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39章善意的谎言

    张凡并没有责怪林巧蒙,反而不断安慰她。

    随后两人一起去了省城,在媒体发了好多广告,悬赏寻找包媛,但没有下落。

    从那以后,天气一天比一天冷了,想到包媛母子艰难度日,不知能不能找到一个栖身之处……林巧蒙越发内疚,把肠子都悔青了。

    此刻,见张凡突然造访,而且面带微笑,她心里马上猜出几分:是不是找到了?

    张凡挨着林巧蒙坐下来,接过她递过来的饮料,喝了一口,一双眼睛盯着她不放。

    林巧蒙今天穿了一件挺紧身的上衣,身上的各种形状明确显示出来。她发现张凡的目光扫来扫去,顿时心中温热如春,美得响起了音乐,便下意识地扭动了一下上身和腰臀,扯了扯衣角,脸色微红地道:

    “什么事?快说!眼睛老实点,不准瞅来瞅去的,小心我向涵花揭发你!”

    张凡讪笑一下,不舍地收回目光,道:“找到了。”

    “找到包媛了?”林巧蒙惊叫一声,从椅子上跳起来。

    “嗯,刚刚得到她的消息。”

    “在哪?”

    “她在n省省城亲戚家落脚了。”

    “都好吧?她,还有孩子?”

    “没事,都好。她也找到工作了,你放心吧。”

    张凡一路上考虑,最后的结果是:把消息告诉林巧蒙,使她不再内疚忧虑;

    但是,要隐瞒包媛在樱园山庄的事,使涵花不再疑心。

    一个小小的谎言,能搞定两颗芳心,这谎撒得值!

    这就叫善意的谎言。

    “太好了,太好了!小凡,快把她手机号给我,我给她打个电话!把那张银行卡给她寄去!”

    林巧蒙快乐得像小孩子,心头密布多天的阴云,一下子散开了。

    张凡内心相当感动,“小蒙姐,你别操心她的事了。她现在生活没问题,在一家饭店当了经理,不错的。但她不愿意跟我们联系,我们就别打扰她了好吧?”

    林巧蒙信以为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重新坐下来,伸手弹了张凡一个脑崩儿,笑道:“这回好了,你心里不再恨我了吧?”

    冤枉!

    张凡其实对林巧蒙的做法倒是很理解,她做的也不算过分嘛,而且还给了包媛足够的生活费。

    林巧蒙做为包媛一个潜在的情敌,能做到这个程度,也算相当“感人”了。

    “你以为我心眼那么小?”张凡苦笑着,顺手捉住她的手,轻轻抚摸着滑润无比的手心手背。

    林巧蒙小手被捉,浑身舒畅,一下子安静下来,任凭张凡抚摸着,嘴里不知不觉地小声喃喃:“真想永远这样……”

    张凡听了,长长地叹了口气,感慨地小声道,“我其实是分身无术,你懂的。”

    林巧蒙微闭双目,长长的睫毛微微闪动着,享受了好久,才很不情愿地把手从张凡手里抽出来,幽幽地说:“就这样,也好。只要你不生我的气,不离开我,我就感到有个可依靠的亲人,这就足够了。我还要奢求什么呢!”

    林巧蒙眼里的东西,如泣如诉,如怨如恨。

    一阵内疚在内心泛滥,张凡眼光不敢直视林巧蒙。

    两人默默地坐了一会儿,张凡便默默地告辞离开,林巧蒙坐在原处没动,也没说话。

    “你不送送我?”

    张凡推门出去之前,回首张望一眼,看见她两颗美丽的眸子里,泪光闪闪……

    回到家里,张凡昧着“良心”,把同样的“谎言”跟涵花复述了一遍。

    涵花相当高兴,忙催促张凡跟包媛联系,给她汇些钱过去。

    张凡见爱妻如此盲目相信自己的谎言,又放心又痛心,觉得自己很有些卑鄙。

    想了一想,忽然说:“刚才我去林巧蒙那里了,把事情告诉了她。我见她最近心情郁闷,可能是冬天了,大家心情没有夏天好?”

