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53章深深的忧虑

    吴局长心中一愣:劫匪已经放过了孟津妍,现在只要允许劫匪把车开到山里公路上,劫匪也没必要杀害张凡。

    如果照孟市长的意思,把越野车截住不放走,这会激怒劫匪,从而对张凡下手!

    孟市长肯定明白其中道理。

    难道他与张凡有仇?

    有仇?不太可能吧?

    孟市长老爸孟老,是张凡亲手从鬼门关给救回来的呀!

    吴局长有些心乱,以商量的口气请示道:“市长,我们已经跟劫匪谈好了条件。如果我们违约设路障,劫匪暴怒,那样,人质张凡会处于相当危险的境地!我看,是不是射一支针枪,把车胎打个小孔,车胎会在十公里之内没气。只要车能在郊外停下来,我们还可以在山里把劫匪拿下。而且还有一个好处,山里人烟稀少,即使发生枪战,也不会伤及群众。”

    孟市长摇摇头,严肃地说:“原则!吴局长,原则问题不能动摇!处理问题,要注意正治影响!一个小小的劫匪,竟然在这么多警察面前把人质劫走,把国家的钱财劫走,我这个市长的脸往哪放?你这个警察局长的脸往哪放?”

    “那,人质的安全问题——”

    “正治影响是首要考虑的问题,人质的安全不是不考虑,而是要放在次要的地位。我知道张凡有不世的武功,对付这个小劫匪,不成问题。”

    吴局长心中一愣,暗骂:姓孟的,你的做法是不是有点毒?事情明摆着嘛:张凡目前已经因为某种原因失去了武功,不然的话,在馄饨馆里张凡就会把劫匪解决掉!何至于等到现在?

    姓孟的,你这不是拿张凡的生命开玩笑吗?

    有没有一点良心!张凡可是为了救孟津妍才把自己置身危险之中的!

    “孟市长,您看……”吴局长把眼光向孟津妍瞟了一下,希望能用孟津妍的被救,向孟市长动之以情。

    孟市长眼睛一瞪:“吴局长,在大是大非面前,你要头脑清醒!”

    “孟市长,可是张凡他……”吴局长做最后挣扎,继续规劝。

    “吴局长,我看你是不适合做现场总指挥了!”孟市长狠狠地道,“那么,是不是可以换人了?”

    吴局长一听,吓出一身汗:妈呀,官帽要丢!

    我这官帽来得容易吗?

    保官帽要紧!

    “孟市长,我坚决执行您的命令。”吴局长立正敬礼。

    “执行吧。”孟市长微微一笑。

    “设路障!”

    吴局长一声令下。

    几辆警车本来已经向路边分开,听到吴局长的命令,忽然一打转,纷纷横在路中央!

    越野车前边三辆警车,后边三辆警车,根本就逃不掉了。

    路三和路二想的不一样。他本不想逃跑,更不想因此增加刑期,他家里还有老婆孩子等着他呢。因此,听到哥哥叫他开车,他犹豫了一会,磨磨蹭蹭地把发动机打着。

    刚要开动时,警车把路挡住了!

    路二一见上当了,气得大骂起来:“死逼姓孟的,你听好,赶快把路让开,不然的话,我削人质一只耳朵!”

    说着,把尖刀对着张凡的耳朵。

    孟市长义正辞严地喊道:“认清形势,举手投降,接受人民的审判,是你唯一的出路!”

    张凡此时已经明白了孟市长的用意:借劫匪之手把他干掉!

    看来,我张凡只有自救了!

    “大哥,别割耳朵呀,我跟你无怨无仇。”张凡假装害怕,一只手却偷偷地向路二背后伸去。

    “滋!”

    一根银针,准确地扎进了路二腰间的死穴之上。

    路二只觉得腰间略一刺疼,全身一哆索,身体僵直不动了。

    只见他张口瞪眼,像泥塑一般。

    张凡长长出了一口气,微微一笑,取下他手上的尖刀,将他往车座上一推,然后推门下车。

    警察见人质下车,一齐扑向越野车,三下五除二,将路氏兄弟拉下车来,死死地摁在地上,绑了起来。

    周围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

    掌声之中,也夹杂着一片叹息声:

    谁都没有料到,结局竟是这个样子:既圆满,又没刺激!

    “小凡哥!”孟津妍娇声叫着,冲上来,紧紧地搂住张凡的脖子,在他脸上狠狠地吻了一口。

    “别这样,你这样的话,你爸会派人来杀了我!”

    张凡小声道,然后推开孟津妍,对吴局长笑道,“吴局,没事了,我算不算立功?给我发点奖金吧?”

    吴局长不知说什么好,只是一个劲地道:“小凡,你不是已经失去武功了么?怎么会把劫匪制服的?”

    “谁说我失去武功了?”张凡嘿嘿一笑,心中却是一凛:武林中人,最怕失去武功被人发现!

    失去武功,仇家会找上门来索命!

    这点子常识,张凡还是有的。

    “你,你原来是假装失去武功呀!真有你的!”

    吴局长信以为真,高兴地叫了起来。

    “呵呵,小技巧,小技巧,”张凡说着,又斜眼看了一下孟市长,意味深长地道,“孟市长,让您费心了。我能活下来,多亏您现场指挥得当!”

    说完,转身向路边自己的大奔走去。

    孟市长望着张凡大奔远去的背影,心中一阵阵发凉:这小子有不测之武功,可怕至极!今天我他妈是偷鸡不着蚀把米,把这小子给得罪透了!

    刚才他看我的眼神,杀机阵阵。

    我结了一个仇敌!

    看样子,今后不是他死,就是我活。

    张凡开车回张家埠的路上,心情一直深深郁闷,看着路边的树木一棵棵闪过,好像一支支棒槌敲打在心上,一阵阵失落袭来:我,武功没了?

    成了一个普通人?

    麻地这路二是什么来路?

    他炼的什么内功?

    为什么古元真气被他缠魂绦全部毁掉?

    武功没了,今后怎么办?

    我能混到这个地步,很大程度靠的是能打!

    不能打了,就会像虫子一样被人踩在脚底下,连由鹏举那个死瘸子也会虐我!

    还有,狂狮战队九名虎将,若是我没武功,怎么能镇住他们?

    他们若知道我没了武功,今后,我还能调遣他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