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38章阴谋者的不安

    公子们纷纷认怂,极不情愿地给包媛磕头:

    “对不起,包女士,都是我们的错。”

    “我们瞎了眼,不知包经理大有来头!”

    “包经理,我们都是个屁,您就放了我们吧。”

    包媛不习惯这些,慌忙摆摆手:“起来吧,起来吧,快走快走!”

    几个公子这才费力地站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指着任公子骂道:

    “小任,以后吧,搞不定的事,别机八先吹牛逼!”

    “害得我们跟着吃锅烙!有意思吗?”

    “就是!你他妈自己惹到了爷,捆绑大家一起做了孙子!”

    “这事传出去,今后在地面上怎么混?”

    “任公子,我要是你,找根绳吊死得了!”

    任大宝被狐朋狗友们骂得狗血喷头,不敢还嘴,抬头看着张凡。

    “你……”张凡微微一笑。

    任公子此时是完全服输了,声音可怜巴巴的:“张大夫,包女士,饶了我吧。看在我姑父的面上,放我走,以后我绝对不敢再放肆。”

    “别老提你姑父!在我眼里,兰忠就是一个贪腐大员!小心我哪天收拾他!”

    “不敢不敢,再也不敢提我姑父了。”

    “今天你干的好事,咱们之间怎么了结?”

    张凡用手指敲了敲桌子,当当地响,那声音在任公子听来,如同擂在自己心上,不禁一颤一颤的。

    “张大夫,您这次饶了我吧。我再不敢了。”

    “可以不打你,”张凡笑道:“上次你去天健要股份,记得我让你爬出门去吗?”

    “记得记得!”

    “你属小鸡的?记吃不记打?今天,你当着众人的面,再给我爬一次。从这里,一直爬到菜馆门外!”

    张凡的目的,就是要当着众人的面,打一打任公子的威风,以免他今后到处去害人!

    任大宝脸上直冒汗,央求道:“张大夫,我给您多磕几个头吧。爬……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实在是难为情。”

    “卧槽!哪儿学的坏毛病?跟我讲起价钱来了?爬!”张凡又重复了一声。

    任大宝最怕张凡眼里的杀气,不由得浑身一颤,咬了咬牙,回身冲保镖们吼道:“都给我滚远点!妈的看你爷的笑话?”

    保镖们忽啦一声,全都退出餐厅之外。

    任大宝万分不情愿,皱着眉,死的心都有了,蹲下身,四肢着地,撅着屁股,一步一步,爬出屏风。

    餐厅里的人纷纷围上来,在任大宝两边形成一个通道。

    “这人爬得相当专业!”

    “看样子在家里常被老婆罚!”

    “喂,这位公子,你喝多了?”有人嘲笑着问。

    任大宝也不回答,低着头,生怕别人录像录到了他的脸,手脚加快频率,快速地爬出了大门。

    灯光闪闪,好多人进行了实况录像!

    人群散去之后,只剩下钱亮、张凡和包媛,还有孔总四人。

    “包媛,”钱亮见包媛对于经理这个角色心有顾忌,便鼓励道,“这个菜馆,就交给你。大胆干,赔了算我的。”

    包媛把眼光投向张凡,征求他的意见。

    张凡从最近的接触中发现,包媛身体里有一股子劲头,如果给她个舞台,她会唱出一出大戏的,便点点头:“钱总让你干,你就大胆干。饭店这行,你也是熟悉,有什么不懂的,多向孔总请教就是了。”

    “哪里哪里,我得多向包经理学习。包经理,以后有事,打个电话给我。手下人有不服的,该开除开除,该扣薪扣薪,我这里全力支持你工作。”孔总急于向钱亮表忠心。

    “小孔,别整没用的,先安排一下,把包经理的食宿问题解决一下。包经理有个孩子很小……”

    钱亮早己经发现了包媛几个小时未给孩子喂乃而引发的胸前异象,便关切地说。

    孔总看了包媛胸前一眼,也是内心怦然,马上道:“这个好解决。菜馆后园不远,有几间客房,我叫后勤部来人收拾一下,一应家具都准备好,请包经理入住就是了。这事今晚六点前保证办妥,请钱总放心。”

    钱亮满意地点点头,回身对张凡道:“小凡,你看……还有什么需要安排的?”

    “没什么了,只要包经理安顿下来,我也就放心了。”张凡颇为感激,并且替包媛有这个好的结局而高兴。

    临走时,包媛把张凡和钱亮送到汽车旁边,小声对张凡说:“有事打个电话来就行,别老来看我。”

    张凡明白她的顾虑,道:“我会常来看你的。”

    “小凡……”包媛眼泪又要流了出来,怕钱亮看见,忙转身走回了菜馆。

    张凡给四豹打电话,问他沈茹冰的事。

    四豹说,沈大夫去医药批发点进了些药,已经回素望堂了,没事了,看上去心情还挺好的。

    张凡松了一口气,便跟钱亮一起回到了江清。

    一路上,张凡心里在想:找到包媛的消息,告诉林巧蒙不?

    告诉了她,就相当于告诉了涵花。

    涵花会不会整天疑心?

    车到江清,张凡跟钱亮说有点事要办,便独自去了爱凡养老院。

    林巧蒙这些天以来,心情相当地郁闷!

    对于包媛,她有着相当复杂的心理:

    一方面,可怜包媛。一个寡妇,又要照顾孩子,又要供养弟弟。林巧蒙的为人,真想一直帮助包媛下去;

    可另一方面,对包媛充满了嫉妒,甚至有些羡慕。张凡怎么对她那么好呀!甚至对我也没有那么好!看着真眼馋!因此,一心想把包媛这个钉子给拔出去!

    上次,她表面上是帮助涵花把包媛给吓唬逃走了,其实内心里最深处的想法,是为了自己。

    当她发现包媛从医院不辞而别时,自以为得计,非常高兴,把“喜讯”报告给了涵花。

    不料,涵花却并没有“应有”的兴奋,反而忧心忡忡,担心包媛母子无处安身。

    涵花的反应让林巧蒙很没成就感。

    第二天,林巧蒙收到了包媛从省城寄回来的银行卡,里面十万元钱原封未动。这时,林巧蒙有些蒙了:包媛身上没钱,带着吃乃的孩子,怎么混下去?

    这不是我害了她吗?

    她想来想去,便把自己的“阴谋”跟张凡交待了,但没有提涵花知道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