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50章缠魂绦

    “那,我走了,你休息吧。”

    张凡向四姐告辞,正要转身向门外走,四姐气忿不过,做出一个惊人的举动:

    只见她双手在胸前一扯,猛然分开两边,丝质睡衣前襟大敞,已经去除了吊带的身体,风光无限。

    “扑!”

    轻轻一声,双手又是一合,两前襟仍然合在胸前,一切如故。

    那惊鸿一瞥的瞬间,差点晃瞎张凡的眼睛。

    孟津妍气得蹦起来,手指四姐鼻尖,高声骂道:“死妮子,不要脸,站街去吧你!”

    “怎么?有能耐你也亮一亮?哼,干烧鸡一条,飞机场一个,你敢亮,谁稀罕看?!”四姐自恃丰腴,对少女苗条型的孟津妍极尽讥讽之能事!

    “走,张凡,跟我走,难道这么丑的鸡你还没看够?”

    孟津妍自知骂不过四姐,拽起张凡就走。

    张凡巴不得逃离这场女人之间的纠纷,跟着孟津妍,逃出了寝室。

    两人走到一楼,蹑手蹑脚地向门卫室那边潜进。

    快到拐角时,孟津妍探头看了一下,嘘地一声,拉着张凡躲在墙边。

    张凡略略探头,看见门卫大妈正站在门边,脸朝另一个方向。

    如果两人此时冲出去,大妈必然发觉二人刚从楼上下来,那样的话,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张凡即使逃了,孟津妍刚逃不掉!她肯定被大妈上报学生处!

    看样子,不能硬来。

    张凡想了想,小声道:“你从大门出去,我还是从窗子跳出去吧,免得惹到大妈。”

    孟津妍想了想,笑道:“不用了,我有个简单办法,准让她上当。”

    说着,拉着张凡,小声道:“转过身,倒退向大门那边走。”

    张凡会意,一吐舌头:什么招都有呀!

    两人手挽手,并肩倒退着向大门退去,看起来像电影的回放镜头。

    “站住!”

    门卫大妈平时练就了耳听八方的神功,对于偷进大楼的男生,她早己有一种职业的敏感听觉,此时她发觉异常,一回身,发现二个人手挽手,面朝楼内。

    大妈以为二人是刚从外面进来的呢。

    “有脸没脸,要找男生睡觉,去开钟点间!”大妈指着孟津妍大骂。

    “咱们不进去了。”孟津妍假装害怕,拉着张凡,转身跑出了大门。

    把张凡送到大奔上,孟津妍忽然有些不舍,看着夜色校园里一对对的男生女生,不禁心生悲楚,略带哭腔地道:“你就不能从你媳妇那里分点时间出来,陪陪我?”

    张凡颇觉内疚,马上打开车门下来,轻轻挽住孟津妍的胳膊:“小妍,反正今晚也没别的事,我陪你在校园里走走。”

    孟津妍乐得心里开花,嘴上却不说什么,伸手紧紧挽住张凡的胳膊。

    夜幕初降的校园里,吃完晚饭的大学生,有忙着去自习室的,有忙着去球场打球的,有忙着去幽会的,校园里的空气中都充满了欢乐、兴奋和暧昧。

    两人一边聊一边走,一直到九点钟。

    回寝室的路上,孟津妍说:“走了这么长路,我饿了,咱俩吃夜宵去吧?”

    张凡也是有点饿了,于是两人来到卫校校园外,走进一家馄饨馆。

    找了个靠窗的座位坐下,叫了两份馄饨,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一碗馄饨快吃完时,忽然有一个男服务员走过来,手里捧着菜谱,问道:“两位还需要点什么?”

    张凡有点奇怪:这馄饨都快吃完了,怎么才来问菜?不是已经点完了吗?

    不过,张凡虽然这样想,但毕竟人家主动来问,也算是服务周到吧,张凡便问孟津妍:

    “小妍,你看看,再点两个小菜?”

    孟津妍想和张凡在一起多待一会儿,便道:“那就来一盘烤串,两小碗稀粥吧。你们店的馄饨有点咸。”

    “好嘞,一盘烤串,两碗稀粥。”男服务员一边说,一边下单。

    在男服务员写字的时候,张凡意外注意到,他两只手之间有些区别:托着菜谱的左手很正常,而正在下单的右手,却有些畸形,其中食指和中指两根指头,关节奇大,如竹节一般。

    啊!

    张凡差点叫出声来。

    此人并非真正的服务员,而是一个武林高手。

    那两根手指是长年修炼“二指残”导致关节畸形变粗!

