任!”

    “起来起来!”

    钱亮很不习惯这一套,伸手拉了孔总一下。

    孔总这才敢站起来,转身变了一个面孔,冲菜馆经理暴吼:“你他妈端的谁的饭碗不知道吗?这是钱总,樱园山庄大老板钱总!”

    菜馆经理此时完全蒙登了,“钱,钱总,对不起,对不起,我瞎了眼了,刚才骂了钱总,钱总,您老踹我几脚解解气吧!”

    说着,跪下来,把脸抬起,像条讨食的狗一样,歪着头,张着嘴。

    “啪!啪啪……”

    一个大耳光搧过来,打得菜馆经理满脸是血。

    孔总怒道:“钱总高贵,你这狗一样的东西,他妈也配钱总去打?”

    “我不配,我不配,我自己打,我自己打!”

    菜馆经理说着,抡起巴掌,左右开弓,猛搧自己。

    张凡抬脚把菜馆经理一踢,道:“我问你,你和这个姓任的什么关系?你身为菜馆经理,不护着本店员工,却要把员工送给别人玩弄,到底怎么回事?”

    “我……我……”菜馆经理哆索着,根本说不出话来。

    钱亮递给张凡一支烟,打开打火机,给张凡点上,笑道:“他知错就行了,这里面的事,追究起来很麻烦,就饶了他吧。”

    “钱叔,这小子肯定跟姓任的有勾结。”张凡说着,还不解气,又用脚踢了菜馆经理两下,把他踢翻到角落里,疼得脸都发白了,却不敢叫出声来。

    钱亮向来对手下员工持宽容态度,这事他也不想深究,便吐了一口烟雾,道:“小孔,把菜馆经理换换人吧。”

    “是,我马上让人事部考虑招聘菜馆经理的事。”孔总立正道。

    钱亮已经完全明白了张凡和包媛的关系非同一般,便冲孔总道:“招聘什么!就让包媛女士当菜馆经理。”

    “是!”孔总又是立正回答,然后转身对前台经理道,“听好,从现在起,原经理撤职,去当前台侍应生。菜馆经理由包媛包女士担任。”

    “是。”前台经理一立正,答应道。

    “你们全都要听她的话。哪个有半点不服从她,我立马砸他饭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