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42章压场子

    门外闯进来一群大汉!

    他们正是新娘的娘家客。

    为首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他是新娘的表姑父。

    在当地,他是有名的滚刀肉,认识他的人都怕他七分。所以,也成了一个“平事儿”的,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的,只要找他,比警察局还好使。

    婚礼之前,新娘娘家情知新娘长得丑,到婆家这边恐怕要受气,因此,这次送亲,就选中了表姑父,并且带了好多人,为的就是在婚礼上显显威风,先把新娘的地位给巩固住。

    这伙人正在准备找碴儿挑事,没想到,婆家人却主动撞枪口上了。

    姑父双手叉腰,斜看了新娘一眼,“大侄女,别怕,有姑父给你做主,今天不把他们老柳家搞定,我这个滚刀肉的外号也该抹了!”

    姑父说这话时,威风八面:因为今天他带来的百八十号人都是拿了新娘家钱的、喝了新娘家酒的,不在柳家村打一架,回去不好交待。有这伙人做后盾,再加上他的“英名”,他认为今天是胜券在握,必须得好好虐虐婆家。

    但他没想到的是,新娘是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虽然刚进柳家门一会功夫,却已经以柳家人自居了,说出来的话是帮着婆家,很不高兴地道:“姑父,有你什么事?要你瞎操心,你们走吧。”

    这位姑父哪里肯这么容易就走?

    他打量一下,突然冲上前,一把扯掉新娘脸上的毛巾。

    “哇!”

    众娘家客惊叫起来:

    “他们把咱们家姑娘给剐了!”

    “姑娘,脸皮呢?”

    “不要脸了?”

    一阵骚乱,从屋内传到院子里。

    娘家客个个义愤填膺,更多的兴奋:妈的,找碴儿还找不到呢,今儿不把你们老柳家闹翻天,我们白来了!

    众人发一声喊,纷纷上前撕打。

    有的揪住表弟新郎,有的揪住舅舅:

    “你们老柳家杀人哪?”

    “姑娘刚过门一会儿功夫,就给打个半死,脸皮都给揭下来了!”

    “以为我们娘家是好欺负的!?”

    一边骂,一边噼噼啪啪地,猛搧表弟和舅舅耳光。

    几个娘家女客,一看就是泼妇的存在,把舅妈摁倒在地,这个扯裤带,那个用脚踹,舅妈惨叫不己。

    “小子,你是哪来的?敢害我侄女!”

    姑父看见手下人个个英勇无敌,有几分得意,眼光如狼,盯着张凡。

    刚才,他在外面看见门口停一辆大奔,知道是柳家的富亲戚。现在一照面,见张凡和涵花穿戴出众,跟一般村民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马上断定那名车是张凡的,他心中庆幸:好呀,我正愁找不到一个有钱人讹一讹呢!

    以他历来的讹诈经验,必须先让对方怕了自己,下一步才能讹诈成功。

    “你也配问我?”张凡道。

    “我不配问你,我他妈配打你!”姑父大声喊起来。

    他仗着自己一身肌肉,想要亲自捉拿张凡,向前两步,呼地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拳打来。

    张凡皱眉一笑:“虫子!”

    说着,伸手接住来拳。

    轻轻一个反腕儿!

    “哎呦!”

    姑父惨叫一声!

    被张凡一拧一压,身子已经弯了下去,两条腿不由自主,跪在地上。

    “去泥马的!”飞起一脚,将姑父踢翻在墙角。

    再冲过去,对着那群挟持殴打表弟的家伙们一群狂搧!

    十几秒功夫,娘家客纷纷躺倒在地上。

    连那几个泼妇,也被张凡点了肾穴,个个失禁,裤子湿透,不得不紧紧夹着腿,蹲在地上不敢站起来。

    张凡过去,把舅妈扶起来。

    再看看表弟,已经被打成了猪头!