    “瞧你说的!她一定是有别的心事。想想也是,那么年轻,没个男人疼,换在我身上也不会心情好的。”

    “你们俩是闺蜜,你最懂她,以后多去她那儿跑跑,陪陪她,咱不差钱,她更不差钱,你俩逛街扫货,让她开开心。”

    涵花搂住张凡的脖子,吻了一下,用手指点着他的鼻尖:“你挺关心她呀!”

    张凡慌忙解释道:“我不是为了让你有个开心的小伙伴么!”

    “我可给你打个预防针!不准偷偷爱巧蒙!”

    “这哪跟哪呀!你怎么会产生这么古怪的想法!没病吧?”

    “我没病!因为我发现,她对你相当有意思!”涵花呶着嘴,假装生气地道。

    “没边没影的事!”张凡“委屈”地惊呼起来。

    “哼,你以为我没看出来?我问你,她为什么把养老院改成‘爱凡’养老院?这不是‘爱张凡’吗?哼,我没念过大学,这两个字的含义还是看得清的!”

    张凡内心狂跳:他早就看出来这两个字的意思,一直担心涵花疑心,没想到,涵花也是早就看出“猫腻”了。

    “涵花,本来她是要取名凡爱的,‘凡是老人这里都爱’的意思。后来有人提出,说这像一个人名,不好听。于是,她就把两个字颠倒过来,变成‘爱凡’了。你不要瞎想!”

    “哼!”涵花听这解释,相当“合理”,疑心去掉了一大半,嘴上却是仍然不依不饶,“就你会解释!你这张巧嘴,生来就是为了骗我高兴的!你嘴上说得好,谁知道你背后跟别的女人……”

    别的女人?

    张凡心中一紧,背后顿时出汗:是不是涵花打听到什么消息了?

    周韵竹、乐果西施、韩淑云,还有警花局长邹方……

    一个个温柔陷阱,一场场生死恋情……

    无心栽花花满园。

    初出于无奈,终归于现实!

    这些已经让张凡相当幸福,相当紧张了。

    不行,这个话题必须打止。如果涵花再往下问,张凡就崩溃了。

    张凡忙把她拦腰抱起来,大步向卧室走去,一边轻吻她的脸蛋,一边小声道:“口说无凭,看实际行动吧。”

    把涵花安排睡着之后,张凡像往常一样,偷偷起身修炼古元玄清阴阳秘术。

    最近一段时间,修炼效果明显,周身的古元真气聚集越来越多,明显地要形成一个罩子,所以,张凡更是加紧了修炼。

    不过,这气罩到底有什么名堂,张凡一无所知。

    上次在飞云观里,师父如云道长也没有细说,只是要求他先炼气,古元真气炼成火候,才能考虑气罩的事。

    如今修炼越来越对路子,看来,哪天得找孟津妍,两人一起去一趟飞云观,请道长再点拨点拨!

    另外,新得到的金蟾纳财,也要请师父给看一看,目前张凡对它也只是一知半解。

    修炼完子时时段,张凡一觉睡去,醒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一睁眼,就看见一朵花在面前。

    涵花今晨看上去春风满面,一脸的滋润,她已经早早地起床,做好了早餐,摆在饭桌上,这才走到床边,把张凡拍醒,笑道:“太阳照屁股了,还不起床!”

    张凡一边穿衣,一边含笑看着娇妻,问:“好长时间没见你这么高兴了。”

    “哼,前段时间,还不是您那个情人包媛的事把我给闹心闹的?这回找到她了,我不高兴难道我还哭吗?”

    “不对,你平时不描眉的,怎么?今天有什么‘重大活动’要参加?”

    “猜对了你!”涵花一边帮张凡套袜子,一边笑道,“今天是咱舅家表弟结婚,你动作快点,晚了赶不上婚礼了。”

    张凡这才想起来,前几天妈妈跟他说过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