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37章遇到我只有跪

    前台经理平时受够了顶头上司菜馆经理的气,此时见他被撤职了,而且还分配在他前台经理的手下,不由得大喜过望:哼,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老子翻身得解放,不把你虐成狗头,我就不算狠人儿!

    他伸手把地上的菜馆经理提起来,往外一搡:“机八在这磨蹭什么?还不快点去干活!”

    菜馆经理屁股上挨了一脚,低着头,夹着尾巴走掉了。

    前台经理躬身上前,眼光只敢看包媛下三路,低三下四地道:“包经理,您……有什么吩咐?”

    包媛还没有从刚才的情境中解脱出来,忽然摇身一变成了经理,一时不知如何安排工作。

    经理?

    打工十年了,一直是被人呼来唤去的“丫头”,谁都可以欺负她,如今一下子高高在上,她感到相当不适应,求救地看着张凡,又看着钱亮,推却道:“钱总,这,我恐怕干不了!”

    钱亮信任地冲她点点头:“你能干!这种经理专业技术含量不高,只要你认真,就能干好。”

    “我……一直是一个打工妹……我能当经理?”包媛萌萌地问。

    “不,”张凡走上前,扶住她香肩,轻轻安抚,“钱总说得对,你能干得了!你是打工的,可是,人的一辈子,并不是注定永远打工!打工的也要有梦想。要知道,从打工的到大老板,有时,仅是一步之遥。”

    钱亮也走上前,郑重地握住包媛的手,“我让你当经理,不是一时冲动,是有原因的。我刚刚听小凡说过,你在银驼峰舍身挡子弹,身受重伤。可以说,在场的所有男人,都没有你这样的侠肝义胆!你连死都不怕,难道害怕镇不住手下一群服务员?”

    包媛脸上红了,搓着衣角不说话。

    钱亮回身道:“小孔,以后包经理的工作,你要多多指导,多多支持。不然的话,我可要罚你!”

    孔总情知自己头上又来了个太上皇,立时身段矮了半截,给包媛鞠了一个躬,又对钱亮说:“钱总说哪去了!要是让我这熊包蛋去挡子弹,我直接吓尿了!包经理是女英雄哪,我佩服还来不及呢,哪里配得上指导她。今后,我一定要多多向包经理学习。”

    钱亮故意当众说出银驼峰挡子弹的事,是用心良苦。

    他担心猛然把包媛提到经理的位置,别人不服。所以,用这个“挡子弹”的事,先给包媛的威风给立起来。

    这一来,果然顶用。

    周围的服务员,都佩服得直吐舌头:

    “怪不得这么厉害!”

    “以后我们可得小心点了!”

    “看出来了,刚才那一大帮男的,都被她给镇住了,除了她,谁有这能耐!”

    张凡深深明白钱亮的用意,不禁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商人!会利用一切可利用的“资源”来获取利益,“钱总,你……”

    钱亮明白张凡心里的意思,非常自得地一笑,玩了个小幽默:“别表扬我呀,我最不爱听表扬。不过,你要是太佩服我的话,表扬几句也可以。”

    “算了,攒到下回,一起赞扬钱总吧。”

    钱亮假装失落地叹了口气,忽然指着桌上的一伙公子们,问:“小凡,这几个小子怎么处理?听你的意见。”

    任大宝情知今天这道坎不好过,马上放下身段,求饶道:“张大夫,今天这事,全是误会,大宝不知道包媛是您的马子……”

    “啪!”一个大巴掌拍过来,任大宝被打得歪倒在地。

    张凡轻蔑地笑道:“误会个叉!马上给包经理道歉。”

    现场的七、八个酒友,只有任大宝和猴五深知张凡的厉害,而其它几个人看张凡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而且身边也没带保镖,便嚷嚷开了:

    “任公子,这么快就熊了?”

    “保镖呢?保镖上啊!”

    站在外面的保镖们,见任大宝被打倒在地,职责所在,不得不救主,便一窝蜂地冲过来,虚张声势地嚷:“谁呀谁呀,敢打任公子,是不是欠割一刀?”

    张凡很不耐烦,但是也懒得打伤这些保镖,便伸出小妙手串乱点一番。

    一群保镖登时没了动静,一个个呆立不动,泥塑一般。

    他们都被点中了死穴,没有一刻两刻钟,是不能缓过气来的。

    任大宝的一群酒友见状,惊吓不轻,刚才还想着把这个餐馆给平了,不料一瞬间一群保镖就被搞定了。

    什么功夫呀?

    看来这人真的惹不起,怪不得钱总大老板对他那么客气!

    一群牛逼惯了的公子们,或呆若木鸡,或低头不语,或悄悄站起来,想溜。

    “往哪走?事儿完了吗?”

    张凡轻轻说了一声,伸手揪住猴五,提起来就扔到桌子对面。

    猴五倒霉,一天被摔了两次,被四鹏摔得全身疼,张凡又给他来了个伤口抹盐,疼得叫唤不止:“哎呦,骨头断了……”

    几个公子吓得站住脚步,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傻笑着冲张凡点头。

    “张总,这……今天这事是任公子和包女士之间的过节,我们这些人都是来喝闲酒的,不关我们事,不关我们事……”

    张凡此前已经听得清清楚楚,这些人是怎么调戏包媛的,现在岂能轻易放过他们!

    “少废话,都给我跪下,向包女士道歉!”张凡威严地说了一句。

    虽然语气上显得轻描淡写,但目光里透出的杀气,却足以让几个混蛋心惊肉跳了。

    几个平时骄横惯了的公子,从来没有给别人道歉的习惯,更别说向一个打工妹下跪了,一个个大眼瞪小眼,忸怩着不肯跪。

    “装逼?遇到我,除了跪,你们没别的出路!”

    张凡骂着,走过来,一把一个,都给揪过来,往地下一摔,往膝盖上一踢……

    “哎哟哟!”

    几个公子膝盖受创,纷纷跪地。

    妈的,这个姓张的小子哪来这么大劲,提我这二百来斤像提个耗子似的!

    今天看来必须得低头了,否则的话,姓张的还不把我们腿给踢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