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44章救人救到底

    线条简洁明了,几笔过后,勾勒出一幅图画来。

    张凡和涵花一看,不由得有些心跳:这不是体操动作分解图吗?

    “呵呵,”师父把纸折叠起来,递给张凡,“此图仰承天华,俯汲地精,照此图操作,将天地阴阳之气交集,可平复元气逆迸,收敛血脉,气平脉静,身体发肤自然安好。叫你表弟和弟妹照此操作,不得稍有偏差,你弟妹必然气血舒畅,阴阳调和,脸上的血水自然会被融溶,重新干爽。”

    “这……”

    张凡几乎不敢相信,这简单的几幅秘图,就能有如此大的神效?

    “不信吗?”师父微微笑道,“这套技法乃我古元门先辈陶弘景掌门所创,名曰灵隐五分术,乃是我门中秘术,历来只传掌门和个别出色弟子,非道德操行端正的弟子,从来不轻授,怕的是流传到民间产生不良后果。为师将此术授于你,是对你的信任,你要慎之戒之!”

    听完师父这一番语重心长的话,张凡这才完全相信。

    他如获至宝,把纸条揣好,回头看了看孟津妍进去的那个卧室的门,见门依然紧关着,便小声问:“师父,这套技法,如果不是为了治病,平时能用吗?”

    “去你的!”涵花轻轻地擂了张凡的腰一下,羞羞骂道。

    张凡回头笑道:“我就是求知欲强,向师父请教请教,关你什么事?”

    师父看了涵花一眼,意味深长地说:“此术内含大天机,若天赋高的修炼者采用此术,可提高修炼速度十倍有余。若是你表弟之流平庸之辈采用,仅能治疗气血逆乱而己。”

    师父把话说到这里,打住不说,意思是让张凡自己去悟。

    张凡其实已经明白师父的意思:你,可以。

    看看没有别的事了,张凡和涵花赶紧告别师父和孟津妍,一路驱车回到柳家村舅舅家。

    这时,婚礼的宴席刚刚散,但娘家客吃完饭仍是不肯离开,等着赔偿呢。

    见张凡回来,表姑父冲上来大声问道:“没办法了吗?没办法的话,赶紧坐下来谈赔偿!”

    “赔偿?”张凡冷笑一声:“你做梦吧!我保证你一分钱得不到!”

    “你……”表姑父脸色一变。

    虽然挨了呛,他却不敢发作,谁不怕死呀!若是张张凡那只可怕的手拍过来,立马报废了!

    张凡把表弟叫到小屋里,关上门,悄悄把那张图给他看了看,叫他记住上面的几个图形以及动作要领。

    表弟也是个聪明人,看了几遍之后,便记牢了。

    张凡用打火机把图烧掉,笑道:“这法子能令夫妻和睦,家庭圆满。不过,你绝对不要对外人透露,否则会招来杀身之祸!”

    表弟胆小,被张凡的话吓得一激灵:“表哥,那我可不敢跟跟别人说。”

    “不说就对了。跟你媳妇,你也要只做不说。”

    当天晚上,张凡和涵花没有回张家埠,就住在柳家村。

    第二天一早,两人还在熟睡,就被一阵砸门声给吵醒了。

    “表哥,表哥,成了,成了!”

    张凡支起耳朵一听:去,是表弟!

    听那声音,相当地兴奋,一定是事情有眉目了。

    “快起来快起来,表弟来了!”

    张凡把涵花拍醒,两人慌忙披衣起床,下地开门,把表弟让进来。

    只见表弟一脸春风,精神抖擞,跟昨天那个愁容满面的新郎完全不一样了。

    他一步抢进门来,风风火火地抓住张凡的手,大声道:“表哥,表嫂,快去!”

    “怎么了?”张凡微笑问道。

    “我,我媳妇……得了,我也说不清,去了就知道了。”

    三人快步来到洞房。

    只见表弟媳妇正坐在梳妆台前掩面痛哭呢。

    哭什么?

    是成了?还是败了?

    不会彻底毁容了吧?

    涵花瞪了张凡一眼,走过去,轻轻拍着弟媳的肩头,柔声道:“妹子,抬起头来!”

    表弟媳犹豫了一下,轻轻扭过头来:

    只见她脸上平平整整,哪有什么红的黑的!

    完全是一副正常女子的脸庞!

    只不过左边脸上的肤色微微地有点红,跟右边微有区别。

    “成了,成了!弟妹,你的痣去掉了!”涵花高兴地拍起手来,然后搂住弟媳妇,禁不住流下了眼泪:一个背负了二十多年沉重负担的姑娘,如今一朝变娇颜!

    不过,左边的脸上还是不太令人满意。

    “你再用玉给试试,说不上能彻底治好呢!”涵花对张凡道。

    张凡掏出金蟾纳财血滋子看了看,不禁乐了:

    此时,经过一夜的时间,血滋子的颜色己恢复了深绿色。

    也就是说,血滋子恢复了正常功能。

    张凡吸取昨天的教训,这次没有贸然下手,而是打开神识瞳,仔细辨识表弟媳的全身。

    此时的表弟媳,经过表弟灵隐五分术的一夜调理,心满意足,心平气和,内里外表均无燥气。

    因此,张凡确信,血滋子不会对她皮肤造成昨天那样的破坏了。

    张凡将古玉在她脸上轻轻地摩了一会,只见左脸上的浅红色慢慢消失了。

    张凡刚要结束,表弟站在旁边,忽然道:“表哥,你能不能把我媳妇的脸弄成表嫂那样?又细又白……”

    “哈哈哈……兄弟呀,这个使不得。”张凡放下手,把血滋子揣起来,笑道。

    “怎么就使不得?”表弟以为张凡不肯让别人家的媳妇跟他媳妇一样俊,有些不满地道。

    “这个……”张凡其实是有苦难言。

    小妙手一摸移情,二摸倾心,三摸非张凡不嫁。

    这个秘密,只有张凡和师父知道,连涵花都不知道。张凡哪敢把这个告诉涵花,要是涵花知道了,会担心张凡在外面有一百个女人。

    “表哥,救人救到底吧,给我媳妇也美美容。”表弟央未道。

    “这个,后果要自负的。”张凡吓唬道。

    张凡本以为这样一吓唬,表弟就会知难而退。

    谁知表弟一点都不害怕,继续央求。

    涵花也在旁边劝道:“小凡,表弟和弟媳也不是外人,求你这点事,你还不给办!”

    张凡苦笑半天,问表弟媳:“弟妹,你的意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