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51章不想活了

    张凡向后一闪。

    脑袋躲过去,胸口却是没躲过。

    “扑!”

    盘子狠狠地砸在胸口之上,然后落到地上,摔得粉碎。

    一股又咸又热的血水,从胸口向上涌来。

    卧槽!

    吐血的场面一定很惨!

    张凡不想在孟津妍面前露怯,咬牙憋住,不想让血水吐出口外。

    但他的努力是徒劳的,汹涌外喷的血水,从嘴丫子处渗了出来,形成两道红红的血流,向地下滴落。

    胸口如火烧,胀痛无比。

    张凡再也憋不住,嘴巴一松,“扑”地一声,一大口血水,喷出口中!

    眼前金星乱闪,随即仰面向后,扑腾,跌坐在地上,大口喘气。

    即使去年被由鹏举殴打,也没有这么惨!

    受创严重,几乎昏厥!连站起来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杀手见张凡已然失去抵抗力,轻蔑地吐一口口气,转过身来,抬手迎面一掌,向孟津妍拍来。

    孟津妍刚才一海碗扣过去,以她的力道,一般人必然被砸晕,甚至从此“植物”了!

    没想到对方竟然没受到一点影响!

    孟津妍心中一提:不好,流年不利,遇上硬点子了!

    小手向怀里一伸,瞬间之后,一颗绿玉弹子捏在手中,顺势向前一掷……

    自从上次在飞云观被张凡超过,孟津妍心中不服,每日苦练不辍,无影镖的功夫日瑧成熟,眼下这一击,势如破竹,带着尖厉的风声,直刺对方面门。

    闪不开,就是一个血窟窿透头而过!

    绿影一道而来,对方并不躲闪,待绿玉珠快到面门时,大嘴一张,长舌如簧,又恰如变色龙,只那么一卷……

    绿玉珠子被卷在舌内!

    长舌一缩,收回口中!

    以如此力道,如此近距离,一击竟然不中!

    对方的反应速度和舌卷弹子的功夫,炉火纯青了!

    孟津妍脸色大变,心下慌张:刚刚在寝室遇到鬼,现在又遇鬼了?

    杀手没待孟津妍再次出手,嘴角一咧,似哭似笑,长舌猛然从口内弹出!

    绿光一道!

    绿玉珠在舌尖的强力弹射之下,疾射而出!

    这一过程,半秒不到。

    孟津妍躲闪完全来不及,更没有张口去接的勇气。

    扑地一声,如石头击在湖面,悄悄然。

    绿玉珠已然击中峰顶……

    “啊!”

    女人身上最怕击打的地域!

    神经密布的禁区!

    被弹子怦然击中,浑身受冲击,弹着剧痛,如刀割火烧,无法忍受。

    孟津妍后退半步,脸色煞白,娇躯摇摇欲坠!

    张凡见状,拚命的心都有了!

    “小妍,快跑!”他用力爬起身,勉强站起,顾不得更多,倾身一扑,向杀手扑过来,想用最后的力气纠缠住杀手,给孟津妍留下一线生机。

    杀手轻蔑地笑:“笨蛋,也配跟爷交手?”

    言毕,轻轻一拨,正拨在张凡肩膀上。

    反手一推。

    张凡身子旋转三百六十度,重新面对杀手时,杀手眉间一皱,迎面又是一掌。

    “啪!”

    清脆悦耳。

    就像张凡无数次打别人脸一样,这一下子搧得利索而坚决,张凡左脸一木,脑袋一晃,身子倒了下去……

    “小凡哥!”

    其实,在杀手击打张凡的时机,孟津妍完全有机会趁机逃脱。

    但张凡还在危险中,她根本没想过逃脱。

    此刻见张凡被一击倒地,一阵心疼,顾不得左胸剧痛,尖声骂道:“卧槽!敢打我哥!”

    喊着,一拳向杀手打来。

    杀手听见脑后风声,也不回头,反手向后一掌!

    孟津妍拳锋未到,却被掌风迎击,力道顿时化为无形。

    而她这一拳,是拚命的一拳,用力过猛,此刻骤然被掌力格开,身体失衡,借惯性向前倾来。

    “宝贝,来喽!”

