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47章怨气

    张凡迅速打开神识瞳,向女生望去,他要看看她头顶上有什么样的病气或鬼气。

    不料,女生一眼看见孟津妍背后的张凡,极为尖厉地叫了起来:“你怎么把男生……”

    “小声点!”孟津妍担心别人听见,回身把张凡拽进门里,反身闩上了门。

    女生已经像兔子一样,一步窜上床铺,扯起毯子,把身子裹起来,一双杏眼望着张凡,薄薄的毯子下,衬出她极美的身材。

    “四姐,他是我朋友张凡,是大夫。”孟津妍指着张凡,介绍着。

    “你,你怎么可以进来?大妈允许吗?”四姐看着张凡,像看见流珉似的,震惊恐惧,两只小脚忘了裹进毯子里,露在外面,脚趾紧张地互相搓着,让人看了一阵心跳。

    张凡情知自己是不速之各,惊到了别人,内心歉疚,但仍然对那双脚深感兴趣:女人的美,美在手上。没想到脚若是美起来,更让人鼻血狂喷。

    “四姐,真的对不起,刚才被门卫大妈给缠晕了……不过,他是大夫,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请他过来给你看看,他医术是很厉害的!”孟津妍担心把四姐给激怒,小心冀冀地解释着。

    “哼,下不为例!不然的话,我叫你也离我远点!”四姐看张凡面带微笑,一脸文雅,像是一个人畜无害之类,便对孟津妍做了个鬼脸,双手略略松开裹在胸前的毛毯,微微露出一些身体来。

    直到这时,张凡才略略地松了一口气,有功夫打量一下宿舍。

    宿舍里不算太脏,但很乱,床头上、晾衣绳上,到处拉着万国旗:花花的小内衣和内裤,长筒袜子,墙角堆了一堆快递箱包,有打开的,里面露出一包包零食……空气里到处弥漫着一种女性的味道:八个青春少女聚在一个房间里,闺房之香气,当然要比一个女人住的房间浓上八倍了。

    当张凡把目光重新移到四姐的床头时,眼光不经意间扫到了一件女生每月都要用几天的那种东西……

    “男生回避!”四姐喊了一声,慌张地用脚把那包东西给夹住,藏到毯子底下。

    张凡一耸肩,无奈地道:“我什么也没看见。”

    孟津妍也是小脸一红,有几分尴尬地解释:“这里平时没男生来,我们女生都不把女生当外人,所以……小凡,你还是背过脸去,让四姐穿好衣服吧。”

    “四姐穿衣服的话,我还是出去避一下好。”张凡说着,便要往外走。

    “不用了。”四姐轻轻说道。不知为什么,张凡要出去,她反而内心有一种希望,希望张凡偷瞟她一两眼呢。

    “四姐不让你出去,你就老实对门着着,不准回头,回头挨打!”孟津妍把张凡身子推过去,含笑道。

    张凡顺从地背过身去。

    过了一会儿,四姐换好了衣服,一脸羞色地看着张凡,“你,真会看病?”

    “四姐,我请张凡大夫过来,就是想认真给你检查一下。他可是省里特颁证书的名医,治过不少疑难杂症。”孟津妍道。

    四姐从最初的惊惧之中缓解过来,对张凡有了些好感,问道:“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病,就是一阵阵的心里发慌,害怕见人,想打人,张大夫,这是不是邪病?”

    “是呀,张凡,四姐平时人特好,现在变成这样,跟换了一个人似的,我都快急死了。”孟津妍叹气道。

    张凡点点头,“先号号脉再说吧。”

    张凡坐到四姐床边,伸出手指,轻轻按住她玉腕,切了一会,同时睁开神识眼,细细地打量了一下她周身气场,不禁心中一怔:她头顶上有一圈怪气,不是鬼气,不是病气,而是怨气!

    同时,她脉博急促,频率在130下以上。

    怪不得心慌,脉博这么快,能不心慌吗?

    “心率太快,血压太高。”张凡松开她的手,不无忧虑地道。

    “啊?那,会不会出危险?”孟津妍惊得嘴张开老大。

    “那……我还是去医院吧?”四姐问道。

    “去医院没用了,这个……”张凡想说是怨气附身,但恐怕对方无法接受,又怕吓到孟津妍,便打住了话头。

    “难道……难道真是邪病?”孟津妍不由得倒退一步,脸色苍白,好像生怕四姐身上的邪崇附到自己身上似的。

    张凡上次在权总家里驱邪那件事,孟津妍了解情况,所以,她从四姐刚发病时就想到是邪病。不过,张凡嘴里这一确定,还是令她更加害怕。

    “算是吧……”张凡无奈地承认。

    “什么邪?”四姐眼睛瞪得大大地,欠身坐了起来追问道。

    张凡没有回答,心中暗暗惊疑:四姐看上去身体非常健康,不像是那种能中邪的人哪!

    “四姐,你最近去过什么不对的地方没有?比如,寺庙,陵园,或者纪念碑之类的地方?”张凡问道。

    四姐摇了摇头:“没有没有!这两周单元考试,谁有闲功夫出门,每天就是食堂、宿舍和图书馆三点一线。”

    不可能吧?

    以张凡的经验看来,邪,没有不招自来的。

    总是自己出了这样那样的问题,邪崇才会乘虚而入的。

    “那……你们寝室来过什么外人没有?”

    “没有。”孟津妍回答,“你刚才也看到了,门卫大妈相当变态,外人进宿舍难如登天的。即使是女人,也不容易混进来。”

    这些都不是,难道是寝室里有秽物?

    张凡站起来身来,背着手,打开神识瞳,在寝室里到处打量。

    突然,墙角纸壳箱子背后的一件东西,引起了张凡的注意。

    他走过去,把纸箱子移开,从后面取出来一把小小的扫帚。

    这小扫帚半尺来长,上面系着一只红绫子,扫帚是用高梁穗扎成的,做工相当精致,只是从形状上看有些诡异:玩具?还是纪念品?哪有把这扫帚当玩具的?纪念品更是谈不上了!

    估计……

    张凡内心一阵冷笑:八成又是那个老家伙出来作怪了!

    “这个……是哪里来的?”张凡举着扫帚问。

    四姐道:“上个星期,校园门口有个老太太送的。”

    “送的?她闲着没事送你扫帚,你不感到奇怪吗?”

    “她说,每月痛经时,用这个拂一拂肚子,就不疼了。”

    “管用吗?”

    “我试过……”四姐下意识地捂住小腹,相子相当可爱,“没用,下面该疼还是疼。所以,我就把它扔到墙角了。”

    张凡嘴角挑起一丝冷笑,暗道:“老家伙,果然是你。”

    他掏出手机,翻出那天在省城街上给老扫帚仙拍的照片,递给四姐看:“是她不?”

    四姐看了一眼:“像!脸型很像,只是衣服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