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54章力不能逮

    给他们发奖金、搞福利,仅仅靠这些恩惠,能养住这一群老虎吗?

    一路慢慢开车,凉凉的夜风从窗外吹进来,十分凄楚,心中一阵难过,眼泪不知不觉地落了下来。

    心灵如一片浮萍,无所依偎。

    此刻,他特别的是紧紧地抱住涵花,在那温柔的港湾里得到片刻喘息和遗忘。

    想到涵花,不由得脚下加大了油门,大奔快速向前。

    时己深夜,村里静悄悄,连狗都懒得叫。

    张凡刚刚把车停在院子里,涵花已经听见动静,从房门里扑了出来。

    “小凡!”

    一声娇叫,香香软软的身子,扎到了张凡怀里。

    “呜呜……小凡,吓死了,我以为你回不来了呢……”涵花全身颤抖着,声音变了调。

    刚才在馄饨馆发生的劫持事件,涵花已经在网上看到了视频,当也看到张凡被夹着脑袋带到越野车里时,她的精神几乎崩溃了!

    “小凡,你没事吧?”涵花呜呜哭着,一双手不断地在张凡身上东摸摸西摸摸。

    张凡轻轻拍拍娇妻,轻轻爱抚着,“涵花姐,没事儿,你看,我不是平安回来了吗?”

    过了好大一会,涵花才慢慢停止了哭泣,从张凡怀里站起来,两人相拥进门,坐到沙发上,涵花一边给他倒茶,一边问:“你对你师妹有那么深的感情?舍身把她从劫匪手里替换下来?”

    张凡一直在等着涵花问出这一句。

    虽然有思想准备,真的听到这话从涵花嘴里问出来的时候,张凡还是不禁一颤:真的不好解释!

    当他走向劫匪那一刻,没想那么多,他不知道他的举动对于涵花来说是很残酷的。

    可是,在那个情况下,津妍面临危险,他怎么可能不挺身而出呢?

    孟津妍清纯、美丽,对他是那么衷情,像一只安静的小兔,时刻在等待着他给她一点安慰甚至爱抚……

    在感情上,他欠她的太多了。

    无法偿还的情债呀!

    那么,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回她的生命,自然是顺理成章的!

    这些话,永远,永远也不可能对涵花讲出来!

    张凡低眉不语。

    涵花见状,忽然觉得有些内疚:老公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不应该让他这么纠结!

    他当时怎么想的又有什么关系呢?

    重要的是,她的老公,此刻已经坐在她面前了,安然无恙。

    “小凡……”涵花略觉歉意地轻声一句,把手慢慢地放在张凡的大腿上。

    张凡闻见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体香,渐渐地情绪被融化。

    他的娇妻,本是一朵夜来香。

    越是到深夜,她身体里散发的香气越是浓郁。

    一闻见这香郁,张凡总是情不自禁。

    “涵花姐,”张凡张开双臂,轻轻地把她拥入怀中。

    涵花借势,身子一软,闭上眼睛,慢慢把樱唇迎上去,喃喃道:“小凡,我知道,不管你救不救孟津妍,你都是爱我的。”

    “涵花姐,你是唯一的,我唯一的最爱,没人能替代你。”

    张凡颤声道,刚刚要吻上去,两颗大大的泪滴,却率先落到了她湿润的红唇上……

    事毕,张凡在黑暗中睁着眼睛,好长时间没睡着。

    以往每次都是凯旋得胜,把涵花搞得妥妥的,那种男人的自得很值得回味。

    今天夜里,情况有些……勉强……

    刚才在关键时刻,涵花虽然也像往常一样做昏厥状,但是,“春江水暖鸭先知”,张凡潜意识里隐隐地感到涵花的表现更像是安慰,是为了让他高兴。

    武功没了,古元真气没了,在女人面前的自信也没了?

    自从服用了益元丸之后,尤其是修炼古元玄清秘术到达聪元层,张凡的能力提高百倍,雄风一振三千里,满园花草尽摧残,涵花自不必说,还有乐果西施、韩淑云,更有“贪得无厌”的周韵竹,就连警花邹方那样身怀武功的女子,也是初尝个中滋味,便幸福得不能罢手……

    而张凡面对群芳谱,却是信手拈来,游刃有余,何时有过今夜的尴尬?

    想来想去,越想越心里越别扭,一直到天蒙蒙亮,才睡着。

    醒来时,太阳已经老高,刚刚睁开眼,就闻见一阵阵香气从楼下飘来,连忙穿好衣服走下楼来。

    涵花正在忙活。饭桌上摆着一盘海参汤,一盘燕窝,一盘三文鱼,两碗莲子羹飘出热气,看起来非常吊胃口。

    “怎么回事?大早晨,弄点快餐就可以了,为什么搞得这么丰盛?”张凡坐下,惊疑地看着涵花。

    涵花把手里的活干完,走过来,挨着张凡坐下,舀了一匙莲子羹,伸出香舌试了试,“不热,你尝尝,我刚从超市买的。”

    张凡尝了一口,点点头,“不错。我问你呢,突然搞这些饭菜是什么意思?”

    涵花又夹了一片海参,送到张凡嘴里,道,“你这些天可能是太累了,又总是在饭店吃饭,吃不好,身子都虚了,我给你补补。”

    张凡心中一惊:果然,他猜得不错。昨夜的事,涵花已经感觉到张凡有些“力不能逮”了!

    在外人面前,你可以装逼。在老婆面前,这种事是瞒不住的,你几斤几两,一操作就露馁儿了!

    张凡心中一阵狂跳,有些羞射,故作镇定,假装开玩笑地道:“难道,昨天晚上没把你搞定?”

    涵花俏脸一抹,却是疼爱拍了拍张凡脸颊:“你还不承认?以前你哪次不是把我扔到天上,又摔到地下?我哪次不是半死不活!可是昨天晚上,轻描淡写的……来来来,以后,要早点睡觉,白天也别揽那么多工作,能回家吃饭,尽量回家吃饭,我好好给你补补,啊,听话啊!”

    张凡听了,不禁叹了一口气。

    “怎么?你为什么叹气?”

    “涵花姐,我有件事,瞒谁也不想瞒你,不过,我说出来,你可别郁闷哪!”

    涵花一惊,忙凑前一下,搂住张凡的脖子,吐气如兰地道:“小凡,有什么话,跟媳妇说就对了,快说……”

    “我昨天,中了‘缠魂绦’,身上的功力,荡然无存了。”

    张凡狠着心,终于吐出来。

    “啊?”涵花尖叫起来。