    能畸形到这个程度,至少有十五年以上的功夫!

    一个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何至于到小饭店当服务员?

    有没有搞错呀!

    再细打量一下,看出破绽了:此人虽然穿着绿色的马甲,但跟其它服务员有区别:他的马甲也是绿色的,上面没有印着“幸福馄饨”的字样。

    冒充?

    想到此,危险的预感一下子袭上心头!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秧。

    张凡丢下筷子,猛然跳起来。

    小妙手闪电般地向男服务员抓来。

    然而,就在小妙手待要抓住对方二指残时,男服务员轻轻一挥,将手中菜谱向张凡砍来。

    张凡已有准备,小妙手迎击而上。

    若在平时,张凡这一挥手,别说是一本菜谱,就是一支铁棍,也会断然毁掉。

    此刻却是不同!

    那菜谱碰到张凡手上,忽然卷曲,如一条柔柔的手巾,又恰似一条巨蛇,将张凡小妙手紧紧缠住!

    不好!

    张凡一愣。

    菜谱竟然是一只缠丝暗器!

    它外表像是一本菜谱,里面却夹着一条长长的绦丝。

    绦丝乃是用一种极柔极韧的树皮上的纤维编成,江湖上称为“缠魂绦”,平时围在脖子上,或者缠在腰带上,对阵之时突然抛出,可将对手缚住手脚。

    即使锋利的刀刃,也不易将它割断。

    这人是刺客!

    张凡一皱眉,迅速将小妙手缩回。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黑色的缠魂绦在空中花形一卷,如一条蟒蛇,带着风声袭来,瞬间层层缠住小妙手。

    张凡挣了一下,左手一褪,想把缠魂绦褪下来。

    没有办到!

    缠魂绦粘粘的,死死缠住手腕,再加上对方手往回拽,缠魂绦越勒越紧,根本褪不下来。

    “死去吧你!”对方轻轻邪笑一撇。

    随即,丝绦之内一道暗力传来,透过手腕,直达张凡经脉之中!

    大事不好!

    张凡内心一惊:他感到手上传来的暗力,有零下几十度的冰冷。

    一瞬间,右臂已经被冻僵!

    失去了知觉!

    若是平常,外人的内气根本动摇不得张凡脉中的古元真气。

    此刻,经脉中充盈的古元真气,被冰冷的暗力冲击,如巨舰划破水面,古元真气体系顿时四分五裂。

    “呼!”

    无声的声音,张凡仿佛内视到全身劲力,颓然泄掉!

    啊!

    一种从未有过的失力感!无奈感!

    张凡动了动小妙手,试图恢复力道。

    别说小妙手不能动了,就是整个右臂,也都不听使唤!

    “哈哈……”一声暴吟从男服务员嘴里发出,可怕的内气,使得这声吟吼格外刺耳,仿佛能把隔膜穿透。

    对方借这暴吟,调整内力,双手一抖,紧握缠魂绦,内力如虹。

    一股股汹涌的气浪,如波如涛,透过丝绦,直向张凡经脉贯注而来。

    冰冷之感,再次扩遍全身。

    失力!失力!失力!

    右手失力,大腿失力,腰间失力……

    张凡紧握左拳,却发现根本握不紧!

    操淡!

    张凡暗叫一声,身形向后一缩,想要躲开。

    “过来吧小子!”对方双手一抖,丝绦向怀里一收。

    张凡站立不稳,身体前倾,向对手胸前栽过来。

    对手左手仍旧紧拽丝绦,右手一闪,从腰间掏出一把尖刀,冲张凡脖子便扎了下去!

    “当心!”

    孟津妍惊叫一声,抬手一扬,手中的馄饨碗扣向对方。

    哗!

    连汤带水,一只大海碗,暴扣下来,正好扣在对方的脸上。

    对方似乎根本没有料到眼前这个小姑娘竟然暴起下手,所以只是专心对付张凡,没有防备孟津妍的这一手,当即被海碗砸得眼花目眩,丹田一抖,手中的缠魂绦松开。

    张凡得了机会,迅速将手上的丝绦解下来,随手操起一只盘子,向对方脸上劈了下来。

    若是平常,以张凡的功力,这一劈,即使是颗猪头牛头,也劈开两半了!

    眼下张凡失力,只剩下普通人的力气,甚至比一般人的力气还差,根本奈何不了对手。

    对方微微一笑,抬手一挡!

    盘子从张凡手中飞出。

    对方伸手将盘子在空中接住,顺势一拍!

    盘子如一只银鸢,在空中转了一个方向,快速向张凡脸上砸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