    杀**笑一声,轻舒右臂,将孟津妍一揽,揽到怀里。

    “香一个!”

    杀手低头张嘴,臭烘烘地便向孟津妍香唇之上拱来!

    孟津妍扭脸一躲,却被他大手一扳,把脸蛋重新扳正,黄牙大嘴,带着涎水,向她娇嫩脸蛋上就是一口!

    “哎呦!”

    那黄牙大嘴还没有吻到目标,杀手双腿一弯,随后一夹,咧嘴嚎叫起来。

    孟津妍一只手扯住,猛然向外一拽。

    杀手惨叫连连,松开孟津妍,忍着剧痛,没忘反应,随即向她腹部一蹬。

    孟津妍知道这一蹬相当厉害,若是蹬中小腹,恐怕今生也没必要结婚了,便松开手向旁边躲开。

    杀手嘿嘿一笑,脚尖向下一踢一勾,将孟津妍勾倒在地。

    随即扑上前,尖刀亮亮,逼在孟津妍脖子上,“妞,别动,动一动见血!”

    孟津妍想反抗,无奈那把尖刀准准地抵在她脖子大动脉上,只要她稍微一偏头,刀尖就刺破动脉!

    “你,你要干什么?”张凡从地上爬起来,惊慌问道。

    杀手冷笑一下,也不理会张凡,把刀抵得更紧,几乎刺破孟津妍皮肤:“你不是孟市长千金吗?说,是不是?”

    “是又怎么样?”

    孟津妍怒目相对。

    张凡暗骂:“傻丫头,怎么承认了?”

    “怎么样?你爸抓了我弟弟,我今天抓他女儿!”杀手一脸凶残,恨不得吃了孟津妍。

    原来,这个杀手的弟弟原先在市政府小车队当司机,因为吃喝嫖赌,工资不够花,便起了邪心,他每天把油箱加满油,然后偷偷开出去把油卖给别人。后来此事被发现,车队把结果上报市府秘书长,秘书长本想轻轻处理一下,但孟市长非常生气,拍板把他开除,移送司法机关。

    他哥哥乃是市体校体操教练,因为猥亵多名女队员,被判处两年徒刑,出狱后刚好听说弟弟也被抓,这小子一怒之下,也不想活了,便拿孟津妍开刀。

    “你想怎么样?你别乱来呀!”张凡道。

    “我今天就是要乱来!卧槽泥马,你们当官的贪多少都没事?我弟弟卖几升汽油就坐牢!你们当官的养了多少女人?老子摸摸几个队员屁股就判两年!卧槽还有天理没!今天,我就要当着孟市长的面,让他看看我怎么玩他女儿的!”

    “你要想到后果!孟市长不会放过你!”张凡道。

    杀手已经疯狂,眼睛血红,吼道:“丫头,快给你爸打电话,叫他十分钟之内到场。不然的话,我当场把你扒了!”

    孟津妍扭头怒目不语。

    张凡劝道:“小妍,你给你爸打电话呀!快打呀!”

    孟津妍这才腾出手,掏出手机:

    “爸,我在卫校门口馄饨馆呢,我被人绑架了,你带人来吧!”

    孟市长在电话那边根本不相信,经张凡又说了一遍,孟市长才慌张起来:

    “小妍,张凡,你们俩人不要轻举妄动,我马上带人过去。”

    大约五六分钟的功夫,一阵阵警笛在四处响起来。

    一辆辆警车,闪着警方灯,把校园门口一条马路照得通明。

    武装警察迅速找好掩体,把饭店围了起来。

    “店里的人注意了,店里的人注意了,我们是江清市刑警大队,我们是江清市刑警大队,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命令你们马上放下武器!”

    大喇叭响了起来。

    杀手一手提起孟津妍,刀尖更深地抵在她有脖子上,冲门外大喊:“都他们退远点!不然的话,我与人质同归于尽!”

    孟市长此时相当紧张。

    这次危机,与任何一次都不同。

    这次,刀下是他唯一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