    舅舅的鼻子和嘴角,流出鲜血,一双鞋被甩到了窗台上。

    而院子里的百八十个娘家客,自以为自己人得手,纷纷嚷起来,一个个手持家什,就要往屋里冲。

    村里人平时不团结,但有外村人来逞凶,村人自然也就抱成一团了。

    柳家的亲戚们纷纷站出来,也操起农具,挡在门口。

    双方上百人形成对峙,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张凡大步往屋外冲去。

    舅舅吓得手都抖了,把张凡拉住,颤声道:“小凡,这事儿不能闹大呀!毕竟,两家是亲家,以后还要走动,你要是把他们都打伤打残,两家可是结了大仇,这门亲事还怎么走下去?”

    张凡停住脚步,冷静地想:是呀,毕竟双方不是深仇大恨,是个误会。还是应该和平解决才是。

    “舅舅,事情是我惹起来我,后果全部由我来承担!你别怕,我不打人,我出去见见他们娘家客。”

    “小凡,千万别打人!”舅舅嘱咐道。

    “放心。”

    张凡大步走出门外。

    “娘家的亲戚,你们听好了。想解决问题的,坐下来谈。什么条件都可以谈。不想解决问题的,想打可以,我奉陪到底!”

    一群娘家客哪里知道屋里刚才发生了什么,咋咋乎乎起来:“你他妈算老几!老子就是谈判,也得先把你废了再谈!”

    说着,三五个小青年,手持砖头、铁棍,向张凡靠过来。

    张凡微微一笑,一转身。

    只见他一个旋转,如鬼影一闪。

    然后,一切都结束了。

    几个小青年手里的铁棍、砖头,全都落在地上。

    铁棍断了,砖头碎成了渣子!

    “啊!”

    一群小伙子口瞪口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都给吓坏了:眼前这人,是人是神?是神是鬼?他那手也不是手呀!是刀呀!他要是想打死我们太容易了!

    在他面前,我们的棍子砖头跟草纸似地!

    这仗,没得打!

    张凡见把他们镇住了,冷笑一下,高声道:“跟你们明说了,今天是我表弟的婚礼,不是打架的场合,想打架的听好了,咱们到村外找个空地儿遛一遛,别搅乱了我表弟和弟妹的喜事!”

    转身又对新娘的姑父道:“我弟妹的脸,我会争取治好的。如果不能治好,我愿意赔钱。钱对我来说,不是大问题。你看怎么样?”

    姑父已经尝到了苦头,情知张凡不好惹,又听张凡主动说要赔钱,正中下怀,便强装牛逼道:“你治吧,把我侄女治好,咱们什么话也没有。若是治不好,拿二百万来!少一个子儿都别想!”

    张凡轻蔑地笑看了表姑父一眼,“赔偿多少,大家坐下来再谈。我从来不接受任何最后通牒!”

    姑父被噎得没话了,憋了半天,道:“别光给嘴汇气,你快治呀!”

    “我当然会治的,但不是现在。”

    “我限你三天,把我侄女脸给治好。不然的话,我们把侄女领回娘家,这门亲事算是拉倒!”

    舅舅一听,脸上现出焦急的神色:攒了半辈子钱,就为娶个儿媳妇!

    张凡看出了舅舅的担忧,笑道:“舅发,你不要怕,有我在,舅家的媳妇,谁也抢不走!”

    说着,掏出手机。

    “郭大哥,你派两、三个队员过来柳家村帮助维持秩序。”

    电话那边传出郭祥山的笑声:“张总,您今天早晨一出门,八鼠就给我汇报了。我已经安排人手去了婚礼现场。他们都在你附近,我马上叫他们出现。”

    哼,这个郭祥山,一次一次地搞跟踪。

    张凡很满意这个郭队长的精细安排。

    过了不到半分钟,只见院子外面走进来三个雄姿纠纠的特战队员。

    他们是六狗、七猫和八鼠。

    人很多,但三人所到之处,挡路的被一一推开,如同巨舰破浪,几个娘家的人直接被推倒在地。

    “报告张总,有什么指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